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g 姑 – 快樂生B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寵物與BB

一些養有貓狗的準爸媽,會擔心寵物能否與將要出世的BB夾得來?牠們的衛生和貓狗毛會否影響BB的健康?牠們會否因好奇或妒忌而不小心弄傷BB?

不少外國研究均顯示,BB出生後接觸有毛動物的環境,特別是狗隻,牠們的細菌及毛髮可增加BB的免疫力,減少哮喘等敏感發生,也減低日後癡肥的機會。若準媽媽懷孕時已養有寵物,此免疫力當時已發揮作用, 而非等到BB出生後接觸寵物才慢慢提升。

至於貓狗與BB的互動方面,有媽媽分享懷孕時不要減少對寵物的愛,更不要怕牠們會撲向自己而故意疏遠牠們,或責罵牠們太過熱情,這都會增加牠們的孤獨感,以及妒忌即將到來的小生命。

到BB終於出生了,有爸媽會在醫院裏,把預先準備好的包被包裹着BB一整天,然後爸爸將包被帶回家讓寵物熟悉BB的氣味,同時與牠們親密多點,讓寵物對BB氣味有正面的感覺,然後過兩天媽媽與BB出院回家,繼續愛着寵物,切勿厚此薄彼,那麽牠們就能陪伴BB溫馨成長,有利無害。

早前有生第二胎的媽媽與Peg姑分享,無論生多少個孩子,她都將家中狗兒放在第一位,甚至會讓牠上大牀睡覺,兩歲大兒子也沒有這個特權呢!她說在還未懷孕前,狗兒已陪伴着她,而牠要求也不多,只喜歡伏在她身邊;小兒子出世後,狗兒不但沒弄傷BB,反而BB經常氣弄牠,甚至當牠櫈子般踩在牠背上,狗兒雖表示煩厭,卻只會逆來順受,好好看待這位頑皮的小主人。

這位媽媽沒因自己生了兩個小孩子,而減低對寵物的愛,聽罷Peg姑覺得很感動!更難以理解有爸媽在生育後,因「空間狹窄」、「為BB健康着想」等理由,而棄養寵物,對牠們造成永久的心靈創傷!牠們不只是人類孤獨失落時的玩伴,同時也是有感覺感受的小生命。非常同意坊間的宣傳海報所說:「可以不愛,但請不要傷害。」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父母只想你過得好

有一天在家中冥想時,Peg姑腦海中無意中突然出現了一個畫面:自己的媽媽變回年青時的模樣,坐在家中,抱着剛出生的我,露出很滿足的表情,而年青的爸爸則在旁走來走去,彷彿正努力幫忙照顧,同樣表現出興奮的心情。

那一瞬間,我不禁流淚了。記得冥想之前幾天,我正因夢想被自己的拖延心態而遭閒置、放假沒做有建設性的事、感覺一切停滯不前,因而內心感到自責又低落;冥想的畫面,或許要提醒我:在父母的心中,我的出生與存在就已令他們夠快樂了。生活經已夠迫人,為何我還要求自己太高?迫得自己太緊,令自己喘不過氣來?

人們在成長過程中,總會問自己:「到底我是誰?」然後尋找生存的意義,希望自己活得更有價值;但父母最重要的願望,就只希望子女身心健康地成長和生活,無論哪個年代都一樣!工作中與剛生完BB的爸媽閒聊,他們都有着同樣的心願,讀書聰明有所成就貢獻世界,只是錦上添花而已。

回到家裏,雖只是輕描淡寫地分享一點小痛症,或是生活中的不如意,父母總顯得不滿,喋喋不休地怪我沒照顧好自己,其實暗藏的意思,不就是擔心我嗎?父母明知人生中總會遇上不順的事情或健康欠奉,但就是不想承受子女也有同樣的經歷,而自己又幫不上忙。所以,當父母再嘮叨的時候,別怪他們,而身為子女,對他們最好的回報,就是放下對自己的執着與批判,讓自己過得好一點吧!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Dear My Friend

