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李明逵##以退為進

2019-06-10 (週一)

十二年前我離開警隊時,許多人都邀請我和他們分享如何計劃退休的生活。當時我真的不敢答應,因為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否可以適應退休生活,但轉眼過了十二年,我覺得退休的日子真的是過得不錯,所以在此和大家分享。

我1972年大學畢業後便投身做警察,一做就是三十五年,到2007年退休,把自己超過三分之一的人生投放在警務工作上,但無論我有多崇高的抱負,有多大的熱忱,退休是無可避免的事。無可否認工作的收入能支持我和家人的生活,穩定的入息就算不是很大的數目,也可以說是生活的保障。但工作了三十五年,尤其是一直在忙碌而壓力大的環境下打滾,一下子停下不工作,一定難以習慣。退休前我最想知道的,是如何可以在退休後做些有意義而又不太忙碌的事,我問自己我是否再要為錢而工作?答案是不需要。

因為我對物質生活的要求不高,但我亦不會薄待自己,每個月的退休金已足夠開支,所以不必再為金錢而煩惱。

最初我的想法是要把自己的興趣發展成工作,受薪也好,義務也好,算是做些自己喜歡做的事。我喜歡運動,年輕時打籃球,其後打壁球,最後轉打網球。我在1995年參加了香港網球總會主辦的教練培訓計劃,取得初級網球教練的資格,以為退休後可以派上用場,但原來年紀大了當網球教練是十分吃力的事,所以最終打消了這念頭。在機緣巧合下,我參加了香港公共行政學院的工作,當一個義務院長。我主要的工作是在香港統籌和舉辦一些培訓內地公務員的課程,雖然所花的時間不多,但卻十分有意義。

十二年來,透過學院安排來港接受培訓的內地官員超過八千人,大部分都是中高層的管理人員。學院以自負盈虧的模式運作,沒有接受任何機構財政上的資助,我們有七、八位受薪的同事,而大部分授課的講者和導師都是經驗豐富的專家,並且多以義務形式協助我們,再加上得到理事會和多個政府部門的支持,總算是發展得不錯。

這學院給了我最大的精神寄託,使我的退休生活既充實又多姿多采。

2007年我退休時曾以中庸之道去勸勉畢業的學警,而我的退休生活,包括在香港公共行政學院的工作,亦是在中庸之道中度過。我對中庸之道的簡單演繹是「平衡」,平衡並非50/50的比例,而是要靈活地讓一切平穩有序地發展。

例如我保持身體健康的平衡是作息有序,早眠早起,飲食均衡,運動適量;保持心理的平衡是心境開朗,多包容、多欣賞、少挑剔、少抱怨,積極面對未來日子;經濟的平衡是不存貪念、重樸實、戒奢華、量入為出。我過往在工作時總是抱着無私、無畏、無懼的心去處事,今天過退休的日子,我卻是要自己放下、放鬆、放平,放下往日的成就和恩怨,不再把負面的事記掛在心;放鬆心情,沒有工作壓力,沒有重大責任,把生活步伐放鬆放慢,凡事不必太緊張,因為世上許多事情並非我們緊張便可解決的;放平心態,用平常心待人待己,以平等的態度對事對人。

有人說人退休後許多事都會退步,但我反而覺得自己多了機會接觸到許多以前沒有機會接觸的人和事,人變得靈活了,而喜歡做的事也可以得心應手,覺得自己進步了不少。多年前我曾看到一間佛寺的牆上刻着一句話:「退步原來是向前」,退一步海闊天空,退休原來是可以有進步的。

李明逵先生(隔周一見報)
前警務處處長、現香港公共行政學院院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