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3日 
2019-11-01


易貝##炒記者##罪難恕


《經濟日報》有記者被炒;有記者被警告,都跟「反送中」有關。被炒者,傳曾採訪「反送中」集會;被警告者,傳在「警謊」記者會提出尖銳問題。報社對傳言沒有解釋,一個被解僱,三個被警告卻是事實。

有行家指《經濟日報》港聞組18人,走剩11人。當中更有超過10年資歷的高層主管離職。新聞工作者過去十多年,面對工資增長不及通脹,行業萎縮,具年資的經驗人才已剩無幾。傳媒高層願為社會發聲,發揮社會監督功能的沒多人,大家擔心失去工作,失去飯碗,難維持家計。隨着經濟及政治環境轉變,新聞機構自我審查是眾所皆知。

雖然,自我審查嚴重,但傳媒高層對記者還有點尊重,不會「明刀明槍」,令下屬噤聲。《經濟日報》炒一個,警告三個的舉動,報社人人自危,有記者表示,日後採訪這類新聞,做「紀錄者」算了;有記者則打算另謀出路。

或許,報社認為,廣告才是「命脈」,廣告較一切重要。要知道,廣告投放也看傳媒的讀者人數,沒有讀者的媒體,又何有廣告?

資訊氾濫的年代,廣告不用胡亂投放,如何吸引閱聽人,媒體必須有好的質素,記者,就是媒體、報社的質素保證。自我審查下解僱記者,是替機構減低資產值,行為愚拙。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