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情緒

專欄, 提起精神-張漢奇精神科醫生-隔週二

艾氯胺酮噴鼻劑治頑固抑鬱

據估計,抑鬱症大約佔本港人口的8-10%。當一位患者確診抑鬱症,醫生一般會處方抗抑鬱藥,讓患者服食一段時間後,若發現抗抑鬱藥有效,便會繼續處方;但若服食一段時間後發覺療效不理想,便可能會轉用另一隻抗抑鬱藥。萬一轉了藥再服食一段時間後,療效仍不理想,便可能會定義為「頑固性抑鬱症」(treatment resistant depression),又稱「難治性抑鬱症」,大約佔所有抑鬱症之中的三分之一。

過往,對於頑固性抑鬱症,可加入有助穩定情緒的鋰劑或其他精神科藥物,又或以2-3種抗抑鬱藥同時使用。此外,腦電盪治療、腦磁激等,也是會用到的方法。

還有一種於2021年初引入香港的新方法,是艾氯胺酮(Esketamine)噴鼻劑。艾氯胺酮是「K仔」氯胺酮的對映體,「簡單來說就是在氯胺酮中提煉出更有效力的藥物,而絕不等同於「索K」。

對於頑固性抑鬱症,可加入有助穩定情緒的鋰劑或其他精神科藥物,又或以2-3種抗抑鬱藥同時使用。

以往用於治療抑鬱症的藥物,主要作用是調節腦內分泌,一般見效較慢,可能開始用藥至少兩星期才可見效。但艾氯胺酮噴鼻劑的藥效則相對較快,一般可於即日內紓緩抑鬱症症狀,甚至減輕輕生念頭。

它的原理是針對腦部的神經傳遞物質,修復和改善細胞之間的連繫。不過艾氯胺酮亦有副作用,用藥後一至兩小時內可能出現頭暈頭痛、解離(思緒混亂,似元神出竅或魂遊太虛的感覺)、腸胃不適等副作用,所以目前使用指引是噴鼻後兩小時內需受醫護人員的監察,確定沒有受副作用影響後才可離開。療程方面,首4星期每星期噴兩次,之後則每星期噴一次,以維持療效。

精神科專科張漢奇醫生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高血壓急症須即時入院

高血壓被視為隱形殺手,因為很多時身體沒有明顯症狀,往往在體檢時才發現,或因要醫治心臟病腎病時才給檢測出來。一些因內分泌疾患而繼發高血壓的患者,及控病不佳或延醫的原發性高血壓人士,更會容易出現血壓飆升不降的「高血壓急症」,如不及時送院急救,可導致器官衰竭,令性命有危險。

根據美國心臟協會2019最新的指引,血壓類別為:

一、正常(收縮壓<120mmHg,舒張壓<80mmHg)

二、升高(收縮壓120-129mmHg,舒張壓<80mmHg)

三、一期高血壓(收縮壓130-139mmHg,舒張壓80-89mmHg)

四、二期高血壓(收縮壓 ≥140mmHg,舒張壓 ≥90 mmHg)

以上類別應基於至少在兩個不同場合進行的多於兩個讀數來確認。惟一旦血壓急升至異常高的水平,便會達至高血壓緊急狀況,一般定義為收縮壓大於180 mmHg,或舒張壓大於120 mmHg,可能伴隨輕微頭痛胸悶等症狀。

如果情況繼續惡化,便會導致包括心、腦、大動脈及腎臟等主要器官受損,稱之為高血壓急症,患者會出現頭暈、劇烈頭痛、頭暈、嘔吐、或甚呼吸困難等症狀,身體狀況非常危險,或會演變成主要器官衰竭、高血壓腦病變等嚴重併發症。由於情況危急,高血壓急症患者須入深切治療部留醫,醫生會密切監察患者血壓,並用靜脈注射血壓藥,令患者在短時間內降低血壓,但同時降血壓速度又不能過急,因若血壓急跌會令主要器官供血不足,可造成急性腎損傷、缺血性中風、心肌梗塞,令病情進一步惡化。因此,治療目標是在短時間內,把血壓降至收縮壓(上壓)貼近160mmHg、舒張壓(下壓)貼近100mmHg,然後逐漸降至正常血壓。

