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提起精神-張漢奇精神科醫生-隔週四

開學初即可察覺ADHD問題?

這個學年九月開學,至今其實不過短短幾個月,但已看到有不少ADHD的個案。因為當一個小朋友由幼稚園升上了小學,其實老師對他們都有基本的期望,至少期望他們上課時坐定定,專心聽講;需要去洗手間時不能自己隨便就站起走出課室,至少該舉手問准老師,當然老師可能更希望小朋友能夠留待小息再去廁所。可是,有ADHD的小朋友,會比較難以控制自己,尤其在開學的階段,老師會更容易察覺到這些問題,最終可能會諮詢社工,臨床心理學家或教育心理學家,再由父母帶他見精神科醫生。

其實很多醫生都會處理ADHD的問題,例如若父母主動帶小朋友見醫生,可能見的是家庭科醫生或兒科醫生,先評估後再看是否需要轉介精神科醫生,很多時ADHD在家庭科醫生的層面已可作出初步診斷。

有ADHD的小朋友,會比較難以控制自己,尤其在開學的階段,老師會更容易察覺到這些問題。

至於實際患ADHD的數字,國際的數字和本港數字大致接軌:ADHD約佔小朋友中的7%,即若班上如果有40個小朋友,就可能有2-3個是ADHD,為數不少。當然,就平日工作上所見,這個百分比並不是平均的,有些學校ADHD的小朋友明顯比較多,有些則較少。

最後一提,本港有一個志願組織,叫「活得妙成年關『注』協會」。一群本身是成年人專注力失調的患者,他們十分明白在現今的社會大家對ADHD的認識還不算很多,更何況是成年人的ADHD呢?所以他們特別組成這個協會,目的是向社會發出一個訊息:除了小朋友ADHD,其實成年人的ADHD也十分需要關注,他們往往更被容易受忽略。

精神科專科醫生張漢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