上期《快樂生B》提及朋友L力戰癌症長達四年之久,近月雖病情反覆,但見她意志堅定,好轉後又可回家休養了;與家人共聚個多星期後,她突然患上急性肺炎,於中秋節晚上,終於與世長辭,生命畫上了句號。

於網上登了一點懷念她的語句,望她能安息,怎料迎來多人慰問,我確實有點受寵若驚,逐一致謝;我最掛心的,是她親人的悲傷,以及她另一半的痛心與不捨!記得她臨別前,媽媽在牀邊告訴她:「妳叫過我要堅強,我會堅強,唔喊!」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悲傷,相信無人可明白;至於她的另一半則表現得異常冷靜,令人擔憂……雙方如影隨形,互相包容,同甘共苦二十載,膝下無兒女,如今無法相伴到老,形單隻影,怎不心如刀割?

剛經歷完朋友的「死」,抱着沉重的心情返醫院,然後迎接嬰兒的「生」,兩者交替,讓人無奈又感動。看見一對對夫婦,抱着天真無邪的初生BB準備出院,有的還拖着年長一兩歲,活潑可愛的小姐姐或小哥哥,一家人順利平安地回家,展開人生新一頁,我感到特別感觸;儘管夫婦依然會因為行李沒整理好而有所爭抝,父母依然會因為小孩子在搗亂而呼喝叫罵,然而,尚存生命和健康,一家人還能齊齊整整的話,就算出現小爭執也會珍惜又感恩。

致朋友L:「就像《Dear My Friend,》  的歌詞一樣,雖然不再見到妳的光芒,但我們會代妳勇敢向前走;也會關顧妳愛的人,讓他們代妳活得很健康,請放心,好好安息吧!」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生與死

Peg姑 前幾天相約好友到醫院探望朋友L, L患末期癌症長達四年之久,一直樂觀堅毅,近來病情反覆, 須再度入院接受治療。我倆內心均感不安,「死亡」曾以為是這麽遠,原來可以那麽近。好友問我:「面對死亡,妳最害怕甚麼?」她最怕死後孤身一人,不知往哪裡走,又或要受苦受刑,徬徨又可憐;我反而最怕死前病態百出,既醜陋又連累別人照顧,生不如死。

人的一生,死後孤獨茫然,的確很恐懼,而在世時活得有尊嚴,對很多人來說亦非常重要!作為醫護人員,我也盡力讓病人感到自己形象還不錯,活得仍自在,而非被別人嫌棄,變成可有可無的角落生物;想當年照顧年老病人和臨終病者時,有朋友問我會否害怕幫人「打包」?能為一個去世病人作最後服務,令他的身體有尊嚴地離去,送他一程讓他安息,不是件很有意義的事嗎?

工作上曾面對很多「死亡」後,接着作為 助產士 見證無數新生命誕生,暗灰色的世界頓時變成彩色!一張張天真又無知的BB臉,充滿着對世界的好奇,即使哭着也是多麽可愛!能夠幫他們順利地來到這個世界,讓正面歡樂的出生記憶烙印到他們腦海中,也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啊!

生有時,死有時,生與死從來也是循環不息,既預計不到,又控制不了,所以唯有愛得及時,珍惜現在,才是最重要。我能陪伴人們經歷生與死,是件有福的事,我希望將我儲落的福氣與患癌的朋友L分享,願她平安。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孕婦急救

星期日造成2死8傷的大埔車禍,其中一名傷者是懷孕僅20周的準媽媽,現時仍然留醫,情況嚴重;2014年半山區亦有孕婦被倒塌的樹木壓頂而死亡,胎兒則經手術救出,成為倖存者。有朋友問:「孕婦在街上昏迷,途人應該點急救?」

孕婦腹大便便,比平常人較易因氧氣不夠、血糖過低、中暑、體位性血壓低(血液集中被輸送至子宮,腦部暫時性缺血)等而出現昏厥或休克的現象。無論甚麼原因都好,首先可扶着她徐徐躺下,避免她急速倒地或撞擊硬物,減少子宮撕裂或胎盤剝離的風險。在致電救護車的同時,與普通人急救一樣,請保持環境安全和空氣流通,然後檢查她的脈搏和呼吸;由於供應血液給胎兒加重了孕婦的心臟負荷,所以必定要確保她的血液循環理想,令她繼續有能力供血給自己及胎兒。

