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8月15日 

黃德几##共享與光環

2019-09-26

曾幾何時只要加兩個字,任何傳統甚至夕陽業務,同樣隨即可以升價十倍。
答案就是:共享
曾幾何時,既有環保概念,又有互聯網概念的共享單車業務,不但成為天使投資者寵兒,共享二字更成為投資市場最熱門概念。時至今日,以內地市場為例,共享單車不但面對嚴重盜竊問題,事實更證明所謂共享單車業務,非但無利可圖,被遺棄的單車更堆積如山,在不少地方構成生態災難。
那麼,共享辦公室又如何呢?
從事辦公室共享業務,曾經是初創互聯網投資界寵兒,有意尋求年內上市的WeWork,其行政總裁Adam Neumann突然宣布辭職,並且放棄對公司的控制權,超級投票權由每股10票降至每股3票,又是甚麼葫蘆賣甚麼藥呢?
Adam Neumann和Miguel McKelvey 在2010年聯合創辦WeWork,這間從事辦公室共享業務的公司,以簡約和迎合千禧後設計風格,打造辦公室共享設施,以嶄新的會員制度,不但吸引很多初創企業用家使用其服務,更成功地獲得不少投資者青睞,業務在短時間內迅速拓展,在29個國家,528個地點,擁有超過3,500萬平方呎的租賃空間,但出租率在去年第四季跌到只有八成,高達470億美元的租賃負債,遠遠高於其租賃收入。
 WeWork母公司We Company今年8月曾經向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遞交上市申請。這間公司,當時市場估值曾一度高達470億美元。由於這家公司仍然虧損連年,單單去年錄得超過16億美元虧損,投資市場開始質疑他個人的行為,包括抵押公司股份貸款,以6,000萬美元購買私人飛機用作旅遊,以及其不分晝夜也在喝Tequila龍舌蘭酒習慣,以及其個人有否能力帶領這家公司,長遠成為有盈利的企業。
到最近,市場認為這間公司估值,極其量只有100億至120億美元。但由於這家公司,自2010年前成立以來,曾經進行過無數次融資計劃,多年來在私人市場募集的資金高達128億美元,當中日本軟銀集團(日本上市代號:9984)曾以20億美元入股,並且成為We的最大股東,到現在軟銀集團,反成為把Adam Neumann拉下馬的最強大力量。
 共享光環慢慢退下,估值同樣回到基本。

黃德几(逢周一至周四見報)
金利豐證劵研究部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