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化療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電療位置可否塗防曬霜?

夏天其中一個經常困擾癌症病人的問題,就是皮膚。先分享一個個案:

有一位患鼻咽癌的男士,50歲左右,幸好發現得早,鼻咽癌早期根治率很高,一般靠電療(放射治療)和化療根治。這位病人喜歡運動,發現有鼻咽癌之前每個星期都游水行山。由於發現得早,電療和化療對他的身體影響不大,治療期間仍可繼續做運動。

其實醫生已曾提醒這他,要注意別曬得太多,但他沒放在心上,覺得自己體力上仍可做運動,當然不想錯過⋯⋯不巧就在他於日間游水時,沒注意防曬,游完過後發覺電療的位置被曬傷了,之後的電療都要較為小心。

事實上,電療或多或少會令皮膚灼傷及發炎,所以電療期間更要做足防曬。倘若電療後再接觸強烈紫外線,會加劇皮膚受傷害的機會。當中頭頸癌及鼻咽癌的患者更要多留意,因為接受電療的位置外露,更不宜暴曬,外出時要戴帽、拿傘或圍上絲巾,保護受電療照射的範圍。

因為,鼻咽癌較易擴散至淋巴組織,所以電療時除了鼻咽位置,會連同淋巴組織一起放射,以消滅肉眼看不到的異常細胞,所以頭頸部位其實有多個位置都會屬於電療位置,一旦電療期間不小心保護,被猛烈陽光曬到,就有機會曬傷。

常有病人問:「搽防曬又得唔得呢?」不錯,平日我們塗抹防曬霜,可以減低經常曬傷、患上皮膚癌的機會;但若已患上皮膚癌,電療期間就不宜塗防曬。因為塗了藥膏或膏狀物在皮膚上接受電療,反而會增加接收到的電療輻射量,積聚在皮膚表面,令皮膚傷害更大。如果不需要電療,例如只做化療,夏天外出就可戴帽、穿長袖上衣和長褲,並且可塗防曬霜,這樣對皮膚的保護就會更好了。

臨牀腫瘤科專科醫生李兆康醫生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以天然調味刺激癌症病人胃口

踏入初夏已這麼燠熱,一般人食慾都較低,癌症病人更因治療或憂心病情的關係,往往影響了平日飲食習慣,例如胃口會變差。另外要留意,化療常見的副作用之中,疲勞、噁心、嘔吐、腹瀉、口腔潰爛等等,也會在夏天進一步影響病人的胃口,更加「食唔落嘢」。

而除了化療電療(放射治療)也會令部分病人味覺轉變,並且影響病人胃口。

我通常會建議病人,在這期間不要吃得過度清淡,烹調時可加濃味一些,刺激胃口。但坊間很多加了化學成分合成的調味料,當中有些甚至曾被驗出含有致癌物,例如經過發酵、發霉、醃製的調味料,雖然一般所含致癌物不多,未必違反香港的食物衛生標準,但對於癌症病人肯定不適宜。

癌症病人應選取天然的調味料如葱、蒜、辣椒和香草等,來為食物添味道,既可增進食慾,又不會有太多致癌物。

所以,癌症病人應選取天然的調味料如葱、蒜、辣椒和香草等,來為食物添味道,既可增進食慾,又不會有太多致癌物。最重要明白:癌症病人要「食多啲」,起碼要有充足營養,否則身體的免疫系統可能沒有足夠能量去對抗腫瘤。「食多啲」對癌症病人的作用包括:

  1. 幫助適應治療產生的副作用
  2. 加速被破壞的組織和傷口愈合
  3. 提高免疫系統對抗感染的功能
  4. 維持健康的體重,增加良好的自我感覺
臨牀腫瘤科專科李兆康醫生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抗癌治療期須戒吃生冷食物

今年天氣真的很熱,踏入5月已有酷暑的感覺!炎夏對一般人來說是頗辛苦的,對正接受治療的癌症病人就更多事情需要注意,例如飲食方面。這裡可先分享一個個案:有一位乳癌病人,50多歲,本身很喜歡吃日本料理,在化療期間仍吃喜愛的壽司,但早前有一次,她吃了街上外賣回家的壽司後,出現肚瀉、發燒的腸胃炎徵狀,醫生囑咐她吃兩日粥水,並且處方抗生素給她,因為驗血發現有大腸桿菌的踪跡。

