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心肌梗塞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港產AI程式可預測心臟病風險

「預防勝於治療」是傳統智慧,對於心臟病來說尤其重要,因為2020年本港因心臟病死亡(大部分屬心肌梗塞)的人數有6,561人,死亡率較2019年上升6.5%。而曾患心肌梗塞的患者,再次發生心血管病變的風險也會較高。假設有一個方法,可得知每個香港人未來十年出現心血管病變的風險,高風險者立即作出積極預防,肯定有助減少每年因心臟病死亡的數字。

早前,香港大學醫學院、護理學院、公共衞生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的團隊,聯同政府創新及科技局,以AI人工智能研發出「華人個人化心血管疾病風險評估分數」,簡稱P-CARDIAC。它是一個全新的預測模型,只要輸入個人病歷,便可精準預測未來十年的心血管病風險,亦可根據個人需求和醫生商議,制訂個性化的預防方案。

類似的預測模型在全球其實有不少,但大多是以針對白種人的研究數據為基礎,對亞洲人未必適用。即使中國國內現有的心血管疾病預測風險模型「中國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血管疾病風險預測研究」(China-PAR),整合了國內多個中心的數據,包括腰圍、來自南北方、城鄉和心腦血管疾病家族史等資料,涵蓋15個省市共12.7萬人,由於當中涵蓋香港的數據仍相對較少,未必完全適用於本港。

P-CARDIAC則是針對港人數據而設,可以進行個性化預測,單來說就是「預測及預防」,即及早識別港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並介入治療。

P-CARDIAC則是針對港人數據而設,可以進行個性化預測,包括:考慮個別患者的情況、預測結果會按時間發展而有所調整。簡單來說就是「預測及預防」,即及早識別港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並介入治療。若能用於普查,長遠目標是可減少本港25%因心血管疾病導致早逝的個案,對市民健康非常重要。

本港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人口老化勢必會導致心臟病個案增加,對未來的社會醫療造成沉重負擔。因此,本港極需有準確的風險評估工具,為市民評估心臟病風險(包括初次病發復發),然後根據個別人士的風險評分作出預防。期望P-CARDIAC可發揮最大的作用,為香港人健康提供更好的保障。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及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徐詩鈴博士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高血壓急症須即時入院

高血壓被視為隱形殺手,因為很多時身體沒有明顯症狀,往往在體檢時才發現,或因要醫治心臟病腎病時才給檢測出來。一些因內分泌疾患而繼發高血壓的患者,及控病不佳或延醫的原發性高血壓人士,更會容易出現血壓飆升不降的「高血壓急症」,如不及時送院急救,可導致器官衰竭,令性命有危險。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2019最新的指引,血壓類別為:

一、正常(收縮壓<120mmHg,舒張壓<80mmHg)

二、升高(收縮壓120-129mmHg,舒張壓<80mmHg)

三、一期高血壓(收縮壓130-139mmHg,舒張壓80-89mmHg)

四、二期高血壓(收縮壓 ≥140mmHg,舒張壓 ≥90 mmHg)

以上類別應基於至少在兩個不同場合進行的多於兩個讀數來確認。惟一旦血壓急升至異常高的水平,便會達至高血壓緊急狀況,一般定義為收縮壓大於180 mmHg,或舒張壓大於120 mmHg,可能伴隨輕微頭痛胸悶等症狀。

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便會導致包括心、腦、大動脈及腎臟等主要器官受損,稱之為高血壓急症,患者會出現頭暈、劇烈頭痛、頭暈、嘔吐、或甚呼吸困難等症狀,身體狀況非常危險,或會演變成主要器官衰竭、高血壓腦病變等嚴重併發症。由於情況危急,高血壓急症患者須入深切治療部留醫,醫生會密切監察患者血壓,並用靜脈注射血壓藥,令患者在短時間內降低血壓,但同時降血壓速度又不能過急,因若血壓急跌會令主要器官供血不足,可造成急性腎損傷、缺血性中風、心肌梗塞,令病情進一步惡化。因此,治療目標是在短時間內,把血壓降至收縮壓(上壓)貼近160mmHg、舒張壓(下壓)貼近100mmHg,然後逐漸降至正常血壓。

