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乳癌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乳房疼痛是乳腺炎還是乳癌?

很多婦女可能都試過,間中或周期性覺得乳房有繃緊、腫脹、隱隱作痛,甚至有針刺及灼熱等不適感覺,痛楚更可能延伸至腋下及背後。這時妳可能會懷疑乳房是否有病變甚至患癌,其實大多數乳痛都是經期荷爾蒙變化或衣物過緊等導致,但若疼痛嚴重及不斷加劇,又或影響到日常生活,則應盡快求醫。

乳痛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週期性的乳痛,另一種則是非週期性的乳痛。週期性乳痛大多是經期荷爾蒙變化而產生,通常在月經前至經期結束後數天內出現,屬於正常生理現象,因為經期前卵巢會分泌雌激素,排卵後則分泌黃體素,促使乳房組織的乳管增生變大,即乳腺良性增生,乳房因而明顯腫脹,拉扯乳房內的神經而產生痛楚,按壓會令痛楚更加明顯。這類乳痛毋須特別治療,有需要時可服用一般止痛藥舒緩不適。

至於非週期性乳痛的成因則有很多,常見有胸圍過緊、運動過動或體力勞動等都可引起乳房疼痛,通常停用產生問題的胸圍及休息後就會有改善。此外,有些女性的乳房比較大,對肩膀及頸部造成負擔,可產生胸腔及乳房的疼痛。

乳腺炎亦是婦女出現乳痛的常見原因之一,哺乳期乳腺炎最為普遍,由乳腺不通、受壓或有細菌增生所致,非哺乳期乳腺相對較少,可能與內分泌失調及吸煙等原因有關。如果乳房受病源感染引發乳房膿腫,也會帶來乳痛和不適。其他引起乳痛的原因包括創傷或勞損引起胸壁肋膜或肌肉發炎,部分藥物治療及手術後遺症都可引起乳房疼痛。

乳痛大致可分為兩類,一類是週期性的乳痛,另一種則是非週期性的乳痛。

乳房出現痛楚最令婦女擔心的當然是女性最常見癌症 ── 乳癌的來襲。確實,乳痛可以由乳癌引起,但經驗及數據顯示,乳痛並不是乳癌的常見症狀,但當妳察覺乳房皮膚或形狀改變、摸到有硬塊、乳頭凹陷或有異常分泌物等,就需要提高警覺。

雖然乳痛通常與乳癌無關,但如果婦女突然出現乳痛,尤其是停經後發生乳房疼痛,又或乳痛持續一段時間、痛楚發生在乳房單一特定區域、痛楚愈來愈嚴重、影響到生活作息,甚至睡覺時痛醒,就需要盡快求醫處理。

香港港安醫院-荃灣 外科顧問醫生伍蕙婷
生活

乳癌二合一新藥對付癌細胞

很多東西都有二合一,例如洗頭水、即沖奶茶咖啡等都有二合一的款式,這些二合一為大家帶來方便;而藥物亦有二合一,它帶來的不單是方便,藥效亦會提高。例如治療乳癌的二合一藥物,將標靶藥化療藥二合為一,稱為「ADC藥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抗體藥物複合體),令晚期HER2乳癌病患者有新的藥物選擇。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表示,乳癌個案之中約有20%屬於HER2型乳癌。「HER2即第二型的『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是一種能促進細胞生長的蛋白,存在於正常的乳房細胞表面,但數量不多。當HER2基因出現突變,錯誤地製造過多的HER2蛋白,就會令乳房細胞不斷增生,最後變成腫瘤。HER2乳癌一般較惡、分裂能力強、較易轉移。」

過往,單單使用傳統的化療藥治療HER2型乳癌效力並不太顯著,直至出現了針對HER2型乳癌的標靶藥,才為病人帶來希望。

「現時,針對晚期(第四期)HER2型乳癌,標準的第一線治療是雙標靶加化療,即兩隻針對HER2乳癌的標靶藥和化療藥一起使用,已證實有效,但始終隨著時間亦有機會逐漸失效,腫瘤再度增大或轉移,因而需要改用第二線、第三線藥物。」盧醫生說,「但過往,當用到第三線藥物,很多病人都會感到沮喪,因腫瘤往往得不到太持久的控制,以月份計一般只有單位數,即不足10個月便又開始失效,腫瘤再度惡化,影響病人的生活質素。」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2019年,美國食物及藥品管理局(FDA)批准了第二代ADC抗癌藥,效力比第一代大大提升,盧醫生比喻說,「ADC有如一個很厲害的戰士,帶著一隊士兵衝向癌細胞,然後展開一場大戰。而第一代ADC可能是一個將軍帶著三、四個士兵,新一代則是一個將軍帶著七、八個士兵。」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更可利用標靶藥的特性,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研究顯示,約6成患者使用新一代ADC後,腫瘤可達完全消失或縮小的狀況,更有約6%患者在使用後腫瘤完全消失。用於晚期HER2型乳癌的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可達至雙位數月份,大約16個月,對病人是一個好消息。」盧醫生引述相關研究表示。