儘管這類腸胃炎不會影響癌症病情,也不會影響化療效果,但病人仍是要注意的。以這病人為例,因為她患過腸胃炎,下一次化療時,醫生衡量過各方面情況,就認為需要減少化療藥的劑量。少一點劑量對治療影響未必很大,但因為是被迫減少劑量,當然不理想,應該盡量避免會出現這種情況。

當癌症病人正接受化療時,建議戒吃生冷食物,尤其壽司、魚生等未經煮熟的食物,以免受到細菌感染。

所以當癌症病人正接受化療時,建議戒吃生冷食物,尤其壽司、魚生等未經煮熟的食物。而家中無論甚麼食物,都要處理好,例如吃了半包的薯片、飲了一半的樽裝飲品等,都應小心存放,以免受到細菌感染。

在此必須指出,癌症病人從飲食上讓細菌入侵,即使輕微的細菌感染都可引致大問題,例如有機會出現腸胃炎或肺炎外,更嚴重的是細菌入血,可造成危及性命的敗血病。敗血症是指病人受到細菌、病毒或是黴菌、寄生蟲的感染,出現發燒、心跳變快、白血球上升的症狀,有機會引起血壓下降、休克,甚至造成呼吸無力、呼吸衰竭,抗病力較弱的癌症病人千萬別輕視。

臨床腫瘤科專科李兆康醫生
生活

無明顯症狀最惡腦癌 可致患者突昏迷兼失憶

2016年10月某天,當時34歲的Tunie突然昏迷,不省人事,家人緊急將她送院,入院後需即時接手緊急開腦手術,並發現裡面有一個腫瘤!為了這個腫瘤,Tunie在手術後至今再接受了30次的電療,以及多次化療

甚麼腫瘤這樣厲害呢?原來是一種名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腦癌,在本港屬於罕見癌症之一,也是被稱為「最惡的腦癌」。

Tunie憶述說,在突然昏迷那天之前,其實沒有甚麼明顯症狀,最主要的是頭痛,但這已是她多年來的問題,「而另一個較明顯的症狀是異常疲倦,其實在昏迷前的整個9月份,我上班已經不停遲到,過往我是很少遲到的,但這個月開始,每天早上起床後即使換好衫、化好妝,也可以疲累到重新躺到床上睡覺,有時睡到早上11點才醒,遲了半天才上班。但我一直以為只是工作多,身體疲累,沒有特別理會,結果那天就昏迷了。到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體接駁著多款醫療器材,而這天已是我入院後的一星期,手術也已經完成,整整一個星期的記憶我全都失去了。」

她表示,從病床上醒來後,過了一段時間才知道自己所患的「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原來難以根治,不少患者更只有一年多的壽命,「我當時想,病發昏迷做了手術,切除了大部分腫瘤再醒過來,至少已過了一關。既然過了第一關,當然也有機會繼續過關。」所以她其後積極接受電療及化療,至今已經超過5年,而根據統計,「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的5年存活率其實只有約3%。

香港罕見疾病聯盟會長曾建平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患者和其他罕見病患者一樣,面對最大的挑戰是坊間的資訊不足,而相關疾病的臨床研究亦較少,而即使有針對性藥物價格亦會非常昂貴。

「罕見病的意思,泛指發病率比較低,患者人數較少,但其實罕見病有很多種,總數加起來的患者人數絕對不少。而罕見癌症也是罕見病的其中一種,發病率低到甚麼程度才算是罕見癌症,歐洲和美國都有不同定義,而香港更加未有明確定義,所以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多點關注這種病的患者。」曾建平表示。

香港神經腫瘤科學會代表、神經外科專科何文傑醫生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成因仍未清楚,已知的高風險因素是接觸高劑量輻射,至於長期使用電子產品、吸煙或其他飲食習慣等,都可能是相關因素,但未被證實。

