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01月26日 

易貝##facebook#共同

2019-01-04 (週五)

早前與一群舊友晚飯。席中,一位在美國攻讀博士的年輕女子D問:「你有facebook 未?」我答:「10年前你叫我開facebook,我已預知facebook 會被年輕人嫌棄,所以,沒有。最年輕其實是我。」在席者都哈哈大笑,他們較我年輕廿載,各人已是facebook 的逃亡者。

D續說:「今日唔叫你開facebook ,開IG啦!」我說:「IG 也會步facebook後塵,10年後,再年輕的一群,會因為你哋離開IG。甚至不用10年,IG也是明日黃花。」

過去10年,每次跟D碰面,她都叫我開facebook。這話題總令大家七嘴八舌,說facebook如何好,能知天下事。我抗拒社交媒體,要「得天下」,就會失自己。有朋友建議,開個帳戶,不寫東西,看人家的就可以了。那麼,見同事在facebook罵戰,翌日碰面,可詐傻扮懵嗎?

社會的撕裂,不難與社交媒體拉上關係。網絡世界已形成不同的「共同體」。他們有自己一套的價值,信念,甚至是文化。抗拒外來者的「入侵」,遇到「異己」,會共同「對抗」、「排他」。現實世界令我生活疲憊,實在沒有「移居」虛擬世界與大家共同「生活」的準備。

易貝
(逢周三及周五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