很多晚期乳癌的患者都有消極悲觀情緒,擔心無藥可治。其實醫學發展一日千里,近年抗癌藥物選擇亦多了很多,令病友們帶來新希望,生活質素也因而改善。如有任何疑惑,可向你的主診醫生諮詢,一同尋找出路。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
生活

中西合療有助舒緩癌病

隨著中醫學在香港日漸受到重視,香港人對中醫學了解更多,亦對中醫的信心大大提升,中西合療也成為部分香港癌症病人選取的方案之一。臨床腫瘤科專科蘇子謙醫生同時亦為一名註冊中醫,蘇醫生分享道:「中西結合治療,當然亦是因人而異、因病而異,對症下藥,好處在於可以互相補位,為病人找一個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免疫療法與中醫結合

蘇醫生說,中西合療治療癌症要解釋給市民大眾不易,他為我們分享了一個病人的例子:

一位70多歲的女病人患上肺癌,一直在接受免疫療法,雖然對她來說治療效果明顯,可是免疫療法的副作用令她全身長滿水泡,苦不堪言。「免疫療法令她身體的免疫系統紊亂,而且亦嚴重影響病人的生活質量,最後她本人決定停止免疫療法,但停藥後淋巴已開始脹大,意味著癌細胞漸漸活躍起來;病人之前亦試過化療,她認為副作用太辛苦,不打算再做,於是我們決定試試只用中藥為病人抑壓癌細胞。」

最初只用中藥時,效果不甚明顯,但幾個月後蘇醫生再為病人檢測癌細胞指數,發現幾近已達正常水平,她全身亦只是剩下一顆細細的淋巴腫瘤,做抽針亦發現沒有癌細胞了。「我給病人的只是溫和的中藥,所以我相信腫瘤仍然存在,只是癌腫瘤在身體裡僵持住,被中藥抑壓著;可以有這樣的效果,相信是因為病人之前做過免疫療法,藥物在身體中活躍了就長期有效。」這就是一個「中西合療,帶瘤生存」的好例子了。

中西結合治療,會因人而異、因病而異,對症下藥,好處在於可以互相補位,為病人找一個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中醫防癌 情志最重要

中醫學說:「藥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精補」,蘇醫生解釋這句的意思是與其食補品調理身體,不如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黃帝內經》說的「思則氣結……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大概解釋是思慮太多人,就會氣血運行不順因而「氣結」。

中醫常說氣機鬱滯就會影響身體,蘇醫生亦表示,在中醫學上,乳癌胰臟癌等都有可能是情緒和抑鬱所引起,他認為長期處於情緒不佳的狀態會容易有癌症,所以預防癌症其中一個重點是放鬆心情,作息定時,就是中醫常說的「調情志」。

臨床腫瘤科專科蘇子謙醫生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多生痱滋會變口腔癌?胸圍太緊又易有乳癌?

口腔癌的發生與口腔長期受到刺激,而產生細胞變異有密切的關係,例如台灣人傳統喜歡嚼食檳榔,也是一個口腔癌的主要成因。其他如:吸煙、喝酒,也是現時所知的口腔癌成因。而生痱滋有時可能是因為感染過濾性病毒,或口腔不清潔而導致黏膜發炎,但這些情況和口腔癌並沒有具體關係。

至於為何有以上的謬誤說法,可能是因為口腔癌最早出現的病徵,有時是口腔潰瘍,近似生痱滋,而令人誤會生痱滋同口腔癌有關。但若不是生痱滋,那麼一開始已經是口腔癌的病徵。

所以,生痱滋最需要注意的可能是簡單的消炎,和日後口腔清潔的問題,而無需過度擔心會變成口腔癌。但當然,如果生痱滋持續不退,甚至變得有點異常,就應該趕快去睇醫生檢查一下。

