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09月27日 

黃德几##減息與量寬

2019-09-16 (週一)

退出9個月,又再次重啟,低處未算低,底處未見底。

歐洲央行上周舉行議息會議,一如市場預期宣布下調關鍵利率0.1%至負0.5%,是自2016年3月以來第一次減息,並由今年11月開始,重新啟動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每月購買200億歐元的歐元區債券,意味對上一輪寬鬆貨幣政策,於去年12月結束後,不足9個月時間便再度重啟。

傳5央行行長反對重啟量寬

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Mario Draghi臨別秋波,離任在即之時,推出3年半以來,最大力度寬鬆貨幣政策,很明顯是一項防禦性措施,藉此避免歐元區經濟,在中美貿易戰以及全球經濟放緩的影響下受到太大衝擊。

是次歐洲央行議息宣布減息,早已是預期之內,但重推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即使不算爆冷舉動,亦有點突如其來的感覺。當然,由於美國聯邦儲備局,年內最少有兩到三次減息機會,歐洲央行先下手為強,避免歐元兌美元出現升值壓力,通過購買債券計劃,「托高」債權價格並「壓低」債券孳息率,亦是現在唯一可以做的事。

然而,歐洲央行利率制定委員會25名委員,據悉最少有5位反對重新啟動量化寬鬆貨幣政策,包括德國、法國和荷蘭的央行行長等。

然而,由於歐洲央行目前利率,已處於負利率水平,歐元區各國絕大部分債券,孳息率早已處於負回報水平,上述量化寬鬆貨幣政策,除了有助歐元匯率,避免美國持續減息大趨勢下的升值壓力外,對刺激經濟的作用可說是相當有限。

美國總統特朗普早前在其社交媒體Twitter發帖,再次抨擊美國聯儲局的貨幣政策,強調美國聯儲局應把聯邦基金目標利率大幅下調,甚至下調至負利率水平,並且批評歐洲央行的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是希望通過歐元貶值,並且打擊美國的出口。

筆者今年8月2日本欄撰文《匯率與強弱》時曾經指出:「雖然美國已開始減息周期,但相對全球已發展國家,相對息差仍有極大距離,好像歐洲央行,即使負利率也可以一減再減,即使歐洲經濟狀況最為理想的國家,包括德國和瑞士,其實年期國債孳息率,仍然分別低見-0.4厘和0.7厘負利率水平,相對近期已顯著回落,美國10年期國庫債券孳息率仍然高達2厘。」

歐洲央行減息已成定局,
量化寬鬆貨幣政策不變,
即使美國仍有減息空間,
息差仍然維持極大差距,
美元着實沒有弱勢理由。(小題為編輯所擬)

黃德几(逢周一至周四見報)
金利豐證劵研究部執行董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