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潘大浪##每人的生命麵包故事

2019-11-25 (週一)

有警員在理大外廣播「勸降」時嘲諷留守者只能食「冷冰冰嘅生命麵包」,他放工後就可「上深圳食海底撈」,又說生命麵包是基層拾荒者老人家食,「我覺得係好可憐嘅一回事」。

這位警員真「可憐」,未嚐過「生命」的精彩。「生命,生命,這好傢伙,何時我也說它不錯!」、「生命麵包嘉頓製造,有雙倍維他命,營養成份特別高……」這些廣告歌大家故然耳熟能詳,很多人也有自己的「生命故事」——一條「生命」就是一家大小的早餐;學生時代為省錢,一條「生命」作兩天午餐;麵包皮是「極品」,浸糖水、點沙糖,搶着吃……。更甚者,六十年代的香港並不富足,麵包只能飽肚但營養不足,嘉頓在麵包加入維他命和礦物質,飽肚之餘可補充營養,並改名「生命麵包」;另外香港天氣潮濕,嘉頓用防潮蠟紙做包裝,確保麵包新鮮鬆軟;七十年代大型天災後,政府購入「生命麵包」去接濟災民,就是因它不用明火煮食,胞肚又有營養!

鷹嘜煉奶+生命麵包,陪住香港人度過無數最艱困歲月,那美味又豈是海底撈能比擬!

潘大浪
(逢周一、二及四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