若不幸地檢查到準媽媽的呼吸和脈搏都停止了,應該怎辦?請不要猶豫,立即進行心肺復甦法!即心外壓與人工呼吸的交替進行,詳細做法請參考專業資料。孕婦和一般成人的分別,在於養有胎兒的子宮有一定的重量,當孕婦平躺着接受急救時,子宮容易壓着後腔較右的血管,減慢血液流向胎兒及回流媽媽心臟的循環,降低胎兒以及媽媽獲救的機會率;因此當一至兩人正進行心肺腹甦法的同時,希望有第三個途人能用手在她肚上把子宮盡量推向左邊,釋放受壓的血管。即使孕婦心跳呼吸回復正常,把她轉至左側臥的姿勢,研究證實也是對胎兒有絕對好處的。

大埔車禍令人深感痛惜,但多人抬起的士意圖救出被壓的傷者,那一幕確實令人感動!下一次當不幸事件再次發生,若我們都能伸出援手,或許就能增加傷者的存活率,甚至能拯救還未見到世界、身處媽媽體內的無辜小生命!

當一至兩人正為孕婦進行心肺腹甦法的同時,希望有第三個途人能用手在她肚上把子宮盡量推向左邊,釋放受壓的血管。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媽媽奧運後感

相信每位媽媽總會幻想過子女長大後會怎樣,前兩天我首次聽到有懷孕媽媽希望囝囝將來做運動員,夢想有幸為香港爭光!

這位媽媽(化名Mary)自小熱愛打羽毛球,出賽成績不俗, 但由於運動員發展被父母評為「沒出息」,於是被迫放棄夢想,轉投學業,但心中總覺遺憾;近來香港運動員在奧運取得佳績,Mary坦言覺得超震撼,還多次感動落淚,連肚裏的BB也不停郁動以回應媽媽的興奮心情!「香港人不只是陪跑,的確有實力在世界賽贏得獎牌的!」

Mary語帶欣賞地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他們背後既沉悶又不放棄地艱苦練習,又有誰明白?」的確如此!與其是為了獲獎的虛榮心,其實Mary最希望囝囝將來能擁有像運動員般刻苦又堅毅的性格;無論任何潛質都好,只要囝囝喜歡發展下去,她承諾都會鼓勵兼支持,因她知道尋夢、練習、成功之路艱苦又漫長,身為父母的他們只能在旁給他信心而已。說着說着,她也笑自己想得太遠,BB尚未出世呢!

無論獲獎與否,無論參與奧運與否,也想在此向所有香港運動員致敬!你們多年來付出的汗水,值得我們予以無限掌聲!兩星期後的殘奧,參賽者更需要我們的支持啊!香港運動員加油!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大叔的愛》的真愛

剛播完的電視劇《大叔的愛》,引起全城追棒,劇裏「阿牧」近乎完美的角色更令一衆未婚及已婚女士們着迷,真想身邊的那位就是那麽一個暖男,被他寵愛又照顧,真幸福!當大家回望自己的伴侶,既不體貼,又多缺點,相形見絀,少不免帶點失望。當愛情或婚姻生活不如想像中那麽理想,繼續相處下去,究竟會有幸福嗎?

前幾天一個媽媽(化名Lily)的生產經歷,送給我深刻的領會。Lily希望用最自然的方式分娩,打算以意志力戰勝產程中的痛楚;在早期還未正式進入產程的十多小時裏,暗暗的子宮收縮已令她難以休息,雖然丈夫一直陪伴及照顧,但疲累的身心狀態開始磨滅她的意志,對丈夫的語氣也不禁重了;幸好她願意浸浸浴,讓身體放鬆,產程突飛猛進,估計再過2小時後便可用力生BB了!

