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 時尙 食玩 生活 旅遊 娛樂 親子 專欄 着數

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鄭欣宜 Joyce Cheng

2019-08-30 (週五) 08:00 上午

6月至今,香港社會與政治局勢持續動盪,面對一切投訴無門,不少市民也感到很沮喪、很絕望。究竟怎樣才能走出困局?無人知曉,但大眾頻臨爆煲的負能量,總得先找個方法排解一下。
剛推出新曲《救命歌》的鄭欣宜則謂:「呢首歌未必畀到一個答案你,但都可以同你一齊行呢條路,透過我嘅音樂、聲音安慰到你。」正如曲中最後一句歌詞──「如若你累到就快崩壞,何用說服到旁人了解,隨意大聲嗌,誠實告解……」漸漸學懂將不快情感釋放出來的她,希望樂迷都能找到自己的抒發渠道,又勉勵大家:“Everything will be alright.”

撰文:黎寶倫|攝影:ChaseK
髮型:Milk Chan @xenter|化妝:Samuel @江中平化妝室
服裝:@marina.rinaldi |鞋履:@jimmychoo|造型:@derekho_
場地:香港九龍貝爾特酒店

「好想一喝會飲醉,好想一瞓會死去,好想不去探討過活有幾累……」這句沉重的歌詞,來自鄭欣宜(Joyce)於6月中推出的新歌《救命歌》,此刻,恍惚道出不少港人的心聲。
無獨有偶地,因「反送中」而引發的連串風波,由6月9日燃燒至今,當中有學生被捕、有少女被射爆眼,更有大批市民於街頭遭無差別襲擊,一幕幕血腥畫面令人看得極心傷、極無助。去年初,Joyce與填詞人藍奕邦則帶着使命,創作了《救命歌》去慰藉樂迷心靈,誰又會想到今天竟如此應景?「上天嘅安排好奇妙,之前一路有好多阻滯,咁啱喺呢段時間先畀我推出,雖然畀唔到一個答案大家,但希望呢首歌可以幫到大家去釋懷,我覺得一個人嘅心理健康好重要,亦好相信最後一句『在懸崖盡處,仍舊記緊,Love is always inside』,無論信仰、自己、父母、朋友畀你嘅Love都好,要記得係有愛喺入面。」她說。

情緒受困
回想兩個半月前,飛赴挪威拍MV那一天,200萬人走上街頭,從來報喜不報憂的Joyce也很壓抑,「初初回流香港好唔舒服,我用咗好耐時間先搵到朋友、可以叫香港係屋企,好多Political嘅嘢,我冇資格評論,但有好多見到嘅現狀係跨越咗Political standpoint,關乎Humanity,咁的確係會心痛,唯一可以講嘅係,勸大家唔好輕生。」
好在及時出走唞一唞,否則經常鑽牛角尖的她負能量愈積愈多,「去年我好討厭自己嘅一點係太敏感,有次做電台訪問,個DJ話我氣場舒服咗好多,我就開始諗好多嘢,諗咗幾個月又瞓唔到覺,好辛苦。」問可曾懷疑自己患情緒病?Joyce坦言:「我絕對係有問題,但我好抗拒睇醫生,可能要搵啲鬼佬、唔喺香港住嘅人先夠膽講好多嘢,當然係有病人私隱,但如果有咩洩露出去,唔淨係影響我,仲有我家人,尤其我娘親已經唔能夠企出嚟解釋,咁就更加唔應該。」

最佳樹洞
除了靠音樂、跳舞宣洩情緒,最重要的,是她終於在圈中找到傾訴對象,「係咪以為我會講許廷鏗?我就唔講佢!哈哈!其實我係食佢嘅負能量多啲囉,但佢嘅出現都會令我放鬆。」事實上,Joyce由細到大都是朋友間的「樹洞」,雖未至於食盡負能量,但今天她則選擇拒絕再「吸負」,「可能大家覺得我好守到秘密,但其實我係唔鍾意守秘密,因為我係冇Filter㗎,我覺得好辛苦!」
然而真正令她釋懷的,查實是被她形容為「好有智慧」的鄧小巧,「有次同小巧打開心窗,佢就同我講『你唔應該介意自己嘅敏感,你應該擁抱佢,因為做呢一行係要敏感先有同理心,去講故仔、表演感染別人。』佢唔會盲撐,但就不經不覺為我加油好多,佢教我點去擁抱、接受、愛錫自己,有呢啲朋友喺身邊好重要,我係好珍惜呢個人。」說時Joyce有種相逢恨晚的感覺,看來許廷鏗地位快不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