近年高血壓漸有年輕化趨勢,不再是「老人病」,應趁年輕養成良好生活習慣。

高血壓急症好發於本身因有分泌疾病、腎病而容易血壓高的患者,另一類高危人士,則是長期不依時服藥,或對高血壓治療及生活改善上置之不理的慢性高血壓患者。因此,要預防出現高血壓急症的情況,無論是原發抑或繼發高血壓的患者,必須遵從醫生指示,定時服用降血壓藥,及定時量血壓,身體如有不適或發現血壓有異常,須及早求醫。

近年高血壓漸有年輕化趨勢,不再是「老人病」,應趁年輕養成良好生活習慣,包括日常多做運動,充足睡眠,良好飲食,減少攝取鹽、糖、脂肪和加工食物、多進食高纖食物如蔬菜和水果,減少攝取酒精,戒煙,控制體重,避免過度操勞及情緒太波動,均可有效減低患上高血壓的風險。

香港港安醫院荃灣急症科顧問醫生羅志榮
專欄, 提起精神-張漢奇精神科醫生-隔週二

抑鬱症有樣睇?

抑鬱症,據估計,大約佔本港人口的8-10%。雖然抑鬱症數字是整體持續上升,但其實會受很多環境因素影響,例如經濟、社會動亂,新冠疫情等等,都有可能增加抑鬱症個案。

世界衛生組織在多年前估計,到了2020年,抑鬱症會成為全球頭號病症。當時沒有人能預知2020年會爆發持續不退的疫情。現時雖未有2020年後最新抑鬱症數字,但臨床上的確發覺,抑鬱症的影響比過往更大。若不幸患上抑鬱症,會逐漸開始損害日常生活功能,若不適當治療,隨著病情發展,會引致自殺危機明顯增加。事實上,抑鬱症是可治之症,如患者能及早接受治療,大部分病人可以痊愈,回復正常的生活。

抑鬱症並不是一種單純的情緒問題。人體腦內有數以億計的腦細胞,細胞與細胞之間在信息交換時需要靠一些分泌物質來傳遞,如果腦部分泌的化學傳遞物質失衡,便可能引發抑鬱症。所以抑鬱症其實包含有生理上的病變,亦因此有機會以藥物糾正。最重要是及早發覺,開始處理。

抑鬱症,約佔本港人口的8-10%。雖然數字是整體持續上升,但其實會受很多環境因素影響,例如新冠疫情等等,都有可能增加抑鬱症個案。

根據美國精神醫學會的診斷標準,抑鬱症的定義是:病人於持續兩星期以上,有5個或以上既定的生理或心理症狀,當中必須包括「情緒低落及/失去動力」,其他症狀包括:

身體方面 —— 頭痛失眠、身體虛弱、胸口感到翳悶/不適甚至感到呼吸困難、腸胃不適/消化系統失調、失去活力並常感到疲倦、多夢、睡醒後覺得好像沒睡過一樣、周身骨痛。

精神方面 —— 心情煩躁易發脾氣、精神緊張難以鬆弛、情緒低落及/失去動力、對事物失去興趣、腦裡不停想著不愉快的事、覺得自己沒有用、自卑或自責、難以集中精神、覺得將來沒什麼希望、覺得不想做人/有自殺念頭。

以上症狀,很多時都是出於病人的主觀感覺。若出現多項以上的症狀,包括情緒低落及/失去動力,而持續超過兩星期,建議諮詢醫生,作出評估。

精神科專科張漢奇醫生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疫情下家庭困獸鬥怎辦?

