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6日 
2019-09-27


張潤衡##真正的善意才能解決衝突


最近,由行政會議成員及前教統局局長李國章的口中說出:「不是最叻的人讀教育的,最叻的學生是讀醫、讀律師、讀其他科目的。那我們如何吸引最精英的同學,對教育有一個熱誠,可以去做老師呢?」這句話又激起許多教育者的憤怒了,他作為前教統局局長,這樣說話的確極不恰當,更讓人有教師專業被侮辱的感受。

從邏輯來說,筆者不認為是最叻的學生都選擇讀醫和讀律師,而是只有成績最好的學生才能考入醫學院或法學院。然後,我想指出,醫學院和法學院的教授和講師也是老師啊,他們也對教學很有熱誠啊。再者,筆者的母校香港教育大學也絕不是容易考入的,收生要求非常高,國際排名也高,能夠考進教大的學生,成績也相當厲害。

筆者為李國章的說法感到失望和憤怒,原因是這句說話真的有冒犯之嫌,在這個人人都充滿了負面情緒的時候,作為一位在社會上具影響力的人士應避免這些冒犯性的說話。打個比方,如果有人反駁李國章說:「教師一定比警察叻,做教師的話最基本要有個大學學位,毅進想做老師的資格也沒有!」情況會變成怎麼樣呢?又罵那人侮辱警察嗎?那為何一位行政會議成員就能夠侮辱教師呢?

筆者之前就說,當社會面對混亂之時,政府必須親手解亂。當政府口裏說會釋出善意與市民對話的時候,就應該先在自己嘴巴和行為裏表現出來。不然,在各個行政會議成員排隊出來惡言相向的話,市民也只會跟着惡言反擊。就好像在近日,有多位警察濫用暴力地毆打一位「守護孩子」的成員,然後在記者會裏稱呼這位被警察毆打的人為yellow object(黃色物體)。這樣的說話只會讓警民關係更差。

公平一點說句,筆者在示威現場也聽到許多責罵警察的語句,我敢肯定警察聽進耳朵裏面也絕不會好受。但我作為一位市民,我期望他們能夠承受這些壓力,因為這班警察的學歷或許只有毅進程度,但是他們都在警察學堂接受過專業的訓練。為甚麼筆者只着警察克制,而不責備抗爭者?再說一遍,因為我相信警察擁有我們沒有的訓練,他們應該擁有專業的「執法」能力,而不是執行違法的暴力。

身邊許多人都開始擔心警民衝突會在10月1日再次升級,相信大家都清楚再升一級代表甚麼事情了,這是大家都不願見到,甚至是不能承受之痛。筆者在撰稿之時,在網上見到特首林鄭月娥周四會見一百五十位市民的情況,更弄得伊利沙伯體育館四周如戒嚴似的。市民能夠感受到政府正在釋出善意嗎?

政府要真的釋出善意的話,就要真誠地面對市民,聆聽市民的聲音,而不是一邊說要和解,卻一而再地任由行政會議成員和警察與民眾起罵戰。如何釋出善意呢?我相信政府絕不會不清楚。筆者確信,社會大眾也希望這場社會運動盡快結束,社會回復安寧。但是這是雙方的工作,希望政府能夠先踏出一步。拜托!

張潤衡(逢周五見報)
生命教育工作者、應用心理學培訓導師
愛煲劇+睇戲,有好多嗜好,認為活着最緊要有感受+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