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放射治療

生活

無明顯症狀最惡腦癌 可致患者突昏迷兼失憶

2016年10月某天,當時34歲的Tunie突然昏迷,不省人事,家人緊急將她送院,入院後需即時接手緊急開腦手術,並發現裡面有一個腫瘤!為了這個腫瘤,Tunie在手術後至今再接受了30次的電療,以及多次化療

甚麼腫瘤這樣厲害呢?原來是一種名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腦癌,在本港屬於罕見癌症之一,也是被稱為「最惡的腦癌」。

Tunie憶述說,在突然昏迷那天之前,其實沒有甚麼明顯症狀,最主要的是頭痛,但這已是她多年來的問題,「而另一個較明顯的症狀是異常疲倦,其實在昏迷前的整個9月份,我上班已經不停遲到,過往我是很少遲到的,但這個月開始,每天早上起床後即使換好衫、化好妝,也可以疲累到重新躺到床上睡覺,有時睡到早上11點才醒,遲了半天才上班。但我一直以為只是工作多,身體疲累,沒有特別理會,結果那天就昏迷了。到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醫院的病床上,身體接駁著多款醫療器材,而這天已是我入院後的一星期,手術也已經完成,整整一個星期的記憶我全都失去了。」

她表示,從病床上醒來後,過了一段時間才知道自己所患的「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原來難以根治,不少患者更只有一年多的壽命,「我當時想,病發昏迷做了手術,切除了大部分腫瘤再醒過來,至少已過了一關。既然過了第一關,當然也有機會繼續過關。」所以她其後積極接受電療及化療,至今已經超過5年,而根據統計,「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患者的5年存活率其實只有約3%。

香港罕見疾病聯盟會長曾建平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患者和其他罕見病患者一樣,面對最大的挑戰是坊間的資訊不足,而相關疾病的臨床研究亦較少,而即使有針對性藥物價格亦會非常昂貴。

「罕見病的意思,泛指發病率比較低,患者人數較少,但其實罕見病有很多種,總數加起來的患者人數絕對不少。而罕見癌症也是罕見病的其中一種,發病率低到甚麼程度才算是罕見癌症,歐洲和美國都有不同定義,而香港更加未有明確定義,所以我們希望政府可以多點關注這種病的患者。」曾建平表示。

香港神經腫瘤科學會代表、神經外科專科何文傑醫生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成因仍未清楚,已知的高風險因素是接觸高劑量輻射,至於長期使用電子產品、吸煙或其他飲食習慣等,都可能是相關因素,但未被證實。

「這病其實有不少症狀,例如會引起癲癇發作、噁心、頭痛、視力減退、記憶力問題等,但症狀往往較輕微,亦不算太典型,所以很容易被忽略。治療方面,傳統上盡量以外科手術切除,然後視情況以化療、放射治療甚至標靶藥物等提升治療效果。近年較新式的還包括腫瘤電場治療,研究發現,對比起只接受化療的患者,若同時接受腫瘤電場治療及化療的患者,中位存活期可延長約5個月。」何醫生表示。

原來是一種名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腦癌,在本港屬於罕見癌症之一,也是被稱為「最惡的腦癌」。

香港神經腫瘤科學會副會長、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丘德芬指出,2019年本港有「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新症137宗,其中以男性略多。

「其實本港已累積了關於這病14年的數據,綜合這些數據,本地確診這種癌症的年齡中位數為57歲,即臨近退休,一般人準備休息享福,誰知突然發覺患上這種罕見癌症。」數據顯示,超過五成的患者存活期不足一年,而存活期超過24個月的患者更只佔總數的20%。

2019年4月,「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的化療藥物已納入醫管局藥物名冊的專用藥物,讓患者更容易負擔化療費用。而今年第一季起,醫管局轄下7家公立醫院亦開始提供腫瘤電場治療的免費配額,讓有經濟需要的患者有機會接受治療。

