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0月27日 

潘大浪##篤灰的悲劇

2019-12-09 (週一)

今次逆權運動的「偉大發明」——不篤灰、不指摘、不割席策略,是面對政權鎮壓、分化等強大壓力下,仍能堅持半年之後的主因。

跟檢舉、舉報等好市民不同,「篤灰」是帶有貶義、令人不恥的行為,是「二五仔」「篤背脊」所為,跟告密有相通之處。這類行為在文革時期的大陸,以及動員勘亂時期的台灣,相當普遍,子女篤父母灰、妻子篤丈夫灰、學生篤老師灰等比比皆是。金馬獎影片《返校》,講的就是台灣六十年戒嚴時期因篤灰而造成的荒誕悲劇。妻子不堪家暴,發現當軍官的丈夫貪污,向當局篤灰,為的是要丈夫永遠消失;陷入師生戀而不能自拔的女生,發現另一名女教師暗戀自己心上人,妒火中燒之下向教官「篤灰」,以為這就可拆散他們的讀書會,而結果戀人老師、那個女教師及幾名讀書會學生,都被視為顛覆國家的地下組織成員。一次無心且愚昧的篤灰,害自己與戀人陰陽相隔!

篤灰動力源自仇恨、妒嫉、愚蠢、無知等人類最劣質的心理狀態,其結果自然也是無數不義的悲劇。

潘大浪
(逢周一、二及四見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