「這病其實有不少症狀,例如會引起癲癇發作、噁心、頭痛、視力減退、記憶力問題等,但症狀往往較輕微,亦不算太典型,所以很容易被忽略。治療方面,傳統上盡量以外科手術切除,然後視情況以化療、放射治療甚至標靶藥物等提升治療效果。近年較新式的還包括腫瘤電場治療,研究發現,對比起只接受化療的患者,若同時接受腫瘤電場治療及化療的患者,中位存活期可延長約5個月。」何醫生表示。

原來是一種名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腦癌,在本港屬於罕見癌症之一,也是被稱為「最惡的腦癌」。

香港神經腫瘤科學會副會長、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丘德芬指出,2019年本港有「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新症137宗,其中以男性略多。

「其實本港已累積了關於這病14年的數據,綜合這些數據,本地確診這種癌症的年齡中位數為57歲,即臨近退休,一般人準備休息享福,誰知突然發覺患上這種罕見癌症。」數據顯示,超過五成的患者存活期不足一年,而存活期超過24個月的患者更只佔總數的20%。

2019年4月,「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化療藥物已納入醫管局藥物名冊的專用藥物,讓患者更容易負擔化療費用。而今年第一季起,醫管局轄下7家公立醫院亦開始提供腫瘤電場治療的免費配額,讓有經濟需要的患者有機會接受治療。

三位講者都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雖然惡,但患者切勿灰心,應積極治療及尋求支援,和疾病共存,而罕見疾病聯盟亦希望醫管局可增加免費治療配額。

(左起)患者Tunie、丘德芬醫生、曾建平會長、何文傑醫生

生活

本地科研腸胃癌新藥成功

近年,免疫治療被視為未來治癌的曙光。免疫治療透過激活病人的免疫系統,令免疫細胞(例如T細胞)認出腫瘤細胞後再消滅它們。然而,某些癌症,例如晚期結直腸癌,雖然是本港第二大癌症,但其免疫治療有效率低,爭取更多患者的獲益仍是晚期結直腸癌治療的一大挑戰。

內科腫瘤科專科梁澄宇醫生表示,「腸癌胃癌的基因突變比較多,我們稱為『微衛星不穩定』(Microsatellite Instability,MSI),有這類基因病變的腫瘤則稱為『高度微衛星不穩定』。凡屬於這類腫瘤,都會被 一種叫PDL1的訊號所擾亂,促使體內免疫細胞凋亡,令免疫細胞失去對腫瘤細胞作出攻擊的能力。」

最近,本地生物科技公司Arbele開發出創新的藥物,利用靶向胃腸道腫瘤特異性標誌物,讓體內免疫細胞精準攻擊腫瘤細胞,在全球開展臨床試驗,讓難治性與復發性的胃腸道腫瘤病人得到治癒的可能。

「新藥的原理,是針對癌細胞的特異性標誌物CDH17。」梁醫生解釋表示,「正常來說,我們腸道裡的細胞雖然帶有CDH17,但並不會異常的外露,而癌細胞的表面則有較多CDH17標誌物外露的表達,因此我們可以利用這種新藥精準的靶向CDH17標誌物,從而辨認出癌細胞的位置。另一方面這種新藥有一個特殊功能:可以讓身體免疫細胞——T細胞黏附上去,然後把T細胞帶到腫瘤面前展開攻擊,從而令T細胞直接把腫瘤清除。」

梁醫生指出,近年來隨著治療藥物和治療模式的發展,晚期結直腸癌的生存時間不斷的延長,中位生存時間達3年左右。免疫治療在結直腸癌也取得突破,目前已經批准用於MSI-H/dMMR患者結直腸癌的晚期一線治療及新輔助治療。「但MSI-H/dMMR的患者僅佔所有腸癌的5%,其餘95% MSS型腸癌屬於免疫『冷』腫瘤,免疫治療療效不理想。免疫治療在晚期胃癌取得一定程度的進展,多項研究顯示免疫檢查點抑制劑(Immune checkpoint inhibitors,ICIs)聯合化療,可進一步延長胃癌患者的生存期。但其療效仍具有較大局限性,胃癌的治療效果和癒後總體還是不盡人意。」