三位講者都表示,「多形性膠質母細胞瘤」雖然惡,但患者切勿灰心,應積極治療及尋求支援,和疾病共存,而罕見疾病聯盟亦希望醫管局可增加免費治療配額。

(左起)患者Tunie、丘德芬醫生、曾建平會長、何文傑醫生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遠離皮膚癌由防曬開始

皮膚癌可大致分類為非黑色素瘤皮膚癌和黑色素瘤皮膚癌,以前者較常見。兩種主要的非黑色素瘤皮膚癌分別是基底細胞瘤和鱗狀細胞瘤。

個案一

李先生今年50歲,嗜好遠足, 兩年前他鼻上長出一顆肉色小粒,形狀有如顆珍珠附在皮膚上。李先生的朋友告訴他只是良性的皮脂腺增生,故他不以為意,但那增生慢慢長大,輕微觸碰也引致損口流血,他最後看皮膚科醫生, 並把那增生切除,化驗結果顯示為基底細胞瘤。

個案二

60歲的陳伯是一位漁民,一年前他發覺頭頂禿頭位置長出一塊如幣狀大小的紅塊,表面帶有皮屑,偶爾會引起痕癢。陳伯曾嘗試用治療濕疹的藥膏處理,但發覺毫無幫助,紅塊甚至有擴大跡象,半年後陳伯看醫生,診斷出患上鱗狀細胞瘤,需用外科手術切除。

以上個案發都是基底細胞瘤和鱗狀細胞瘤的典型例子。

基底細胞瘤佔整體皮膚癌六成,常發生於頭、頸和上身位置,它生長緩慢,甚少擴散致命,但若不治理,它亦可入侵皮膚內部或周邊組織,引致長期潰爛或發炎

鱗狀細胞癌佔整體皮膚癌三成, 常出現於頭頸、手和前臂等。如腫瘤大於兩厘米,或位於耳、嘴唇、面部中央、手足或生殖器位置,就屬於高危型,有較高機會擴散復發

根據香港癌症資料統計中心於2019年的統計,非黑色素瘤皮膚癌位列第八位常見癌症,過往20年的發病率正急速上升,情況不可忽視。

高危因素包括:高齡、男性、白種人、紫外線照射,嚴重曬傷、輻射污染、砷中毒、免疫系統受壓抑,和過往患有皮膚癌歷史等。某些人類乳頭瘤病毒亦和鱗狀細胞瘤有關。

最有效預防皮膚癌的方法,就是從小做足防曬措施。

診斷方面,大多需要作皮膚組織活檢作病理確定。

取決於腫瘤位置、大小深度,和病人的身體狀況,以決定治療方案,其中以手術切除為最有效根治病況,醫生會將腫瘤連帶週邊數毫米至一厘米的皮膚組織一併切除,然後交給病理科醫生確定是否已徹底移除。一些細小和淺薄的腫瘤可以用削除、刮除和電灼手術,或冷凍治療等處理。如腫瘤狀況不適宜做手術,就可考慮外用化學藥物、光動力治療或放射治療等。對於一些較具入侵性的腫瘤,已復發或擴散的情況,則可能需要手術切除,合併放射治療和標靶藥物治療等。

最有效預防皮膚癌的方法,就是從小做足防曬措施。口服A酸藥物對部有高危因素的病人有預防作用。及早處理一些癌前病變亦可減少它們演變成真正皮膚癌的機會。

皮膚科專科醫生區志森

高危因素包括:高齡、高齡、白種人、紫外線照射,嚴重曬傷、輻射污染、砷中毒、免疫系統受壓抑,和過往患有皮膚癌歷史等。某些人類乳頭瘤病毒亦和鱗狀細胞瘤有關。

最有效預防皮膚癌的方法,就是從小做足防曬措施。

診斷方面,大多需要作皮膚組織活檢作病理確定。

取決於腫瘤位置、大小深度,和病人的身體狀況,以決定治療方案,其中以手術切除為最有效根治病況,醫生會將腫瘤連帶週邊數毫米至一厘米的皮膚組織一併切除,然後交給病理科醫生確定是否已徹底移除。一些細小和淺薄的腫瘤可以用削除、刮除和電灼手術,或冷凍治療等處理。如腫瘤狀況不適宜做手術,就可考慮外用化學藥物、光動力治療或放射治療等。對於一些較具入侵性的腫瘤,已復發或擴散的情況,則可能需要手術切除,合併放射治療和標靶藥物治療等。

