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心理治療

專欄, 提起精神-張漢奇精神科醫生-隔週二

賭博成病 需食藥治療

處理病態賭博,首先需要診斷。因為這不是一種生理上的病,所以主要靠評估,第一是看看病人有沒有其他情緒病,例如每每在情緒高漲時就會賭錢,這類反而未必算是病態賭博,有時只要幫病人紓緩和平伏了情緒,賭博的行就會減少。

若根據美國的《精神病診斷與統計手冊》評估過判斷是病態賭博,通常會用藥物治療再加心理治療。

藥物治療有很多種,例如有很多不同的研究相信,有部分病態賭博是和衝動相關,一時控制不了自己的感覺,很想去賭,這類個案若以高劑量的血清素治療有機會可以減輕。另外也有其他藥物,可針對不同的情況。

心理治療方面,病態賭博的病人在心理上的核心問題,其實是依賴,就像有些人對酒精的依賴,即是說只要一段時間不飲酒就會周身不舒服,坐立不安。病態賭徒也類似,一段時間不賭博便周身不舒服,而且會覺得「我可以贏,我可以把之前輸的追回來」。

在這種心態下,和酒癮一樣,開頭每注一千元已經十分緊張,足夠過癮。但當賭得多,久而久之可能要每注二千、三千甚至上萬元,才能提供足夠的過癮,所以需要心理治療。例如認知行為治療,就是其中一種常會用到的療法。

病態賭博和大部分病一樣,愈早開始治療效果愈好。

病態賭博和大部分病一樣,愈早開始治療效果愈好。而病態賭博其實大部分是有迹可尋的,例如,病態賭博病人的生活基本上就是為了賭錢,不會有其他興趣,沒興趣和自己的小朋友玩、沒興趣和父母去飲茶,賭錢成為他們唯一的興趣,而且所賭的金額愈來愈大,最後影響自己的工作。

當一個人有類似以上情況,雖然不一定已患上病態賭博,但若你想幫他的話,就應該盡量勸他去看醫生,而一些志願機構也會為懷疑病態賭博人士提供協助。

精神科專科張漢奇醫生
專欄, 輔心漢-萬家輝心理學家

你懂得活在當下?

世界不停在進步改變,心理治療也不例外。

過去的一個世紀,主流的心理治療經歷數次重大的改變,自心理分析到行為治療,再到現在的認知行為治療,當中的理論基礎與治療手法,都與同時期的社會環境都是息息相關。

到了今天,世界進入了一個新階段,人對社會、環境、生活方式,都有了很不同的看法。生活由貧乏到充裕;再由充裕到簡樸,很多人的價值觀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而這亦間接影響着心理治療的取向。

要於這個大時代中安身立命,學會接納及活在當下,變得加倍重要。

就在這個時期,心理治療也開始有了一些變化。最近在國內外都興起了以靜觀為本的心理治療,如靜觀認知療法、靜觀減壓療法、辯證行為治療、接納及承諾治療等等,而筆者就是接納及承諾治療的支持及推動者。接納及承諾治療簡稱為ACT,它主張人無須與困擾的情緒或認知糾纏,更無必要強行控制或壓抑負面的感受;相反人應學習與不同的情緒感受及認知相處,好好接納它們的存在而非將它們趕出腦外,並減少跟情緒掙扎或搏鬥,騰出時間並承諾放於對自己人生更有價值的事情之上,使人生過得更有意義。

依筆者的觀察,ACT某程度上是回應着現代社會的改變,我們正面對與從前很不一樣的環境,病毒、封城、污染、暖化、戰爭、對立、燥動不安等等,都成為了現今世界的問題,而我們每天面對的問題,亦比從前更加複雜多變。要於這個大時代中安身立命,學會接納及活在當下,變得加倍重要。而專注地過着對自己認為有價值的生活,可能才是現化人心理需要的出路。

萬家輝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萬家輝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