2小時,對於受着強烈陣痛的Lily來說,一點都不輕易!她表現開始失控,變得更煩躁不安,難以跟隨醫護人員的指示好好深呼吸放鬆;她唯一接收到的,就只有丈夫的聲音,丈夫聽取了方法後,擁着她,在她耳邊一直指導她「吸氣、呼氣、放鬆、堅持」等,從不間斷,陪她渡過人生中非常難熬的兩小時。生BB時,Lily繼續只聽到丈夫叫她「用力」的指示,終於BB順利出世了!望着放到自己身上的BB,Lily顯得愕然,似乎不相信自己能做得到;她產後說的第一句話是:「老公,多謝你!」

第二天,在產後房和Lily閒談,她由衷地分享:「結婚後不久,我發現他(丈夫)有相當多缺點,我確實有點嫌棄,甚至當有時磨合不了,我曾經想過離婚,另覓更好的一個;怎料懷孕了,唯有繼續磨合吧!昨天在我混亂之際,有他冷靜地牽着我走,我才發現他對我來說多麽重要!我這一生選對了他!」聽罷我覺得真感動!

完美的「阿牧」只是一個虛構角色,身邊那個不完美的人,才是真正和我們踏實去過每一步的伴侶;正如劇情中的阿牧深知對方有那麼多缺點,仍然願意跟對方在一起,那就是真愛了。妳呢?妳願意擁抱身邊那位超多缺點的真愛嗎?願意讓他陪妳同甘共苦嗎?

Peg 姑 - 快樂生B

催生(五):有必要催生咩?

「催生系列」最終回,與大家分享一下大家都關心的話題:「催生有甚麼風險?」和「真的有催生的必要嗎?」

催生的風險確實是有的,最主要分兩大點:

(一)胎兒窘迫(fetal distress)。看似深奧的名詞,簡單來說就是BB受壓,令心跳減慢甚至缺氧,相信這絕對是父母們最怕遇到的事。若子宮收縮藥過多時,子宮收縮過於頻密,容易令BB在子宮內時刻都受到壓迫,缺少了放鬆歇口氣及承接血液和氧氣的機會,導致他們感到不適,心跳減慢。

(二)媽媽窘迫(maternal distress)。顧名思義這點輪到媽媽不適;若果子宮收縮藥落得過多,媽媽子宮收縮過於頻密,除了令媽媽缺少了喘息的機會,甚至會令子宮被過度刺激而有撕裂的可能,變成急症,要立即為媽媽進行緊急剖腹產,以免媽媽大出血及BB缺氧;即使沒有子宮撕裂,對子宮過度或過長的刺激都容易令子宮肌肉疲倦,BB出世後子宮難以自我收縮,亦會增加產後出血的風險。

憑以上兩點,可見催生確實不是輕鬆簡單的步驟,所以請各位媽媽不要介意醫護人員,全程在妳肚上駁上監察儀器,令妳活動不太自如,又或是經常來請妳轉轉姿勢等;皆因催生過程中有必要嚴密控制子宮收縮藥的輸入份量、它對子宮收縮作出的反應(包括頻密道和強度)、胎兒的心跳和動態,以及催生的長度,目標就是減低甚至導絕一切對母嬰的風險。

「既然催生有風險,為何醫生不允許我自然作動,自然分娩,而總要我催生?」非常多準媽媽們問這個問題,可以在這裏解釋一下。胎盆開始退化、臍帶供血給BB不理想、胎水過多或過少(懷疑BB代謝胎水出現異常)、BB在子宮內發育不良或過大、BB心跳異常、媽媽身體出現病症難以等候自然作動等,以上都是催生的主要原因,可以從超聲波、胎心聲監察或日常的婦產科檢查中被診斷出來,而催生目的就是為確保媽媽健康以及BB順利出世;至於媽媽們遇到以上情況的程度以及催生的必要性,則因人而異,請與醫生坦白地討論一下吧!

無論催生與否,懷孕和生育從來都是女性人生中期待又擔心的事,即使順利懷孕,自然作動,過程中也可能出現意料之外的事;就是因為變數甚多,有時並非自我能控制得到,所以母嬰最終平安是一件多麽值得高興和感恩的事!希望大家都能順利懷孕,快樂生B,珍惜一切得來不易的東西。

Peg 姑 - 快樂生B

催生(四):特別痛又怕「食全餐」?

