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 時尙 食玩 生活 旅遊 娛樂 親子 專欄 着數

何文俊##發盈警的「藝術」

2019-03-01 (週五) 08:00 上午

仲尼:兄弟,唔知你最近有冇留意到,有一隻老牌本地地產股最近發咗盈警,話佢哋因為炒燶咗某隻內房股,預計去年盈利會大跌最多接近八成咁話!
Prof J:有呀,呢間公司喺2017年大約係賺37億,即係話最壞情況,盈利喺舊年會跌到得番8億。值得留意嘅係,淨係因為炒呢隻內房股所錄得嘅帳面損失,其實已經等於31億,仲多過去年賺少咗嘅錢呀。
仲尼:其實喺港股市場,發盈警或者盈喜,有冇時間限制嘅㗎?我點解咁問呢,因為呢單盈警發出嘅時間,其實已經接近2月底,亦即係業績截數日差唔多兩個月後、同埋都已經接近全年業績要公布嘅限期。睇番呢間公司最新發表嘅公告,披露佢哋會喺3月5日舉行董事會,然後派「成績表」,意味由發盈警直至公布業績嘅時間,只有短短13日,其實盈警同公布業績日期咁接近,呢個盈警嘅意義又大唔大呢?因為我見好多公司,基本上過咗業績結算日冇幾耐,就好快發定盈警或者盈喜,畀投資者心理準備㗎喎。
Prof J:喺港股市場,根據《上市規則》,如果一間上市公司盈利大幅倒退或者大幅增長,由於呢樣係有可能對股價帶來重大影響嘅「業務表現變動」,理論上係需要公布嘅「須予披露事項」。不過由於監管係以原則為主,反而就冇一條明確界線,規定上市公司一定要幾時公布盈警或者盈喜呢啲敏感消息喇。至於何謂大幅變動呢?例如盈利跌30%、50%還是70%,先至需要發盈警?呢樣嘢亦都冇詳細列明,一切都係根據公司董事本身判斷,該敏感消息係咪屬於證券及期貨條例入面嘅「內幕消息」喇。不過如果你冇公布盈警或者盈喜,但最終公司業績出現大幅變動嘅話,亦都唔係完全冇代價㗎,過去就曾經有多間公司因為遲咗、或者冇發盈警,而最終受到港交所譴責,佢哋嘅執董同非執董,就被指控違反上市規則嘅董事承諾。
仲尼:咁坦白講,我覺得呢樣嘢,港股就唔及A股喇。因為A股市場對盈警同盈喜嘅公布要求,係比港股清晰得多,例如上海交易所嘅《上市規則》就講到明,企業凡係轉盈為虧、扭虧為盈、淨利潤按年增減50%以上,都需要喺財政季度結束後一個月內作出公布。有呢條明確界線,上市公司就可以跟住嚟做啦。
Prof J:或者咁講啦,如果套用喺公司管治嘅角度,一間公司幾時公布、或者公唔公布盈警同盈喜,其實好睇佢哋嘅內部監控質素嘅。
仲尼:呢樣我明白呀。好似剛才提及嘅老牌地產商咁,其實佢哋租金收入一向穩定,而餘下嘅待售住宅單位已經唔多,所以就算賣樓收益減少,對業績嘅影響都唔會好大,反而係大手投資嗰隻內房股嘅股價變動,先至最能夠左右盈利表現。但事實上,早於去年最後一個交易日,佢哋已經可以透過呢隻內房股嘅收市價,嚟計算未變現公平值對公司盈利嘅影響啦,點解會拖到2月底先至發盈警呢?更何況喺佢公布盈警呢一刻,佢哋投資嗰隻內房股嘅股價,喺呢個幾月期間已經出現唔少變動,咁呢個盈警嘅意義又有幾大呢?莫非只係為咗向港交所交功課?所以,呢間公司喺發咗盈警之後,佢嘅股價都冇乜變動,因為市場人士早知佢炒開呢隻內房股,只要睇吓隻內房股嘅股價表現,就大概可以計算呢間公司嘅業績,喺呢項資訊「人人皆知」嘅情況下,理論上對股價敏感嘅消息,都已經變得不再敏感喇。

何文俊(仲尼)(逢周五見報)
《都市日報》財經主編,於傳媒行業打拼十數年,不忘初心直言無諱,亦愛化繁為簡,將複雜財經及地產資訊,以簡單生活化詞彙告訴讀者

徐燦傑
人稱Prof J,大學財金系前教授,金融達人,娛樂.經濟學主理人,諗deal, 做deal成為咗生活嘅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