本地生物科技公司Arbele開發出創新的藥物,希望幫助更多難治性與復發性胃腸道腫瘤的病人。

本地生物科技公司Arbele開發出創新的藥物,有望解決這難題,為難治性與復發性胃腸道腫瘤病人提供多一個治療的希望。

有關這新藥的臨床研究,將於稍後在澳洲悉尼的St. George Private Hospital(Ramsay Healthcare System) 展開,由擔任新南威爾斯癌症研究所主任、西悉尼大學醫學院客座教授、伍倫貢大學醫學院所長的Paul de Souza教授主導。本港瑪麗醫院則會在今年底展開,明年初再引進到廣州中山大學附屬腫瘤醫院。預期第一期臨床研究將於明年完成,然後進入第二期,希望順利完成所有臨床研究,正式推出使用,幫助更多腸胃癌病人。

內科腫瘤科專科梁澄宇醫生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5大肺癌療法

一旦確診肺癌,當然要積極治療。

筆者曾分享以下個案:Philip是一家大公司的管理層,40多歲,已婚,有一個小朋友,太太是全職主婦。他患上肺癌,已經是兩年多前,疫情前的事了。當時,檢查證實他肺部有一個約4厘米大小的腫瘤,而且已開始擴散,確診為第四期肺癌

慶幸的是,Philip並沒有失去鬥志,他主動提出要積極治療,「就算1%機會我都要試!」醫生首先為他做基因測試,但結果證實他並不適合用標靶藥,因此主要用化療控制腫瘤。由於他的肺癌已是晚期,並非一個化療療程就可治癒。幸好現時藥物進步,他接受了不同的化療療程,每一個都幫助他延長了生命,最後更接受了最新的免疫治療。即使疫情期間,他小心翼翼,也沒有停止過治療。今天,他已經是確診晚期肺癌的第三年,仍在努力和肺癌博鬥。

近年很多治療肺癌的方法推陳出新,對腫瘤的控制比以前好,在很多情況下都能做到與瘤共存。

其實,近年很多治療肺癌的方法推陳出新,對腫瘤的控制比以前大有進步,在很多情況下能做到與瘤共存。現時可用於肺癌的療法包括:

  • 外科手術 —— 針對早期未有擴散的肺癌,痊愈率可達60%或以上。因應病情需要,手術或會切除腫瘤及周邊部分組織,甚至整邊肺部
  • 放射治療 —— 用於早期肺癌作根治性治療。也可用於手術後的輔助治療,亦適用於因年長或其他疾病不適合接受手術的患者。
  • 化療 —— 如果肺癌細胞已轉移或擴散到其他器官,醫生常會用化療藥阻止癌細胞分裂及增長。會因病情需要注射一種或多種化療藥,每個療程大約需要注射4-6次。
  • 標靶治療 —— 針對某類癌細胞特徵而設,副作用比一般化療較少,適合用於晚期肺癌而基因檢測結果符合的病人。
  • 免疫治療 —— 透過藥物激活自身的免疫系統對付癌細胞。副作用較輕微,是化療和標靶藥物以外的選擇。

生活

婦科第一致命癌 – 卵巢癌

今年的母親節為5月8日,同日亦是世界卵巢癌日。卵巢癌位列本港女性常見癌症第6位,然而死亡率為婦科癌首位!主因在於病情進展快,且初期症狀不明顯,約八成患者均在晚期才確診,大大提高治療難度;加上復發率高,令死亡率更高。

黎女士現年39歲,2016年發現自己胃部不適兼身體水腫,更在一個月內暴瘦十多磅,後來看婦科醫生再照磁力共振,最後由腫瘤科醫生確診四期卵巢癌,並已擴散到腹腔及肺的外圍。

「當時我還年輕,很害怕再沒時間和丈夫、3歲的囡囡繼續相處;加上丈夫和家人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面對這個病。」雖然治療過程辛苦,但她仍於2017年完成所有手術及化療治療,基本上可算康復。可惜在2018年9月初,黎女士定期抽血後被診斷復發。「當時我即刻哭了,為甚麼這麼快復發呢?我真的不想再受手術化療的煎熬。但為了囡囡還有丈夫,總算又捱過去了。」

