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標靶藥

生活

乳癌二合一新藥對付癌細胞

很多東西都有二合一,例如洗頭水、即沖奶茶咖啡等都有二合一的款式,這些二合一為大家帶來方便;而藥物亦有二合一,它帶來的不單是方便,藥效亦會提高。例如治療乳癌的二合一藥物,將標靶藥化療藥二合為一,稱為「ADC藥物」(antibody-drug conjugate,抗體藥物複合體),令晚期HER2乳癌病患者有新的藥物選擇。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表示,乳癌個案之中約有20%屬於HER2型乳癌。「HER2即第二型的『人類表皮生長因子受體』,是一種能促進細胞生長的蛋白,存在於正常的乳房細胞表面,但數量不多。當HER2基因出現突變,錯誤地製造過多的HER2蛋白,就會令乳房細胞不斷增生,最後變成腫瘤。HER2乳癌一般較惡、分裂能力強、較易轉移。」

過往,單單使用傳統的化療藥治療HER2型乳癌效力並不太顯著,直至出現了針對HER2型乳癌的標靶藥,才為病人帶來希望。

「現時,針對晚期(第四期)HER2型乳癌,標準的第一線治療是雙標靶加化療,即兩隻針對HER2乳癌的標靶藥和化療藥一起使用,已證實有效,但始終隨著時間亦有機會逐漸失效,腫瘤再度增大或轉移,因而需要改用第二線、第三線藥物。」盧醫生說,「但過往,當用到第三線藥物,很多病人都會感到沮喪,因腫瘤往往得不到太持久的控制,以月份計一般只有單位數,即不足10個月便又開始失效,腫瘤再度惡化,影響病人的生活質素。」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2019年,美國食物及藥品管理局(FDA)批准了第二代ADC抗癌藥,效力比第一代大大提升,盧醫生比喻說,「ADC有如一個很厲害的戰士,帶著一隊士兵衝向癌細胞,然後展開一場大戰。而第一代ADC可能是一個將軍帶著三、四個士兵,新一代則是一個將軍帶著七、八個士兵。」

新一代ADC藥是將標靶藥及化療藥二合為一。它不單令病人同一時間可接受標靶藥及化療藥治療,而且更可利用標靶藥的特性,將化療藥更精準地帶入癌細胞中,一方面增加成效,另一方面降低對其他細胞的影響。

「研究顯示,約6成患者使用新一代ADC後,腫瘤可達完全消失或縮小的狀況,更有約6%患者在使用後腫瘤完全消失。用於晚期HER2型乳癌的治療,無惡化存活期中位數可達至雙位數月份,大約16個月,對病人是一個好消息。」盧醫生引述相關研究表示。

很多晚期乳癌的患者都有消極悲觀情緒,擔心無藥可治。其實醫學發展一日千里,近年抗癌藥物選擇亦多了很多,令病友們帶來新希望,生活質素也因而改善。如有任何疑惑,可向你的主診醫生諮詢,一同尋找出路。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盧頴嬋
生活

高危乳癌患者 望資助新藥

乳癌是本港女性常見癌症,其復發及死亡威脅不容忽視。當中最「惡」的HER2型乳癌的復發率及死亡率較其他種類的乳癌高,最近多國已經將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納入常規治療,但本港仍以單一標靶藥物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配合化學治療,消滅體內的癌細胞,以降低復發或擴散的可能性。

臨床腫瘤科陳穎樂醫生指出,根據長達10年的大型追蹤研究顯示,即使接受1年單標靶輔助治療,部分高危患者仍面臨25-30%的復發或死亡風險。「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主席王天鳳女士更呼籲,政府及社會各界應向患者提供更多支援,讓患者正面應對病情。

(左起)臨床腫瘤科陳穎樂醫生、王天鳳女士、乳癌康復者Vicki。

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

最新國際研究顯示,針對HER2型乳癌,術後雙標靶藥物組合「曲妥珠單抗(trastuzumab)+帕妥珠單抗(pertuzumab)+化療」,比單標靶更有效減低高危患者的復發或死亡風險達28%。如已出現淋巴擴散或其他高危因素的早期HER2型乳癌患者,應接受術後雙標靶治療,以進一步降低復發風險。

中國、英國、德國、瑞士及意大利等多個國家自2018年開始均已將上述藥物組合納入常規治療並提供援助,而中國亦更新了國家醫保計劃,反觀香港至今尚未採取進一步行動。

公院病友盼加入常規指引

全球華人乳癌組織聯盟於今年5月至6月進行網上問卷調查,成功收集168份有效問卷。結果發現六成五受訪者期望公立醫院在6個月內引入FDA(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批准使用的新藥物或新治療方案為常規指引,但現時政府的審批流程長達1至5年,遠遠超出受訪者的期望。當新藥物或治療方案未被納入藥物名冊,醫生用藥或會受到限制。時間對於癌症的治療十分重要,故此希望建議政府加快檢視常規指引,將術後雙標靶納入藥物名冊,讓患者盡早得到適切治療。

大部分受訪者最擔心的是病情惡化和出現經濟問題;同時,部分受訪者因不了解有新治療方案或相信醫生的建議是最好,而不會主動查詢其他治療選擇。王天鳳女士指出,患者應積極了解乳癌資訊,以清楚掌握病情進展。病人組織及社會在病人心理上的支援亦非常重要。她建議政府可投放更多資源在乳癌治療上,為患者帶來新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