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 時尙 食玩 生活 旅遊 娛樂 親子 專欄 着數

半宅職薯##學歷門檻正在消失

2019-10-04 (週五) 08:00 上午

記得在十多年前,有學士學位與無學士學位幾乎是天淵之別。那些擁有高級文憑的,雖然在資歷架構之中與學士學位只是一級之距,但在僱主的心目中卻是十級之遙。

為甚麼會這樣的呢?我認為那是因為當年的大學學位課程是要「考」進去的,說得直接一點,就是必須經過公開試(例如高級程度會考)的篩選,才能夠有資格入讀本地大學。那些通過不了高級程度會考(甚至升不上預科)的學生,自然會走文憑/高級文憑/副學士這另一條路,而當年能夠透過這條路升上大學的人數,卻又相對十分之少。於是學士學位,便在僱主的心目中成了品質的保證。

但是近這幾年,「考」上學士學位課程這一道關卡正在逐漸消失。各色各樣的自資學位、兼讀制學位充斥着教育市場,高等教育變得商品化,學生所面對的問題已經不再是能否夠「考」上學士學位,而是如何「升」上學士學位。公開試的篩選作用,正逐步逐步地消失。

其實「升」學的篩選作用在碩士課程領域一早已經消失,早在十多年前,大家只要持有一個學士學位,是很難找不到途徑「升」讀碩士課程的,特別是授課式的碩士課程。說得直接一點,就是想去讀便幾乎一定有地方收容。當中篩選的關卡已變得十分薄弱。也許在十多年前,在授課式碩士課程量化的開初,一個碩士學位真的能夠在事業中有所幫助,但在今時今日,碩士學位的優勢已大不如前,甚至說可以是沒有特別幫助。

學歷的光環正在一步一步地消失,大部分僱主已經把這遊戲看透,而僱主們也返本歸元,以實際工作表現去給予僱員相對的待遇。

半宅職薯
企業培訓師。18歲放棄香港大學取錄,踏入社會由低做起,同時兼讀至雙碩士後,方驀然感到進修有助職場上流只是一廂情願。極討厭辦公室政治,卻發現只有精於此道才能在職場生存。
FB:職場嘔血夾心層 - 半宅職薯
IG:@seafoodovercook/@fm_too_ra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