最有效預防皮膚癌的方法,就是從小做足防曬措施。口服A酸藥物對部有高危因素的病人有預防作用。及早處理一些癌前病變亦可減少它們演變成真正皮膚癌的機會。

皮膚科專科醫生區志森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5大肺癌療法

一旦確診肺癌,當然要積極治療。

筆者曾分享以下個案:Philip是一家大公司的管理層,40多歲,已婚,有一個小朋友,太太是全職主婦。他患上肺癌,已經是兩年多前,疫情前的事了。當時,檢查證實他肺部有一個約4厘米大小的腫瘤,而且已開始擴散,確診為第四期肺癌

慶幸的是,Philip並沒有失去鬥志,他主動提出要積極治療,「就算1%機會我都要試!」醫生首先為他做基因測試,但結果證實他並不適合用標靶藥,因此主要用化療控制腫瘤。由於他的肺癌已是晚期,並非一個化療療程就可治癒。幸好現時藥物進步,他接受了不同的化療療程,每一個都幫助他延長了生命,最後更接受了最新的免疫治療。即使疫情期間,他小心翼翼,也沒有停止過治療。今天,他已經是確診晚期肺癌的第三年,仍在努力和肺癌博鬥。

近年很多治療肺癌的方法推陳出新,對腫瘤的控制比以前好,在很多情況下都能做到與瘤共存。

其實,近年很多治療肺癌的方法推陳出新,對腫瘤的控制比以前大有進步,在很多情況下能做到與瘤共存。現時可用於肺癌的療法包括:

  • 外科手術 —— 針對早期未有擴散的肺癌,痊愈率可達60%或以上。因應病情需要,手術或會切除腫瘤及周邊部分組織,甚至整邊肺部
  • 放射治療 —— 用於早期肺癌作根治性治療。也可用於手術後的輔助治療,亦適用於因年長或其他疾病不適合接受手術的患者。
  • 化療 —— 如果肺癌細胞已轉移或擴散到其他器官,醫生常會用化療藥阻止癌細胞分裂及增長。會因病情需要注射一種或多種化療藥,每個療程大約需要注射4-6次。
  • 標靶治療 —— 針對某類癌細胞特徵而設,副作用比一般化療較少,適合用於晚期肺癌而基因檢測結果符合的病人。
  • 免疫治療 —— 透過藥物激活自身的免疫系統對付癌細胞。副作用較輕微,是化療和標靶藥物以外的選擇。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鼻咽癌可以用偏方醫好?

鼻咽癌,以前被稱為「廣東瘤」,因為華南地區個案特多,包括香港,也是鼻咽癌發病率最高的地區之一。正因如此,華南地區歷來有很多偏方,聲稱有助治療鼻咽癌,而且有不少病人相信。

40多歲的舞台劇演員Sam,他家族中有鼻咽癌病史,分別是一個叔公輩和一個表哥都患過鼻咽癌。但因為本身是一個大家族,親戚眾多,Sam對於當中兩人有同一種癌症並沒有太在意,直至去年初,疫情第一波高峰期,他的演出工作已全停,大部分時間賦閒在家防疫,多數時間都在上網,豈料漸漸察覺自己聽力有少許不清,且有輕微耳鳴。

Sam懷疑是疫情造成壓力所致,又擔心是因使用電腦時間太長,因此即時減少上網,又盡量放鬆心情。但卻未能見效,他耳鳴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最後更引起了頭痛。劇團同事知道後,建議他盡快看醫生,以便疫情一過他可以重新投入演出,不受影響。

