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1日 

張潤衡##香港能回復嗎?

2019-10-04 (週五)

10月1日那天,全港都像個戰場般的,到晚上,我拖着累得要死的身軀和心情回家的時候,我兒子看着電視直播的畫面問我:「香港幾時先變回以前的樣子?」我無語,因為我也很想知道答案,我也希望這場衝突能夠盡快劃上句號。

但這已經不是能夠一人讓一步就能夠處理的問題了。那天早上,我和其他社工隊友走到金鐘附近,準備好若在升旗禮開始時發生嚴重警民衝突時便上前支援。在這裏為免引起誤會,我再解釋一次社工在參與前線衝突的角色,我們只是去參與人道支援工作,例如監察警方有沒有在執法時濫用暴力、確保被捕者明白自身的權利、向有需要的抗爭者提供情緒支援服務等⋯當中並沒有要與警方為敵的打算。可是,現在的警方卻主動與所有人為敵。那天我們全隊社工被一群防暴警察圍住截查,我們當然很合作地配合,但其中一位指揮官卻向我們惡言相向,說我們教壞細路。我聽到這句話,心裏直呼冤枉!青少年發展是倚靠各方團體合作去支援的,我敢說一句,過往沒有我們社工支援青少年的話,警察在處理青少年犯罪問題方面隨時要忙數倍。

警察當然在我們身上搜不到危險的物品,因為我們本是清白之身。我們當然不放過和他們溝通的機會,畢竟溝通能夠增進彼此了解,再者,我們社工的情緒控制能力比警察好,所以能夠以善良的語氣回應惡言惡語,故此大家便能夠溝通了。

有一位警察以抱怨的語氣反問我們:「你們見到他們向我們投擲汽油彈嗎?」我立即說:「見到啊!但是我係支持你執法的。」警察呆了,於是我再向他解釋:「執法並不是制服示威者後再打他幾棍,我支持你們按照法例執法的。」他再說:「我哋有同事被示威者打。」我說:「我也為你們同事受傷而感到難過,但是我只希望你們在面對種種壓力的時候,依然能夠保持專業和克制的態度,其實全香港絕大部分市民都支持你們執法的,但大家只是反對警察濫用暴力。」說到這裏,指揮官便把他們叫走。但我希望說一句公道話,那一躺被截查的感覺不太差。有朋友說,可能他們對社工有所顧忌,也可能是警察不敢任意傷害我這位公眾人物,也有可能見我們人多且沒有攻擊性物品。但是我希望的是警方能夠保持這份友善的態度對待所有香港市民,向大家展示你們的專業和操守。這樣的話,警民關係還有回復原狀的機會,不然,警方只會更孤立自己。

張潤衡(逢周五見報)
生命教育工作者、應用心理學培訓導師
愛煲劇+睇戲,有好多嗜好,認為活着最緊要有感受+識感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