口腔癌最早出現的病徵,有時是口腔潰瘍,近似生痱滋,而令人誤會生痱滋同口腔癌有關。

還有另一個常見謬誤:胸圍太緊易有乳癌

其實,並沒有證據顯示,長期戴大小不適合的胸圍會增加乳癌風險,這只是數年前開始在網上流傳的謬誤。

不過,我還是建議女士們應該佩戴大小適合的胸圍。除此之外,亦應該定時定候做乳房檢查,包括成年後可開始每個月自我檢查,以及由45-50歲起每一、兩年做一次乳房造影或超聲波檢查,希望萬一有乳房腫瘤,便可以及早發現。因為乳癌若能在早期發現,透過手術和藥物治療,現在的痊愈率是很高的。

亦有不少人曾經問我:去按摩「通淋巴」會否增加患乳癌風險?

基本上,淋巴是人體一些正常的通道,作用是將皮下組織多餘的水份引流,回到人體的循環系統。透過按摩是否有能力通淋巴,就不得而知,但相信這樣做並不會增加乳癌的風險。反而應小心,不適當的按摩有機會引起肌肉拉傷細菌感染等等。

臨床腫瘤科專科李兆康醫生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50歲是乳癌的發病高峰!正面態度決定命運!

醫管局剛公布了本港最新癌症數字,新症總數再創新高,而乳癌在2019年共有新症4,793宗,繼續在女性癌症中排第一位。

以下和大家分享3姐妹的故事:

張家有3姐妹,這3姐妹的媽媽和其中一名姑媽(爸爸的姐姐),先後在60多歲和50多歲時患上乳癌,因此,根據遺傳機會率,這3姐妹已屬於有較高的乳癌風險。不過,3姐妹各有性格和遭遇,大姐眼見媽媽患癌的情況,30歲起已常擔心:乳癌有機會遺傳,我會不會也有?於是她在50歲時,主動和丈夫商量,並在丈夫支持下接受了第一次乳腺X光造影檢查,並沒發現可疑跡象,之後她維持每兩年檢查一次。

二姐比大姐小5歲,眼見大姐的做法,於是也開始檢查,結果在48歲那年發現其中一邊乳房有第一期乳癌,腫瘤大約1cm,可以做局部切除(保留乳房),其後以電療、化療作輔助治療,至今已康復數年,她的情況一直保持平穩,定期覆診並未發現復發。

可是三妹就沒有這麼幸運了。她一方面害怕真的發現乳癌,一方面抱著僥倖心理,選擇和兩位姐姐相反,沒有主動接受任何檢查。在二姐接受電療、化療的期間,三妹更已摸到自己的乳房有疑似硬塊,但她沒有聲張,也不敢和丈夫商量,只是逃避著不去想它。

本港乳癌個案持續增加和有年輕化的趨勢,40至45歲而沒有風險因素的女性,若每年定期做乳腺X光造影及超聲波檢查,有機會在早期發現乳癌,大大增加治癒的機會。

後來二姐康復了,三妹仍拖了接近一年左右,才終於開口問二姐可否介紹醫生給她做檢查,原因是她的乳房皮膚已出現損傷和潰瘍!兩位姐姐立即陪她去看醫生,結果也確診乳癌,然而由於拖了好幾年,她的乳癌已出現擴散,雖然立即開始治療,但療程遠比二姐的複雜和辛苦了。

臨床經驗告訴我,女性本身對待乳癌的態度,常對治療效果有關鍵影響。女性必須留意自己的身體,每月做乳房自我檢查,若摸到乳房有硬塊要盡快諮詢醫生。本港乳癌個案持續增加和有年輕化的趨勢,40至45歲而沒有風險因素的女性,若每年定期做乳腺X光造影及超聲波檢查,有機會在早期發現乳癌,大大增加治癒的機會。乳癌是本港女性的頭號癌症,在早期發現的話治癒率可達九成以上!

