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濕疹患者

生活

濕疹困擾易抑鬱    近半患者有自殺念頭

異位性皮膚炎(濕疹)是香港常見的皮膚病,每 5 人便有 1 人在不同時期患有濕疹。翟先生現年 27 歲,做地盤工作,約 3 年前因工受傷的傷口引發了濕疹,由初時右手二頭肌的幾點紅疹再慢慢擴散到一堆堆;從手臂延至整隻手再到腳部以至下體,最嚴重時七成皮膚都有傷口,大範圍爛肉,發出臭味,而且從早到晚十分痕癢。這種嚴重情況持續大半年,並不斷反覆,翟先生曾萌生自殺念頭。直至現時總算有所好轉。

逐一糾正5 大誤解

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陳俊彥醫生,提出大眾對濕疹常有以下 5 大誤解:

1.濕疹引起皮膚潰爛和滲水,會傳播濕疹;

2.嬰幼兒患濕疹是由於孕婦/母乳媽媽沒忌口、亂飲食所引起;

3.體質弱的人才會有濕疹;

4.濕疹患者要戒口;

5.濕疹不能斷尾,經常復發很麻煩。

濕疹

「首先,濕疹並非傳染病,而是免疫系統受影響而引致的皮膚病,所以並不會傳染他人。其次,嬰幼兒濕疹是無法透過孕婦/母乳媽媽戒口而預防,正確做法是餵哺母乳、孕婦服用益生菌,以及為寶寶做好補濕,均可減低嬰幼兒患濕疹的風險。第三,濕疹成因有先天因素,如父母患有濕疹子女便有較高機會患上濕疹,反而未必因體質弱。第四,濕疹患者不宜盲目戒口,而且過度戒口可能引起營養不良,對子女健康及成長反而造成問題,家長應詢問醫生意見,才戒吃引致敏感的食物。最後,濕疹是免疫系統的一種反應,屬慢性皮膚病,不會完全康復,即俗稱『斷尾』,但患者只要管理好病情,仍有機會長期控制避免發病,令生活回復正常。」陳俊彥醫生表示。

濕疹
(左起) 濕疹關注組註冊社工黃敏兒、皮膚及性病科專科陳俊彥醫生、香港過敏協會主席何學工醫生、濕疹患者翟先生

抑鬱程度接近癌症

香港過敏協會主席,兒童免疫、過敏及傳染病科專科何學工醫生,指出濕疹與抑鬱/焦慮症關係密切。「痕癢、疼痛等病徵令濕疹患者作息大受影響;加上發病多數是突如其來,而且病情反覆,時好時壞,均令患者感到焦慮、無助、沮喪和孤單。」

有研究指出,患濕疹兒童及青少年出現抑鬱、焦慮及行為問題的風險較正常人高2至6倍;成年患者則高2.5至3倍。另一項研究顯示,五成以上兒童濕疹患者感到不開心或抑鬱,其照顧者亦有逾六成因照顧患者而睡眠受影響。至於成人濕疹患者,亦有研究顯示其抑鬱程度與癌症患者差不多;焦慮程度更高於中風或糖尿病患者。多達 44% 濕疹患者曾有輕生念頭;36% 更有可能曾經自殺。

何學工醫生建議,濕疹患者保持平常心,不要過度聚焦皮膚問題,可多與「同路人」聯繫分享,互相支持,另外多做適量運動強健體魄兼減壓,休息充足避免熬夜;加上家人多體諒、多鼓勵,適時提出實用建議,均有助患者平靜心情,改善病情。

病友組織推免費心理輔導服務

濕疹關注組註冊社工黃敏兒表示,由國際皮膚病患者組織聯盟(亞太區)發起,澳洲濕疹協會、韓國病人組織及香港濕疹關注組參與於2022年8月進行的問卷調查結果,本港受訪患者中有72%認為濕疹治療和藥物的經濟負擔高昂;66%認為治療無效;34%認為等候治療時間長。「綜合調查結果,可見濕疹患者最關注的問題為經濟負擔、透過治療減輕濕疹症狀、改善及心理健康狀態。」 

有見及此,濕疹關注組及香港過敏協會推出濕疹患者免費心理輔導服務,為有需要的濕疹患者及照顧者提供專業心理及支援服務,可即時協助他們舒緩情緒困擾及減輕壓力。

有關計劃詳情可瀏覽:adconcern.org

生活

嚴重濕疹阻開工 患者月花3萬治療

濕疹是香港常見的皮膚疾病,研究指香港每5個人就有一個在不同時期患上濕疹。嚴重的濕疹不單影響外觀,更會影響工作能力,甚至需請假甚至停工。香港過敏協會估計每年因濕疹而不能上班或難以專心工作,可令社會生產力損失多達81億元。現時濕疹新藥生物製劑可有效舒緩病情,但每月藥費逾萬,希望政府可以資助。

英國皮膚科醫生協會去年於《英國皮膚學期刊 (British Journal of Dermatology)》發表的研究,就在美國、英國、法國及德國以問卷訪問了1,232名經成年濕疹病人,發現濕疹患者病情愈嚴重,對工作之負面影響愈大。嚴重濕疹病人,每星期平均更有19小時要告病假或不能專心上班,生產力損失最大。

本身是兒童免疫、過敏及傳染病科專科醫生的香港過敏協會主席何學工醫生表示,綜合過往研究推算,本港嚴重濕疹患者約有10萬至15萬人。如重症濕疹病人每周平均有19小時喪失工作效能,一年就有988小時受影響。以每天工作10小時計算,每名重症每年就有近99天因病告假或影響工作,給合本港收入中位數,估計本港每年因嚴重濕疹所造成之社會生產力損失,或相等於81億元的經濟價值,其影響不容忽視。

香港每5個人就有一個在不同時期患上濕疹。嚴重的濕疹會影響工作能力,甚至需請假甚至停工。香港過敏協會估計每年因濕疹而不能上班的人士,令社會生產力損失多達81億元!

現年30歲的黃小姐,自小就有輕微濕疹,進入職場後問題日益嚴重,嚴重時身皮膚發紅如曬傷,「眼都睜唔開」、「手腳伸唔直,一伸直皮膚傷口就會滲水滲血,而且傷口唔識埋口」,出門也是一件難事:「風一吹、太陽一曬皮膚就會刺痛」。因為濕疹問題,她只好離開原本的銀行工作,轉為較為彈性的保險工作。她已求診中西醫,問題一直持續。

至2019年6 月,黃小姐開始打生物製劑,首2針已見明顯效果:「當時係最嚴重,眼都睜唔開,第一次治療要打2針,打完之後,痕癢每小時遞減!傷口也識得埋口了。」之後黃小姐每2-3星期都需要接受一次生物製劑治療,惟藥物昂貴已對她構成極大經濟壓力。「至今已用了超過20萬元治療,已花光積蓄,因為每針單是藥費已需要1萬元,平日還有皮膚護理用品、其他藥物等費用,平均每月都需要3萬元藥費。」近月她因經濟原因停用生物製劑2個月,濕疹又再度惡化,全身皮膚再次發紅。

濕疹關注組註冊社工黃敏兒坦言,適用於中度至嚴重濕疹患者的生物製劑治療,早於2018年10月在本港註冊,若病人在私家醫生使用生物製劑,每月藥費大約要1.5萬至2萬元。至今,公營醫療未全面引入這療法,濕疹關注組促請政府,將生物製劑納入安全網,讓有需要的病人得到適切治療。

(左起) 嚴重濕疹患者黃小姐、香港過敏協會主席何學工醫生、濕疹關注組註冊社工黃敏兒女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