疫情愈見嚴峻,很多家庭都寧願留在家裡,尤其是家裡有老有嫩的家庭。因為一家人多了時間在家,互相看到很多的問題,而一直存在的問題都因為過多時間相處而放大了。加上抗疫疲憊令大家心情煩躁,天天憂心自己會「中招」,情緒起伏大,令大家的包容度顯得更低。

父母都要在家工作,眼見孩子上網課時的不專心模樣已很氣結,又不可在上課時即時責罵已氣上心頭;上課沒心機下課對著平版電腦打機卻精神起來,為了讓孩子不礙自己工作,惟有讓孩子放題打機,久而久之打機已成為孩子的生活日常,很多家長會為要孩子這些壞習慣就打打鬧鬧,然而這方法沒有令孩子放棄打機,只會將家裡氣氛弄得更僵破壞親子感情。我一直覺得這並不是孩子的問題,而是家長一直一來的處理方法。如果本身家長都把電子產品「開通」了,要有效地減少難度就會提高了。如果孩子有別的興趣,例如看書畫畫,他們花在電子產品的時間就會相對減少。

長者退休後正享受黃金人生,以往都很多社交活動,可以天天和朋友飲茶閒談,亦會到長者活動中心上興趣班,多姿多采。面對來勢洶洶傳播力極高的第五波疫情,不單活動「清零」,而且長者幼兒及長期病患者成為高危一族,令家中長老不期然擔心自己隨時「中招」,憂心忡忡心情低落,常常為小事就大發脾氣令家人無所適從。長者常常會有「不想麻煩仔女」的心態,有心事有問題總想自己解決。這個艱難時光,不妨安排一些家庭活動,例如可以一起包餃子,和孩子一起下棋,閒談間可以和長者們談談笑笑,讓他們可以放下不安,投入愉快的家庭生活。

一家人多了時間在家,互相看到很多的問題,而一直存在的問題都因為過多時間相處而放大了。

面對「疫」境,大家天天擠在屋中,難免有些家庭衝突;最好的處理方法其實是儘量給大家空間,即使家裡環境不許可,也可以安排孩子在房間,自己在客廳。如果可以的話,不妨到樓下走走,即使20分鐘也足以放鬆心情,亦可以是兩夫妻、兩父子、兩母女專屬的小時光,這亦可以為天天黐在一起而產生的壓力紓緩一下!

臨床心理學博士鄭穎珩
生活

中西合療有助舒緩癌病

隨著中醫學在香港日漸受到重視,香港人對中醫學了解更多,亦對中醫的信心大大提升,中西合療也成為部分香港癌症病人選取的方案之一。臨床腫瘤科專科蘇子謙醫生同時亦為一名註冊中醫,蘇醫生分享道:「中西結合治療,當然亦是因人而異、因病而異,對症下藥,好處在於可以互相補位,為病人找一個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免疫療法與中醫結合

蘇醫生說,中西合療治療癌症要解釋給市民大眾不易,他為我們分享了一個病人的例子:

一位70多歲的女病人患上肺癌,一直在接受免疫療法,雖然對她來說治療效果明顯,可是免疫療法的副作用令她全身長滿水泡,苦不堪言。「免疫療法令她身體的免疫系統紊亂,而且亦嚴重影響病人的生活質量,最後她本人決定停止免疫療法,但停藥後淋巴已開始脹大,意味著癌細胞漸漸活躍起來;病人之前亦試過化療,她認為副作用太辛苦,不打算再做,於是我們決定試試只用中藥為病人抑壓癌細胞。」

最初只用中藥時,效果不甚明顯,但幾個月後蘇醫生再為病人檢測癌細胞指數,發現幾近已達正常水平,她全身亦只是剩下一顆細細的淋巴腫瘤,做抽針亦發現沒有癌細胞了。「我給病人的只是溫和的中藥,所以我相信腫瘤仍然存在,只是癌腫瘤在身體裡僵持住,被中藥抑壓著;可以有這樣的效果,相信是因為病人之前做過免疫療法,藥物在身體中活躍了就長期有效。」這就是一個「中西合療,帶瘤生存」的好例子了。

中西結合治療,會因人而異、因病而異,對症下藥,好處在於可以互相補位,為病人找一個最適合的治療方案。

中醫防癌 情志最重要

中醫學說:「藥補不如食補,食補不如精補」,蘇醫生解釋這句的意思是與其食補品調理身體,不如好好管理自己的情緒,《黃帝內經》說的「思則氣結……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大概解釋是思慮太多人,就會氣血運行不順因而「氣結」。