2019年3月底完成所有化療療程後,黎女士情況理想,醫生告訴她有一隻口服標靶藥物,持續服用可減低復發風險,惟兩年藥費高達50萬元,難以負擔,希望政府可將該藥納入安全網,資助患者接受維持治療。

婦科腫瘤科專科謝嘉瑜醫生表示,卵巢癌的成因暫時未能完全明瞭,惟相信與卵巢長時期不斷排卵有關。患者常見的症狀,包括肚脹、腹部不適、小便頻密、大便困難及食慾變差等。

卵巢癌位列本港女性常見癌症第6位,然而死亡率為婦科癌首位!初期症狀不明顯,加上復發率高,令死亡率更高。

「卵巢癌死亡率高,是因為早期卵巢癌並無明顯症狀,難以發現。而且卵巢位於盆腔內,無法直接觀察,為檢查帶來一定困難。」謝醫生表示,「85%晚期卵巢癌患者在一線治療後會出現復發,而在每次復發後,患者存活期都會下降。如何更早地發現卵巢癌,並且有效防止復發,及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一直是臨床上的目標。」

謝醫生又出,近年卵巢癌治療有很大的進步,除了手術,放射治療及全身性治療,患者在完成治療過程後,可以利用維持治療來進一步控制病情,「臨床數據顯示,以標靶藥物作維持治療有效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以口服標靶藥作維持治療費用不菲,美國國家綜合癌症網絡(NCCN)、歐洲醫學腫瘤學會(ESMO)及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的卵巢癌治療指南,已把維持治療包括PARP蛋白抑制劑納入指引內。另外,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NICE)、蘇格蘭醫藥聯盟(Scottish SMC)及加拿大健康藥物和技術署(CADTH)等,都已撥款把卵巢癌維持治療PARP蛋白抑制劑納入資助藥物名單中。

(左起)婦科腫瘤科專科謝嘉瑜醫生、患者黎女士及卵巢癌關愛組代表黃敏兒。
生活

乳癌二合一新藥對付癌細胞

很多東西都有二合一,例如洗頭水、即沖奶茶咖啡等都有二合一的款式,這些二合一為大家帶來方便;而藥物亦有二合一,它帶來的不單是方便,藥效亦會提高。例如治療乳癌的二合一藥物,將標靶藥化療藥二合為一,稱為「ADC藥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抗體藥物複合體),令晚期HER2乳癌病患者有新的藥物選擇。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表示,乳癌個案之中約有20%屬於HER2型乳癌。「HER2即第二型的『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是一種能促進細胞生長的蛋白,存在於正常的乳房細胞表面,但數量不多。當HER2基因出現突變,錯誤地製造過多的HER2蛋白,就會令乳房細胞不斷增生,最後變成腫瘤。HER2乳癌一般較惡、分裂能力強、較易轉移。」

過往,單單使用傳統的化療藥治療HER2型乳癌效力並不太顯著,直至出現了針對HER2型乳癌的標靶藥,才為病人帶來希望。

「現時,針對晚期(第四期)HER2型乳癌,標準的第一線治療是雙標靶加化療,即兩隻針對HER2乳癌的標靶藥和化療藥一起使用,已證實有效,但始終隨著時間亦有機會逐漸失效,腫瘤再度增大或轉移,因而需要改用第二線、第三線藥物。」盧醫生說,「但過往,當用到第三線藥物,很多病人都會感到沮喪,因腫瘤往往得不到太持久的控制,以月份計一般只有單位數,即不足10個月便又開始失效,腫瘤再度惡化,影響病人的生活質素。」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2019年,美國食物及藥品管理局(FDA)批准了第二代ADC抗癌藥,效力比第一代大大提升,盧醫生比喻說,「ADC有如一個很厲害的戰士,帶著一隊士兵衝向癌細胞,然後展開一場大戰。而第一代ADC可能是一個將軍帶著三、四個士兵,新一代則是一個將軍帶著七、八個士兵。」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更可利用標靶藥的特性,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研究顯示,約6成患者使用新一代ADC後,腫瘤可達完全消失或縮小的狀況,更有約6%患者在使用後腫瘤完全消失。用於晚期HER2型乳癌的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可達至雙位數月份,大約16個月,對病人是一個好消息。」盧醫生引述相關研究表示。

