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4日 
2019-01-11


何文俊##企業管治與「雙城記」


Prof J:老友,你啱啱陪屋企人去完新加坡同馬拉玩咗幾日喎,你就好啦,我呢排忙住搞Deal,都好想出去唞吓氣!今次旅程感覺如何先?
仲尼:說來慚愧,今次係我第一次去新加坡,觀察完之後,感覺新加坡喺各方面已經拋離香港!
Prof J:點拋離法先?
仲尼:最基本嘅梗係市容、空氣質素、遊客密度同交通配套啦,新加坡畀我嘅感覺係好舒服,唔會到處人山人海;即使去海邊跨年倒數睇煙花,都唔會連插針都冇位企,遊客區同平民區分得好清楚,唔會搞到連住宅樓下都逼爆遊客;交通飲食物價豐儉由人,就算平民消費亦可以有高質服務!只要揸住手機開個App,隨時隨地都可以叫到共享房車帶我周圍去,而且係合法嘅,唔需要擔心的士拒載或兜路,亦唔會好似香港咁,一方面聲稱鼓勵科技創新,另一方面就趕絕共享經濟,全力維護既得利益團體。
Prof J:咁仲有咩嘢方面呢?
仲尼:我哋上次咪介紹過,一間公司嘅企業管治水平,係同社會福祉有莫大關係嘅。我哋不妨就當香港同新加坡係兩間公司,用企管嘅角度嚟分析一吓!淨係講居住一環,香港已經輸咗一條街!
Prof J:呢樣我知,新加坡有八成人住喺政府興建嘅組屋吖嘛,所以好多人都能夠安居樂業。
仲尼:當香港政府同民間仲因為棕地、填海、高爾夫球場、增加公營房屋比例等規劃爭拗得面紅耳熱之際,人哋新加坡每幾年已經做緊一次詳細規劃,為每一塊土地嘅面積大細、用途等作好安排,足夠10至15年發展;所以新加坡嘅土地面積,雖然只有香港嘅唔夠七成,但可以容納500幾萬人口,人均居住面積仲可以達到300幾呎。反觀香港,人均居住面積只有161呎,你話可唔可悲?
Prof J:無錯,喺新加坡,600呎嘅樓已經畀人叫做「鞋盒屋」,至於喺香港?120呎新盤都有唔少啦!
仲尼:仲有就係,由於香港政府嘅樓市辣招失效,不但未能阻止國內大量熱錢流入買樓,亦因為壓抑二手成交,令發展商重奪定價主導權,樓價愈嚟愈貴之下,地產商為咗降低入門價吸客,只能夠將單位愈劏愈細嚟,令市民較易負擔,但就令居住質素每況愈下。公營房屋方面呢?居屋供應不足,每次接獲的超額認購以數十倍計,公屋平均輪候時間仲已經升到五六年咁耐。夠失敗啦?
Prof J:兄弟,箇中原因,你懂的!
仲尼:我當然明白,當香港每日接收緊國內150名新移民嘅同時,又有唔少政客不斷幫佢哋爭奪公屋等社會資源,睇怕就算有幾多地,填多幾個人工島,都好難滿足新增嘅住屋需要!但你睇返新加坡,人哋有嚴格嘅人口政策,選擇性咁吸納一啲擁有專業技能、或者有財力促進新加坡經濟嘅優質人才,每年平均只會輸入萬幾兩萬名新嘅公民。當然新加坡都有輸入一啲從事基層工作嘅外地勞工,但呢班外勞會居於僱主提供嘅宿舍,而且亦唔可以享有當地福利,喺補充勞動力之餘,亦能維護居民利益。
Prof J:咪係囉,冇一套完善嘅人口政策,所有嘢都係頭痛醫頭,套用公司管治說法,呢啲咪係管理層「冇Plan」囉。
仲尼:不如我哋講埋公營房屋嘅硬件同配套吖。香港近年起嘅公屋同居屋,絕大部分係一式一樣嘅和諧式大廈,面積由200呎至600幾呎不等,好多時甚至要「插針起樓」,夾硬搵啲細地皮起單幢或雙幢式公營房屋。但新加坡組屋最細都有700幾呎,而且近年講究設計同社區融合,好似我今次下榻酒店所處嘅丹戎巴葛區咁,就望正一座貌似豪宅、由著名建築師設計,名為“Pinnacle”嘅組屋,呢個項目樓高51層,提供1,848個單位,擁有空中花園、綠化區同充足公用設施,而嚟緊新加坡起嘅新組屋,都會參考呢啲設計元素。我聽當地居民講,一個接近1,000呎嘅呢類組屋單位,大約只係300幾萬港紙左右,而呢個區仲要係相等於香港嘅核心商業區中上環㖭呀。所以,喺我哋仲追求緊最基本嘅居住需要同生存尊嚴時,人哋已經精益求精,想盡辦法為國民提供優質居住環境同生活質素!學林奕匡話齋,真係「你快樂過生活,我拼命去生存」喇!
Prof J:不過公平啲講,我又用企業管治做個比喻,新加坡作為主權國家,好似一間獨立公司咁,管理層可以全心全意為所有持份者爭取最大利益。而香港作為特別行政區,好比一間巨型企業嘅子公司咁,管理層只能夠絕對聽命於母公司嘅政策,好多時都身不由己,加上香港唔似新加坡咁「一言堂」高效發展,反而係有好多政治勢力同利益團體互相格鬥,好似辦公室政治咁阻礙公司前進,所以被遠遠拋離,都係有迹可尋嘅!


何文俊(仲尼) (逢周五見報)
《都市日報》財經主編,於傳媒行業打拼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的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的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