中醫常說氣機鬱滯就會影響身體,蘇醫生亦表示,在中醫學上,乳癌胰臟癌等都有可能是情緒和抑鬱所引起,他認為長期處於情緒不佳的狀態會容易有癌症,所以預防癌症其中一個重點是放鬆心情,作息定時,就是中醫常說的「調情志」。

臨床腫瘤科專科蘇子謙醫生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童年影響一生

常常聽到很多人說「童年陰影」,不過大部分人都用來說笑,事實上童年經歷會影響到長大後的性格、價值觀以至人際關係。著名英國發展心理學家John Bowlby 的「依附理論」(Attachment Theory)指出「孩子和照顧者(如父母或其他監護人)的關係會影響他成長後與其他人相處模式。」

一般來說,孩子在嬰兒時期發出訊號的時候(例如肚餓、受傷了等等),父母/照顧者有沒有及時提供良好的回應,讓孩子覺得自己被照顧,這些都會成為孩子對於自己或是對其他人的應對模式,影響他的人格以及社會適應能力。在幸福和諧氛圍成長的孩子就能夠有很多的機會去觀察和模仿人與人之間如何相親相愛地相處,從而掌握了一些良好溝通技能。這些孩子一般會勇於表達自己的意見、願意和別人親近、對自己的評價高、以及會主動去接觸新鮮事物。

相反,童年時沒有這經歷的,又或是長期覺得自己被疏忽或是被拒絕,就會缺乏安全感。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不知道做一件事,會導致甚麼後果,因為沒有辦法預測,所以就有可能會非常害怕去嘗試。漸漸,他們會拒絕和陌生人交往、發生矛盾時退縮、對陌生人和陌生環境感到害怕、不願意上學等等。長大後,這些孩子就會需要從新學習這些相處方式。

安全感是照顧者需要帶給孩子心理健康成長的基石,他們在成長間得到家人朋友的認可,到有突發事情或者創傷,心理創傷會較易復原。

「只有幸福沒有悲痛與挫敗」的正向成長環境事實亦不存在;更重要是孩子需經歷過挫敗才能夠成長,並且逐漸理解和包容了小時候所受到的傷害。安全感是照顧者需要帶給孩子心理健康成長的基石,他/她要在成長間得到家人和朋友的認可,可以的話讓他們建立多點興趣,到萬一有突發事情或者創傷,受影響的程度會大大減低,心理創傷亦較易復原。

遭受過虐待的或過得很不幸福的童年中成長,成長後人際關係都會受影響;過去的痛苦經歷,不能隨時間忘記;不過隨著年紀,可以心理療程和方法嘗試處理壓抑的情緒,能找到合適自己人際關係模式,融入社會。

童年不是孩子自己自己選擇,作為家長或照顧者,打造一個情緒健康的環境,幫到的不單是孩子,更讓整個社會集結更多美好正能量

臨床心理學博士鄭穎珩
生活

別與骨質疏鬆混淆 骨枯無法逆轉

在不能遠遊的景況下,繼續眼睛想旅行,偶而看到古文明景點的出土古人駭骨照片,想起坊間總說骨頭是恆久不枯。的確,骨骼是人體最堅硬的器官,但與其他器官組織一樣,也需要血液供應養份和氧氣,而當骨頭的血液供應中斷或受阻,可導致骨枯,即骨骼組織壞死,令骨頭結構改變、塌陷,不但容易骨折,更可引起關節功能障礙,若不及早醫治,除了痛楚加劇,更可能逐漸失去活動能力。

骨枯的正式醫學名稱是骨骼缺血性壞死(avascular necrosis),可影響身體多個關節,包括常見的髖關節,以及膝關節、近手腕的手腕舟骨、肩膊關節、足踝關節,以至手腳的小關節,有時病灶可多於一個位置。此病初期未必會有明顯徵狀,但慢慢會有關節日益疼痛和乏力,並可演化成肌肉萎縮和嚴重關節炎,損害了關節功能,令患者活動及自理能力受創,日常起居亦可能需要別人輔助或照顧,甚至因而容易情緒低落。