近年高血壓漸有年輕化趨勢,不再是「老人病」,應趁年輕養成良好生活習慣。

高血壓急症好發於本身因有分泌疾病、腎病而容易血壓高的患者,另一類高危人士,則是長期不依時服藥,或對高血壓治療及生活改善上置之不理的慢性高血壓患者。因此,要預防出現高血壓急症的情況,無論是原發抑或繼發高血壓的患者,必須遵從醫生指示,定時服用降血壓藥,及定時量血壓,身體如有不適或發現血壓有異常,須及早求醫。

近年高血壓漸有年輕化趨勢,不再是「老人病」,應趁年輕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包括日常多做運動,充足睡眠,良好飲食,減少攝取鹽、糖、脂肪和加工食物、多進食高纖食物如蔬菜和水果,減少攝取酒精,戒煙,控制體重,避免過度操勞及情緒太波動,均可有效減低患上高血壓的風險。

香港港安醫院荃灣急症科顧問醫生羅志榮
生活

預防心血管病3大方案

近年醫學研究已確認,低密度膽固醇過高,是導致心血管疾病的一個主要風險因素。而且根據歐洲心臟協會的2019年指引,已確診心血管疾病被列為極高風險患者,他們的目標低密度膽固醇水平為1.4mmol/L以下,並把低密度膽固醇水平控制至原來的一半或以下。

可是,香港大學以港島西聯網的心血管病患者數字得出,超過九成心肌梗塞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等降膽固醇藥物,但只有25.8%出院接受一年治療後,其低密度膽固醇可控制於目標水平內,情況令人擔心。加上近年整體心血管死亡個案數字有所上升,因此,香港大學與生物科技公司安進香港合作,推出三大方案,希望以「三管齊下」的方法減低港人心血管疾病首次發病及復發風險。

人工智能預測作一線預防

到底港人的心血管病風險有多高?歐洲心臟協會歸納出現有最少16個估計心腦血管疾病風險模型,但港大醫學院護理學院及公共衞生學院助理教授徐詩鈴博士指,目前國際上未有能針對港人情況的模型,「欠缺以本地數據的模型,難以精準預測本港患者的心血管疾病風險。」

有見及此,第一個方案是香港大學聯同香港創新及科技局研發心血管疾病預測風險模型,即華人個人化心腦血管疾病風險評估分數(P-CARDIAC),以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出香港首個深度預測心腦血管疾病風險模型。利用P-CARDIAC,可以更精準預測香港一般市民患心腦血管疾病的風險,作為一線預防。

至於二線,即預防復發,港大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副教授兼藥物安全及應用研究中心研究主管陳慧賢博士指出,計劃中第二個方案是香港大學收集逾1.8萬名在2003年至2016年期間,於港島西聯網患相關疾病患者的數據。陳慧賢博士指出:「有近七成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藥物,當中超過九成心肌梗塞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等降膽固醇藥物。但當中僅25.8%心肌梗塞患者在出院後接受一年治療,其低密度膽固醇水平可控制於目標水平。」

醫學研究已確認,低密度膽固醇過高,是導致心血管疾病的一個主要風險因素。

「心安你得」應用程式連結醫生患者

為幫助患者密切監察他們的身體情況,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心臟科蕭頌華教授解釋第三個方案,「推出『心安你得』手機應用程式的目的,是為了讓心肌梗塞患者可隨時隨地了解自己的身體情況和進行視像復康計劃,從而增加他們對復康的依從性,更頻密接受血脂測試,並按情況調整治療方案,以預防再次因心臟病發或中風的風險,及減少再入院或死亡個案。」

患者可透過手提心電圖儀器測量身體數據,其數據會即時上載至手機應用程式並即時進行分析,患者及醫生可同步掌握相關結果。患者的心血管因素控制分為九項,如壞膽固醇、好膽固醇、體重、收縮壓、舒張壓、脈搏等。若結果顯示紅色,即代表有風險因素,系統會提醒患者及醫生注意,從而作出相應的調整,包括考慮調整用藥劑量。

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心臟科蕭頌華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