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7日 

易貝##記協,你在哪裏?

2019-10-30 (週三)

「反送中」以來,前線記者無啖好食,食得最多是催淚彈、布袋彈‭ ‬;聽得最多是警察問候的粗口。《反蒙面法》後,「除面罩」是新句子,記者無特權,因為警察先可以濫權,有記者證又如何?核對了身份又如何?喜歡就拉,告唔告後話,殺一儆百,「禁錮」幾個鐘,以後大家唔敢駁嘴。

新聞界組織有香港報業公會、新聞行政人員協會、新聞工作者聯會、香港記者協會及攝影記者協會等。發聲最多是後兩者,為何?讀者懂的。

前天的「警謊」記者會,有前線記者按不住即場抗議並呼籲同行拉隊杯葛,遺憾是勇敢離開的不多。礙於職責、專業,還有是過去僅得兩個前線記者組織發聲,新聞機構管理層支持不足,被迫要完成記者會。

4點「警謊」記者會大眾也知沒有意義,筆者也多次在此欄指出是公關騷,警方對前線警員粗暴干預採訪的常用詞「做法不理想」,沒有指摘,批評。警隊高層明顯失去管治能力,怕前線「按章工作」,惟有讓他們繼續「不理想」對付記者。

記協是記者的工會組織,連續多月去信特首不獲覆、去信保安局局長睬你都傻、去信「一哥」更失聰。記協如真正保護前線同業,應考慮透過法律程序,入稟法院對採訪工作保障。今天,惟有能守住底線的是法庭,若法庭頒下對記者保護的命令,警員再敢亂嚟,就是挑戰法庭,看看「警察大,還是法庭命令大?」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