很多原因可致骨枯,例如長期服食或注射高劑量的類固醇、有酗酒習慣、血管發炎或收窄、輻射後遺症、其他外來因素或疾患令血管堵塞、患上嚴重潛水病(又名潛水減壓症)或鐮狀血球症等,另也有因運動或意外造成斷骨,繼而誘發骨骼缺血壞死,但不少個案仍屬原因不明。

骨枯的症狀跟骨質疏鬆的有相似之處,兩種病容易被混淆,因此若有懷疑要盡早求醫斷症。

由於骨枯的症狀跟骨質疏鬆的有相似之處,兩種病容易被混淆,因此若有懷疑要盡早求醫斷症,可透過X光、磁力共振或同位掃描等來清楚檢測病灶是源於骨骼血液供應阻斷的骨枯,抑或骨質流失的骨質疏鬆。由於兩種病的形成機制不同,治療方案也有異,故及早確診,治療上可免走寃枉路。

對於已形成的骨枯,暫未有方法可令壞死的病灶起死回生,藥物治療主要以消炎止痛為主。不過,對於骨枯在早期的患者,現可利用核心減壓手術,在患處開一個洞,釋放骨髓內的壓力,幫助增加骨骼的血液供應,然後接續進行新骨移植,藉以恢復及保持骨骼功能。至於骨枯發生在髖、膝關節,並情況嚴重者,則可能需要更換人工關節才能回復正常生活。

骨枯難以預防,若不幸患上,平日要有足夠休息,避免關節勞損,適當的物理治療有助強化肌肉等組織以加強支撐關節。另一方面,有關類固醇可致骨枯的迷思令不少須用此藥的病友抗拒,其實只有長期需使用高劑量類固醇,才會有較大風險出現骨枯,而用於處理皮膚問題的外用類固醇藥膏,又或用於呼吸系統病的類固醇噴劑,只要按醫生指示使用,導致骨枯的可能性可說是微乎其微。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二人結婚變成三個家庭的事?

很多新人都以為結婚是兩個人的事,事實上一段婚姻連繫著三個家庭三代人。每個人自己原生家庭的家庭關係,父母孩子之間的相處,甚至兄弟姊妹間的關係,對整個人的成長會造成很大的影響,別以為這是名門望族的事,其平民百姓家都有著一個屬於自己的「家庭背景」,對整個人生亦影響深遠。

影響總是來自不知不覺間,家庭生活每日都在潛移默化每個成員。換個角度說會容易令人明白點,舉例說如果父母關係和諧的話,子女將來成家立室時就會有更大機會和自己的另一半有好的關係;相反,如果父母之間關係有矛盾,孩子將來就會容易和另一半有矛盾。造成這個循環影響最大的原因孩子們的成長時期,孩子常常都會成為了父或母其中一個較親迎的生活伙伴,所以當子女自己長大後有發展屬於自己的戀愛和婚姻關係時,他們心底裏亦放不下從小和父母相處的影子,所以就會大大影響了自己的婚姻關係。

A先生的孩提時代父母因為工作長期需要分隔兩地,直至最近父母皆退休了,兩夫婦才能真正住在一起,但長久沒有相處包容,生活上的矛盾不斷地發生。今天的A已有自己的太太和孩子,但因為退休父母的相處矛盾,讓他幾乎天天都回老家,花了很多時間去開解父母,處理兩老之間生活習慣和思維上的分歧,顧此失彼下就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妻子了。

如果父母關係和諧的話,子女將來成家立室時就會有更大機會和自己的另一半有好的關係;相反,如果父母之間關係有矛盾,孩子將來就會容易和另一半有矛盾。

家庭就像缺了一隻角,A先生妻子也不自覺地將情感和注意力偏向子女身上。及後妻子發現孩子成績愈來愈差,更伴隨著很多如上課時不專心和情緒不受控等的問題,讓夫婦不得不一起正視問題。雖然A和妻子在表面看來沒分別,人前人後仍然夫妻身份,但親子感覺特別敏銳,孩子已感受到父母關係愈來愈疏離。