李兆康醫生
臨床腫瘤科專科李兆康醫生

生活

新一代「生物導彈」抗癌 存活期長一倍

今年50多歲的Winnie在2021年3月確診患上第四期HER2陽性乳癌 。確診前約半年,Winnie照鏡子時發現右乳肌肉凹陷,惟當時未有特別理會;三個月後,她發現凹陷情況越來越明顯,求醫後被轉介接受影檢查,結果確診乳癌。Winnie其後開展雙標靶及雙化療藥物治療,再接受手術切除乳房腫塊,完成手術後再維持雙標靶藥物治療至今。

治療期間,Winnie出現不少副作用,包括有脫髮、口腔潰瘍、臀部皮膚出現針刺感、呼吸困難等。現時身體狀況良好,亦無明顯不適,只有手指出現麻痺感。Winnie很期待香港引入新藥物,造福更多HER2型乳癌病友,也希望其他患者能夠進一步了解乳癌,明白「有得醫」,能以更積極樂觀的態度去面對病魔。

生物導彈
(左起)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主席方嘉儀、HER2陽性乳癌患者Winnie、內科腫瘤科專科楊明明醫生、癌症資訊網慈善基金創辦人吳偉麟。

每14女性有一個患乳癌

本港乳癌發病率一直是女性癌症中排行第一位,每14位女性中就有一位有機會患上乳癌。根據乳癌細胞的基因受體,乳癌可分為不同類型,各有不同特點,除了最常見的荷爾蒙受體陽性乳癌(約佔七成),就以第二型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陽性(HER2)佔最多(約兩成),HER2型乳癌的特點是腫瘤生長速度快、侵略性較高、普遍預後較差。

根據香港乳癌資料庫第十三號報告(2021年出版),本港HER2型乳癌約佔兩至三成,其中第四期患者比例較高,突顯針對晚期HER2型乳癌治療的重要性。內科腫瘤科專科醫生楊明明醫生表示,目前國際指引針對晚期HER2型乳癌建議的一、二線治療非常清晰,前者為雙標靶及化療組合治療,後者則為第一代ADC,「ADC聽起來很陌生,其實即是Antibody Drug Conjugate,中文名稱可稱為『抗體藥物複合體』。它將標靶藥物結合化療藥物,令化療藥物能透過標靶藥物直達帶有HER2受體的癌細胞,使化療藥物直接攻擊癌細胞。」

新一代ADC如「生物導彈」

2019年,新一代ADC的面世,研究證實其無惡化存活期多於一年半、存活期中位數多於兩年,比第一代長一倍。楊醫生解釋,新一代ADC不僅通過標靶藥物作為「導航儀」,帶領身上強效的化療「導彈」到達帶HER2抗體的腫瘤細胞上作精準攻擊,使癌細胞死亡,更具有「旁觀者效應(Bystander effect)」,攻擊該腫瘤細胞周邊的細胞,以確保腫瘤細胞附近HER2表現低或異常的癌細胞不易逃過攻擊,情況有如一顆「生物導彈」般,「炸毀」所到之處的潛在「敵人」,從而剿滅癌細胞。

除此以外,楊醫生亦指出,新一代ADC的化療藥物數量和效力也較第一代ADC多和高,有助提升治療成效。

生活

癌症基因檢測10大訊號

李女士現年53歲,去年確診「三陰性乳癌」。家族中除她之外,她的媽媽患上大腸癌及再上一代亦有人患上乳癌。因擔心自己20歲的女兒會否有較高風險患癌,加上三陰性乳癌惡性度較高,所以決定進行基因檢測,了解自身是否帶有癌症相關的遺傳基因變異。幸運地,檢測結果發現自己並沒帶有相關基因變異。李女士及女兒得知結果後鬆了一口氣,感到放心。

在 2018 年,本港癌症新增個案達至 34,028 宗。在 20-59 歲的成年人中,婦女患癌比例較同齡男性為高,主要由於與性別有關的婦女癌症如乳腺癌、子宮頸癌、子宮體癌和卵巢癌的發病率相對較高。隨著現時患癌趨勢及本港人口結構的變化,預料在三數年內女性患癌的新症數字將會超越男性。

癌症基因檢測
吳雲英醫生

乳癌遺傳風險較高

臨床腫瘤專科吳雲英醫生解釋,目前醫學界確認與遺傳有關的癌症分成兩大類,一種是「遺傳性癌症」,發生在少數家族,因為遺傳了某種特定的基因突變而導致有很高的罹癌風險,並且也可能再遺傳給下一代;第二種是「家族性癌症」,就是家族成員中有多人罹患一種或多種癌症,並非由目前已知的單一基因突變所引起,可能是由於多個基因遺傳與後天環境因子交互作用而形成。

