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4日 
2019-03-06


吳文遠向梁振英擲三文治 上訴庭撤控及刑期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在2016年9月立法會選舉投票日,涉嫌向時任特首梁振英投擲三文治、誤中在旁的署理總督察劉泳鈞,他事後被控普通襲擊罪成,判囚三周,他不服定罪及判刑提出上訴,高等法院上訴庭今日裁定他勝訴、撤銷其控罪和刑期。

代表吳文遠的律師早前陳詞時指,雖不肯定當時梁振英看到前方的吳文遠,但梁振英當時面朝其方向,因此吳文遠可能看到梁振英作出「放馬過來」的表情而產生「真誠誤會」,以為對方允許他拋出三文治,質疑原審裁判官只考慮了普通襲擊控罪的外在因素、未有充份考慮吳文遠有否真誠地誤會梁振英同意該行為;而上訴庭法官的判詞指,控方需證明吳文遠是針對梁振英普通襲擊行為,但因襲擊最終由控方第二證人劉泳鈞承受,因此需證明被告的行為令劉泳鈞憂慮會遭受非法武力侵犯,惟新聞片段顯示劉泳鈞輕描淡寫、態度從容地前行,完全沒有停步或遲疑,因而看不到他有半點憂慮被即時襲擊,指如劉泳鈞知道三文治不會擊中他、亦沒有憂慮當場被即時襲擊,便不構成普通襲擊。

判詞又提到事發時可出現不同情況,包括物體不會擊中劉泳鈞而他是知道、只是他自然地或因所受的訓練驅使伸手去「擋開」,或他當時判斷不到而只是伸手去「擋開」,但控方沒有提及屬於哪種情況,強調控方有責任去證明上訴人有罪、判案的裁判官亦沒有就這些情況作出分析、考慮和作出裁決,因此同意定罪屬不安全和不穩妥;上訴庭亦質疑為何控方不直接控告上訴人普通襲擊梁振英而選擇劉泳鈞,因案中有充足證據證明上訴人觸犯普通襲擊梁振英的罪行,是否因為梁振英屬當時的特首、檢控當局為要避免傳召他作為控方證人而作有關選擇,導致控方因為一個人的原故或要遷就一個人而作出表面看來不合常理的檢控決定,做法明顯值得商榷和令人不安,但法庭不知道真正的原因、也不會作出揣測。

吳文遠在庭外表示歡迎裁決,認為法官質疑為何律政司不檢控他襲擊梁振英而是控告他襲撃劉泳鈞,是他獲撤銷控罪的原因,重申當時的示威對象是梁振英,質疑律政司是否因為一些原因而不希望梁振英出庭作證,又稱不擔心律政司提出上訴、也不會作出揣測,因目前社民連仍有很多官司被檢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