2020年08月15日 

何文俊##以企管看當管治失效

2019-11-01

Prof J:兄弟,不經不覺,我哋呢個專欄都寫咗一年有多喇!
仲尼:係呀,全靠你呢位擁有5個碩士學位、滿肚墨水嘅巴打,先至令我對企業管治有更深入嘅概念,可以喺呢度班門弄斧一番。
Prof J:為咗留個紀錄,我哋會連同另外兩位喺《都市日報》寫過專欄嘅企管達人:賴錦權(力奇)同埋袁偉健(Kenny),喺今年底出版一本專講企業管治嘅書《從生活.學企管》,為我哋嘅友誼留下印記!亦當係我送畀你嘅生日禮物!
仲尼:哈哈,咁客氣!呢本書嘅名的確改得唔錯!事實上企管概念聽落好似好複雜咁,但其實同我哋嘅日常生活息息相關,打個比喻,一間公營機構嘅管治水平,係絕對會影響市民嘅福祉,甚至日常生活㗎。
Prof J:聽你嘅口風,好似有嘢想發表喎!
仲尼:好似港鐵咁,自從畀內地官媒批評「接載示威者」後,近月經常無故停駛,冇事發生又封站,有人話佢只係防患於未然咩?我就覺得過分緊張喇。即使喺坊間無示威活動嘅平常日子,都經常喺晚上10點或者11點全綫停駛,間接營造宵禁效果,除咗令唔少食肆酒吧生意大受打擊外,對好多晚間工作嘅市民,亦帶來重大不便。好似我咁,我住嘅屋苑只有港鐵同一兩條班次稀疏嘅巴士線直達,而家佢一早「收車」,就搞到我要轉足三程巴士先返到屋企,足足用多一個鐘!雖然港鐵聲稱要時間維修機件及系統,但經歷接近兩星期嘅「半宵禁」,我仍然見到好多爛咗嘅閘機或者售票機係未有人整過,咁究竟平日咁早收嚟為乜呢?
Prof J:還原基本步咁講,所謂企業管治(Corporate governance),最簡單嘅概念就係平衡與企業相關嘅所有持份者利益,確保公司合法合規營運,假如港鐵係接咗政府或者警方「柯打」,而決定每日提早收車嘅話,咁就可能代表佢哋忽略咗最大持份者:數以百萬計乘客嘅福祉喇,因此市民或者飲食業界表達不滿,亦係情有可原。
仲尼:我記得喺訪問某大學公司管治碩士課程總監嘅時候,佢曾經話過,如果一間企業、或者一個領袖能夠推行優良管治,係可以減少社會怨氣,令市民活得更加開心。不過反觀而家嘅香港,直頭係一個反面教材啦。一個漠視民意、強推重大爭議政策、搞到滿城風雨、最新民望只得20分,反對率超過八成嘅失敗管治者,竟然仲可以安坐高位,指點武裝部隊「止暴制亂」,但出嚟嘅效果卻係民怨沸勝、愈來愈亂,將市民同警方處於對立面,除咗葬送警隊百多年聲譽之外,亦同時摧毁香港經濟;但佢點回應呢個社會亂象呢?就係話自己仍然有心有力繼續管治。呢個反面教材話到明畀大家聽,優良管治係幾咁重要呢!
Prof J:即使要管治一間企業,都好似走鋼線咁,要平衡所有持份者嘅利益,例如股東、管理層、供應商、僱員、顧客、貸款人、政府、社區同普通市民,需要好高技巧去應付㗎,更何況管治香港呢個形勢複雜、文化多元同華洋共處嘅國際城市呢?所以奉勸一句,還是讓有能者居之吧。


何文俊
(仲尼)  
《都市日報》財經及地產版主管,於傳媒行業打拼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的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的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分!

(逢周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