鼻咽癌由於在香港個案較多,經過多年來累積經驗,治療成效也是全球最好的地區之一。

耳鼻喉科醫生替Sam做了鼻咽內窺鏡檢查,隨後再做磁力共振及抽取活組織檢查,證實他已患了第三期鼻咽癌,轉介腫瘤科醫生。腫瘤科醫生詳細了解病情後說,由於他鼻咽的腫瘤已擴展至顱底骨,所以會引發頭痛。Sam聽後十分擔心,既擔心鼻咽癌能否治好,也憂慮治療的副作用會否引致他將來長期口乾,影響他再踏舞台。

與此同時,不少朋友紛紛建議Sam嘗試各種偏方,由於他們都是出於好意,令他一度猶疑。幸好,經過醫生和他商談和解釋,他終於同意接受放射治療和化療,整個療程約半年,現今Sam已康復,雖然疫情仍未過,但他的生活已大致如常。

其實,鼻咽癌由於在香港個案較多,經過多年來累積經驗,治療成效也是全球最好的地區之一。但先決條件是未出現廣泛擴散,而患者又肯相信醫生,接受正規的治療,而不會相信偏方、健康食品等可治好鼻咽癌。我見過不少個案,因為花了很長時間試用非正規的治療方法,結果反而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機會,十分可惜!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李兆康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前列腺癌咪一味靠估

前列腺癌是本港男士第三大癌症。這種癌症其實是「有得醫」的,而且愈早發現治療效果愈好,但臨床上卻常見到拖了很久才看醫生的病人。

年近70歲的李伯,可謂老當益壯,每天早上都行山或游水,疫情前更每年都參加馬拉松跑半馬,且都能完成,平日「食得瞓得」,因此他自覺一點病痛都沒有。但近幾年,李伯其實已開始受一個男士最不喜歡的毛病困擾:每次小便時都要站著好一會,用用力,才有尿液排出;而且小便總是排不清。他65歲前全沒有夜尿,這幾年夜尿也多了。

李伯一向是典型的「非必要都唔睇醫生」的人,雖然小便困難對他十分困擾,甚至影響睡眠,他也只以為是年紀大正常退化,例如前列腺腫脹,「睇唔睇醫生都一樣」,因而一拖便是數年,沒有看醫生。

終於有一天,李伯發覺無論怎樣用力,都排不出小便了,頂多只有一滴滴,而且「谷住」痛得很難受,李太一驚之下立即把他帶到醫院去。初步檢查顯示,他的前列腺癌指標PSA(前列腺特異抗原)偏高,於是醫生再為他做經直腸前列腺超聲波檢查(transrectal ultrasound),發現前列腺有可疑陰影,必須進一步抽針進行活組織檢查,終於證實他患了前列腺癌,腫瘤已擴散至附近組織,幸好仍屬中早期。李伯接受了放射治療,再加荷爾蒙治療以加強放射治療的療效,至今情況穩定。

踏入中年以後即使身體壯健,「食得瞓得」,並不表示不會患前列腺癌。一旦有小便困難的徵狀,千萬不要假設是前列腺腫脹引起,因為早期前列腺癌還是良性前列腺腫脹,自己是難以分辨的。

其實,現時中早期前列腺癌治療效果一般都很好。以李伯而言,若數年前初有小便困難時立即求醫,應已有機會發現腫瘤,當時治療的話效果更理想,可以手術切除整個前列腺及附近淋巴結,或進行體外或體內放射治療,療效亦相若。

所以,踏入中年以後即使身體壯健,「食得瞓得」,並不表示不會患前列腺癌。一旦有小便困難的徵狀,千萬不要假設是前列腺腫脹引起,因為早期前列腺癌還是良性前列腺腫脹,自己是難以分辨的。像李伯般有小便徵狀,一般至少應考慮檢查一次PSA,再決定進一步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