這情況可能是孩子們看到了父母之間出現很多問題,會不自覺地希望吸引父母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尤其忽略了自己的一方,最常見就是讓自己不聽話學業下滑,因為通常學業問題最易令父母緊張起來,是父母目標最一致的時候。

專欄, 輔心漢-萬家輝心理學家

研究發現愈坐愈易患抑鬱

很多都市人都是坐着工作的,特別是在這次COVID-19疫情期間,很多人都是留在家工作,而他們都是長時間坐在電腦前的。

為了探討長期坐着對身心及情緒的影響,美國就有研究人員對3,000 多名研究參與者進行調查。研究員要求參與者報告他們不同活動上所花的時間,當中包括了坐着、看電腦屏幕和運動鍛煉等等,同時研究員也紀錄了他們這些行為,與COVID-19疫情發生之前的分別。另外,研究員亦使用標準的臨床量表來測試參與者心理健康的變化。調查數據顯示,相比疫情發生前,參與者在疫情發生後的身體活動,平均減少了大概32%。而在疫情發生後,參與者亦明顯地感到更加沮喪焦慮和孤獨。

一點點的運動,也可以改善我們的情緒和心理健康。

隨後研究人員繼續觀察參與者的行為和心理健康,試圖找出會否隨時間發生變化。他們發現在調查進行的八週後,隨着適應了疫情下的生活,大部份人的心理健康都有所改善。但對於那些長時間坐着不動的人來說,他們的抑鬱症狀卻不會像其他人一樣慢慢恢復。數據更指出,那些每天大部分時間都是坐着的人,他們心理健康改善的速度顯得異常緩慢。

由這個結果可以知道,長期坐着和心理健康之間是有關聯的,那就是:更抑鬱的人會坐得更多;或者坐得更多的人會變得更抑鬱。因此我們瞭解到,即使是一點點的運動,也可以改善我們的情緒和心理健康,而我們也應該更努力嘗試將運動融入日常生活當中。

為了自己的身心健康,今天起就嘗試少一點坐着、多一點運動,使生活過得更積極更精彩吧!

臨床心理學家萬家輝博士

專欄, 輔心漢-萬家輝心理學家

你懂得活在當下?

世界不停在進步改變,心理治療也不例外。

過去的一個世紀,主流的心理治療經歷數次重大的改變,自心理分析到行為治療,再到現在的認知行為治療,當中的理論基礎與治療手法,都與同時期的社會環境都是息息相關。

到了今天,世界進入了一個新階段,人對社會、環境、生活方式,都有了很不同的看法。生活由貧乏到充裕;再由充裕到簡樸,很多人的價值觀都有了很大的變化。而這亦間接影響着心理治療的取向。

要於這個大時代中安身立命,學會接納及活在當下,變得加倍重要。

就在這個時期,心理治療也開始有了一些變化。最近在國內外都興起了以靜觀為本的心理治療,如靜觀認知療法、靜觀減壓療法、辯證行為治療、接納及承諾治療等等,而筆者就是接納及承諾治療的支持及推動者。接納及承諾治療簡稱為ACT,它主張人無須與困擾的情緒或認知糾纏,更無必要強行控制或壓抑負面的感受;相反人應學習與不同的情緒感受及認知相處,好好接納它們的存在而非將它們趕出腦外,並減少跟情緒掙扎或搏鬥,騰出時間並承諾放於對自己人生更有價值的事情之上,使人生過得更有意義。

依筆者的觀察,ACT某程度上是回應着現代社會的改變,我們正面對與從前很不一樣的環境,病毒、封城、污染、暖化、戰爭、對立、燥動不安等等,都成為了現今世界的問題,而我們每天面對的問題,亦比從前更加複雜多變。要於這個大時代中安身立命,學會接納及活在當下,變得加倍重要。而專注地過着對自己認為有價值的生活,可能才是現化人心理需要的出路。

萬家輝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萬家輝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