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8日 
2019-06-14


新聞專題 無限風光在險峰 午後登「吊燈籠」山頂盡覽峰景


我叫阿零,是個風景攝影愛好者,也是個影片創作人。早前有幸與香港電台電視部的攝製隊一起,上山拍攝一段介紹香港山野的短片,實在相當興奮!(文:阿零(全職旅行攝影師) 圖:香港電台)

我們的目標是登上船灣淡水湖附近的吊燈籠,看看頂峰之上能拍到甚麼樣的風景。吊燈籠對我來說,完全是個陌生的山頭。我只知它是個拍日出的熱點,但景色如何,還真是毫無概念,全然不知能拍到些甚麼,但這樣才是有趣之處。
下午三時半,我們一行人從九担租附近出發,看地圖路線不長,應該不用花很久就能登頂。頭段主要為平路,路況平坦,輕鬆易走。約三十分鐘後會抵達一處木樁陣,至此輕鬆路段完結,開始上登。

吊燈籠是拍日出熱點

沿左方樓梯緩緩而上,路況變得稍為崎嶇,但視野亦變得開揚,甚至能遙望吊燈籠一帶的山峰了!吊燈籠是船灣淡水湖一帶最高的山峰,於頂峰上可望獲得360度全方位開闊視野!

一直沿山邊小路前行至一處綁有絲帶的分岔路,一邊是平坦下山的輕鬆大道,另一邊是其貌不揚的上山小徑,這就是進入最後一段登頂之路的入口了!此處尚有一面警告牌,指出「此段路艱險難行,只宜有經驗及裝備良好的人士前往。天氣惡劣時切勿嘗試,請加倍小心。」從這裏開始,路況會變得嚴峻,既要穿越密林,也有陡峭崎嶇的斜坡,部分路段甚至需要手腳並用,背着器材走還真是有點辛苦!幸好時間尚算充裕,可以緩緩前行,慢慢走,總會到頂的。

美好光線稍縱即逝

可是站在攝影的角度,卻不容我慢慢走,因為好的光線不等人。登頂期間,陽光時有變化。回望身後山勢,在斜陽側光下是一片鮮明之景,但在雲層蔽日時卻變得平淡無味。美好的光線隨時稍縱即逝,可能幾分鐘後就沒了。為追逐光線,唯有咬緊牙關趕緊登頂!

多雲飄動的天氣下,上山拍風景有幾個好處,一是它既能有陽光灑落,也能偶爾遮蔽熾熱的陽光。二是能為場景帶來變化,甚至能化平凡為神奇。三是雲層也能成為天空的點綴,構圖上的彈性也較大,不用避開平淡的天空。

走走停停加上沿途拍攝,我們全程共花了兩個多小時才登上頂峰,幸好仍能趕及陽光消失前到達。環顧四周,東面印洲塘海岸線果然很美,難怪此處會以日出之景聞名,但在下午五時多的陽光下,東面海灣完全處於陰影之中,毫不吸引。雖然如此,這也同時創造了另一番美景。

第一道美景是山頂望向南方連綿的山勢,在夕陽側光下立體感非常強烈,猶如一片翻騰的「山海」!這個景象我認為適合以中焦段拍攝,集中呈現山海的質感。

花逾兩小時才登上頂峰

第二道美景是往西望去的大逆光場景。吊燈籠西面有幾個起伏的山頭,剛巧可以形成一種深入畫面的引導線,遠方隱約可見深圳市的天際線則能成為視線停留的地方。正前方剛巧飄來的雲層令陽光產生出放射光,成為了點睛之處!為盡覽此景,以廣角鏡頭拍攝就比較適合了。大逆光之下,天地光差相距甚大,要平衡兩者,可以選擇用包圍曝光或現場用濾鏡修正。

迷人的印洲塘海岸

入夜之後,東方清澈的天空高掛點點星光。這時,終於可以往東面拍攝迷人的印洲塘海岸了!吊燈籠,其實也不只有日出可拍呢!

對於拍風景,我的一個信念是,不同時間,不同天色,都有不同的風景。不要把地點定形,不要把眼光框住。拍攝風景的最大樂趣,我認為是能遇上未知的風光,然後思考如何拍下當時當刻。

登頂對我來說有種吸引力。一路上,頂峰一直作為目標驅策着我前進。登上一個陌生的山頭,沿途每個轉角都可能是一個驚喜。直到抵達山頂前,你也不知道往後的風景會不會更美。頂峰未必是最佳的拍攝地,但唯有抵達最高點,方能盡覽四周,以掌握地勢,配合沿途所見,找出各個可能的拍攝點。登頂的意義並不在於征服山嶺,乃是為了看清形勢,知所進退。正努力登峰的每位,共勉!

作者資料:

謝翰寧(阿零),現為全職旅行攝影師,亦是跨媒體創作者,擁有接近十年世界各地拍攝野外照片及星空夜景的經驗。他創作攝影相關的影片和寫文章,活躍於不同的交流平台,並接受不同媒體包括電視台及報紙的訪問,介紹山水風光攝影的竅訣,分享心得。

播出資料:

港台電視31節目《山系830》脫胎自《日常8點半》的本地旅遊項目,邀請多位本地郊遊達人與年輕主持上山下海,捕捉香港的山系美景,希望觀眾也能親親大自然,愛上郊遊遠足這種健康活動。本集名為《無限風光在險峰》,借助攝影達人不畏艱辛的登頂歷程,體味不同頂峰的風光美,另外亦會介紹登上大帽山及獅子山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