很多晚期乳癌的患者都有消極悲觀情緒,擔心無藥可治。其實醫學發展一日千里,近年抗癌藥物選擇亦多了很多,令病友們帶來新希望,生活質素也因而改善。如有任何疑惑,可向你的主診醫生諮詢,一同尋找出路。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血尿誤作尿道炎 需留意患膀胱癌

男性和女性,患膀胱癌的數字相差不遠,但女性膀胱癌是一個特別值得關注的問題,因為女性一般較容易有尿道炎和血尿,所以不時會看到女性膀胱癌病人因血尿求醫,卻被當作是尿道炎,導致延遲了確診。所以,女性膀胱癌平均要到較後階段才被發現,對治療成效造成影響。

膀胱癌的治療方案要考慮很多因素,首先考慮確診時的期數。本港發現的膀胱癌個案,約有三分之二屬於「非肌肉入侵性」,即相當於早期;其餘則屬於「肌肉入侵性」,即相當於第二期或以上。治療上分別很大:

女性一般較容易有尿道炎和血尿,所以不時會看到女性膀胱癌病人因血尿求醫,卻被當作是尿道炎,導致延遲了確診。

「非肌肉入侵性」膀胱癌 —— 常用療法包括利用膀胱內窺鏡將可見的腫瘤組織刮清,這療法很多時要配合輔助治療,例如「膀胱卡介苗灌注」,利用卡介苗吸引免疫細胞去到膀胱,繼而殺死腫瘤細胞。這療程一般需要一至兩年時間。

「肌肉入侵性」膀胱癌 —— 基本上會考慮以手術切除膀胱,傳統標準是全膀胱切除,「以絕後患」,但切除後沒有了膀胱,很多時就需要在肚皮上開一個造口,以人工引流的方式排尿,即俗稱「孭尿袋」。

近年亦發展出兩種較新的做法:全膀胱切除後,利用病人的小腸重造一個人工膀胱,連接著兩邊輸尿管,避免了「孭尿袋」;或考慮膀胱保留手術,即以內窺鏡局部切除膀胱,餘下的膀胱接受五至六星期的放射治療,很多時也會配合化療,希望清除腫瘤的同時也可替病人保留膀胱。

臨床腫瘤科專科李兆康醫生
中醫攻防-李灼珊中醫師-每週五, 專欄

溫補祛內寒 治癌療效顯著

癌症屬於寒毒寒邪,現代醫學好似也感覺到的,西醫會採用電療化療,但電療和化療太傷細胞了。正常細胞和寒毒細胞全都電死了,也不是好的方法。告訴你們:在臨床上,用溫補祛內寒的中藥,才是拯救病人的最好方法,癌細胞會經不起能強壯身體和溫暖身體的中藥而溶解。用中藥溫解寒毒,將看到身體上的腫物在我的面前消失。

西醫採用電療化療,但電療和化療太傷細胞,正常細胞和寒毒細胞全都電死了,也不是好的方法。

以下一些腫瘤病例,治療效果非常好。

病例一:82歲,男性,頸部甲狀腺部位,腫瘤有芒果般大,不規則,堅硬無比,大得很快。不願意去西醫檢測,直接到診所看中醫。因中醫起初亦信心不大,故一診二診未見效果。家人叫中醫勸他找西醫檢查,但他堅決不去,因為他知道入了醫院後就不能再出院了,而且會在醫院死得很慘。在他的堅持下,中醫改了藥方,他每次要藥13包。服完改了藥方的13包後,覆診時他的腫瘤明顯細了,後覆診幾次,一個芒果大的腫瘤在眼前消失了。效果之快是中醫也沒有預料到的。

病例二:跟著又有一位女士的甲狀腺腫瘤,2cm x 2cm大,圓型、質硬、可上下推動。不敢去西醫處檢查,每次5劑中藥,覆診第3次腫瘤軟化了,第5次腫瘤消失。效果明顯及快。現再跟著有3個子宮瘤接受治療,現要等她們在西醫的檢查結果。

香港註冊中醫,中醫內科博士李灼珊
View 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