透過以往幾期的分享,希望各位準媽媽對催生程序明白多一點,至於她們問到「催生是否特別痛」以及「為何會催生失敗」的疑惑,今期討論一下。

當準媽媽自然作動,即代表身體已預備好,慢慢步入生育的狀態,心理上相對容易作出配合,於是臨牀上見到她們能循序漸進地適應身體的不適,對陣痛的接受能力通常能逐漸提高。至於催生,是從外輸入藥物引發子宮收縮,雖然也是以循序漸進的形式,而且密度與自然作動相若,但或許不是從自身開始,也非由自身控制,因此心理上相對較難適應,容易令媽媽們有「催生痛些」的感覺。

然而,有不少媽媽分享到,只要於整個懷孕期勤力練習放鬆方法,如瑜伽、呼吸、按摩,甚至乎維繫好夫婦的關係,一早做好心理準備,到催生時自然能熟練地把紓緩方法用出來,再加上丈夫的陪伴,便能更有效地紓緩陣痛的不適。依我觀察來說,無論自然作動或催生,以上媽媽們之分享都絕對有用,建議所有希望順產的準媽媽們多加練習啊!

另外,媽媽界中有對「食全餐」的畏懼,意即催生失敗最終要剖腹產,要「捱」陣痛及產後傷口痛的雙重痛楚,視之為「生育最痛」,她們往往會問到為何催生會失敗。之前提及過的「子宮頸成熟術」把子宮頸先預備好,然後「催生」引發子宮收縮,但最終子宮頸究竟能否完全擴張,以及BB頭仔能否往下墜及順利產出,則要經歷過催生過程才能知曉,難以用科技及藥物控制,因此便有媽媽們嘗試催生,後來要轉剖腹產的情況發生了。雖然「食全餐」的確不好受,但最終母子平安,也算是個幸福的結果。

至於「催生有甚麽風險?」以及「真的有催生的必要嗎?」將於下期的《催生系列》最終回為大家分享,敬請留意。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上兩期提及過讓子宮頸變成熟的方法後,準媽媽們終於等到子宮頸成熟了,預備接受催生!究竟步驟是怎樣?今期為大家介紹一下。

催生主要分兩個程序:第一,「人工穿水」(ARM, Artificial Rupture of Membrane);第二:「藥物性催生」(Medical Induction)。被安頓於產房後,準媽媽會先接受人工穿水,醫生或助產士會請媽媽打開雙腿,讓他們作子宮頸檢查時,放進一支穿水鉗或穿水鉤,把羊膜弄穿,使羊水流出。原本羊水被羊膜包裹着,起了保護BB及吸震的作用,同時也在BB頭仔和子宮頸之間起了cushion作用,不致令頭仔墜落而刺激子宮頸打開,造成早產風險;相反,現在媽媽們想生BB了,所以那些cushion般的胎水就要被釋放,目的是要讓BB頭仔更貼近子宮頸,刺激它去打開,讓BB出來。

完成人工穿水後,便開始第二個程序「藥物性催生」了。助產士會透過靜脈輸入的方法,把稀釋了的催生藥物漸漸給予準媽媽,令她們開始出現子宮收縮,其間媽媽們的肚上會戴上兩個監察儀器,監察着她們的子宮收縮及BB心跳,按需要增加或減少藥物,務求令子宮收縮的強度和頻密度適中、有效率,但又不致太過份,而同時也要確保BB的心跳正常。

催生期間,醫生或助產士每隔數小時便會為準媽媽作子宮頸檢查,子宮頸理應逐漸變短,直至厚度消失,然後開始擴張至10度(即10cm),準備生BB了!至於催生時間則有長有短,約介乎數小時至十數小時之間,當然生第二胎或以上的準媽媽會歷時短一點吧,皆因她們的身體有「生育的記憶」,只要被穿水或用些少藥物刺激一下,身體便容易被喚醒而作出配合,因此大家都聽過「生第二個快好多㗎」!臨牀上的確如此。

然而,催生有風險嗎?而妳又需要催生嗎?下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