吳雲英醫生指出,遺傳風險較高的癌症有乳癌、卵巢癌、子宮體癌、大腸直腸癌、前列腺癌等。有以上癌症風險因素人士,現時其中一個考慮是進行「癌症風險基因檢測」,目的是希望得知自己是否帶有遺傳性癌症基因,以評估患癌風險,有助預防﹑及早篩查及和制訂跟進監測方案。「現時,醫學界只建議為高風險癌症患者,及已驗出帶有基因變異癌症患者的家庭成員,進行癌症基因檢測。其他非癌症或沒有家族史的普通市民不應盲目接受基因檢測。」

以乳癌為例,根據最新NCCN 腫瘤學臨床實踐指引當一位乳癌病人具有下述訊號時,便會建議接受基因檢測:

• 已知同源血親帶有特定基因變異者

• 個人或是家族有卵巢癌者

• 患有雙側乳癌者

• 早發性乳癌(發病時小於或是等於45歲)

• 三陰性乳癌且發病時小於60歲

• 46-50歳診斷有乳癌並有一個或以上近親患有乳癌、卵巢癌、胰臟癌或前列腺癌

• 已是第二次被診斷有乳癌

• 家族史中有胰臟癌者

• 家族中(包括病人本身)有三位乳癌患者

• 符合以上條件人士曾接受單一基因檢測(如BRCA1/2)但未有發現致病性基因突變

癌症基因檢測
蘇漢暉博士

基因檢測技術快速發展

新亞生命科技遺傳學及分子診斷專家蘇漢暉博士指出,遺傳癌症基因檢測已十分普遍,只需抽取幾毫升血液即可進行。「不過,有本地基因檢測公司聲稱可檢測多達超過500個與癌症相關的基因,這實在沒有需要,受測者亦可能因此發現大量在醫療角度上沒有任何重大意義的變異,增加不必要的心理負擔。正確的方法應由遺傳學及基因檢測技術的專家,遺傳諮詢顧問會協助正確選擇基因檢測及評估遺傳風險。」

雖然基因遺傳是患上癌症中一項重要的因素,但後天的預防也不能忽略。帶有遺傳性癌症基因並不一定會患上癌症,最重要就是可以讓自己及家人盡早了解清楚身體的狀況,及早採取預防措施,如生活習慣上的轉變及持續監察及檢查甚至治療,以減低晚期癌症的發生和降低癌症相關的死亡率。

生活

高危乳癌患者 望資助新藥

乳癌是本港女性常見癌症,其復發及死亡威脅不容忽視。當中最「惡」的HER2型乳癌的復發率及死亡率較其他種類的乳癌高,最近多國已經將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納入常規治療,但本港仍以單一標靶藥物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配合化學治療,消滅體內的癌細胞,以降低復發或擴散的可能性。

臨床腫瘤科陳穎樂醫生指出,根據長達10年的大型追蹤研究顯示,即使接受1年單標靶輔助治療,部分高危患者仍面臨25-30%的復發或死亡風險。「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主席王天鳳女士更呼籲,政府及社會各界應向患者提供更多支援,讓患者正面應對病情。

(左起)臨床腫瘤科陳穎樂醫生、王天鳳女士、乳癌康復者Vicki。

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

最新國際研究顯示,針對HER2型乳癌,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帕妥珠單抗(pertuzumab)+化療」,比單標靶更有效減低高危患者的復發或死亡風險達28%。如已出現淋巴擴散或其他高危因素的早期HER2型乳癌患者,應接受術後雙標靶治療,以進一步降低復發風險。

中國、英國、德國、瑞士及意大利等多個國家自2018年開始均已將上述藥物組合納入常規治療並提供援助,而中國亦更新了國家醫保計劃,反觀香港至今尚未採取進一步行動。

公院病友盼加入常規指引

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於今年5月至6月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成功收集168份有效問卷。結果發現六成五受訪者期望公立醫院在6個月內引入FDA(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批准使用的新藥物或新治療方案為常規指引,但現時政府的審批流程長達1至5年,遠遠超出受訪者的期望。當新藥物或治療方案未被納入藥物名冊,醫生用藥或會受到限制。時間對於癌症的治療十分重要,故此希望建議政府加快檢視常規指引,將術後雙標靶納入藥物名冊,讓患者盡早得到適切治療。

大部分受訪者最擔心的是病情惡化和出現經濟問題;同時,部分受訪者因不了解有新治療方案或相信醫生的建議是最好,而不會主動查詢其他治療選擇。王天鳳女士指出,患者應積極了解乳癌資訊,以清楚掌握病情進展。病人組織及社會在病人心理上的支援亦非常重要。她建議政府可投放更多資源在乳癌治療上,為患者帶來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