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 時尙 食玩 生活 旅遊 娛樂 親子 專欄 着數

張潤衡##我的外婆

2019-08-02 (週五) 08:00 上午

早幾天,我穿着黑色恤衫在殯儀館內,望着睡在棺木上的外婆時,我再次想起在美留學時讀女性研究科的期末論文,論文的主題是《一位傑出的女性》,班裏的同學都以一些對世界或國家有巨大貢獻的知名女性為研究對象,例如:德蘭修女、瑪麗蓮夢露、戴安娜、戴卓爾夫人等的成功女性。我選擇在班裏向同學介紹,在論文中記述的那位女性是我的外婆-羅三妹女士。

對比起那些名人,我的外婆只是一個小角色,但是我的短講獲得的掌聲卻是最熱烈的。20分鐘的短講,從第一張投影片開始,同學們便專注地聆聽我介紹外婆的過去和現在,她的生活經歷吸引了四十多位同學的留心聆聽。儘管當時的我已經有許多演講經驗,但我清楚知道,那些掌聲是他們向我的外婆致敬的。

外婆是60-70年代的香港女工,她和外公結婚後,共有6位兒女,我的媽媽排第二。根據我親自訪問他們6人後得出的結論是,她是一位好媽媽,但外公卻不完全是一位好爸爸。他們說,外公有時會非常自私,先顧自己後顧子女,但是外婆卻永遠把兒女放在第一位。

我媽曾說過,因為家裏地方小,故他們約了朋友相聚時,她會主動出外閒逛,讓她們有一些私人空間聚會。面對第三代,外婆對內孫外孫都一視同仁,從沒偏心其中一位,她幾乎照顧過每一位孫兒。我當然也受過她的照顧,我還記得她的溫柔、她的教訓、她的細心,尤其是當我躺在病牀的那一年,她每星期都有好幾天不辭勞苦地從藍田帶着湯來照顧我。

我的外婆是一位外向的人,當我的外公得了腦退化症後,她一直照顧他直至必須把他送到老人院後,她才開始經歷她的人生。她先後到長者中心參加了許多活動和義工,有紅十字會、有觀鳥,當她愛上觀鳥後,她便經常拉着我們談觀鳥的事情,雖然我唯一有興趣的鳥只有沙田乳鴿,但我們每位孫兒都會耐心地教她使用數碼相機、電腦、手機軟件等⋯⋯那時,我才真正知道她的活力。

有一次,我在長者學堂裏任教心理學科,卻發現她成為了我的學生……因版位所限,全文請到筆者的臉書閱讀,facebook 專頁:張潤衡 Stanley Cheung。

張潤衡(逢周五見報)
生命教育工作者、應用心理學培訓導師
愛煲劇+睇戲,有好多嗜好,認為活着最緊要有感受+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