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生B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無情的疫症 暖暖的人情

新冠疫情嚴峻,醫護人員既忙且累,偶爾得到別人的體諒和支持,確實倍感窩心。

有一天,病房滿是孕婦和產婦,相繼再有孕婦因作產而入院,加上有同事因自己或家人染疫而留家隔離,人手嚴重短缺,我們必須把原定安排好的催生程序推遲。Peg姑明白到孕婦接受催生既緊張又擔心,誰不想被招待得好一點?我不好意思地走到一位太太跟前解釋情況,提議她先作走動,待病房情況改善才為她催生;她不單沒有表現失望或不如意,更點頭說道:「好的,希望你們不要太忙吧,俾心機!」

另外,在產後房,既疲累又虛弱的新手媽媽,對初生BB總會感到束手無策,想在留院短短的數天內被指導多一點餵奶和照顧技巧,於是她們相繼按鐘要求支援是自然不過的事;在超忙碌的日子,一切都應接不暇,要她們久等,我們都會輕輕地道歉,而通常收到的回覆是:「唔緊要,你哋忙嘛!」別人的體諒不是理所當然的,我每每收到這些回應,再忙也感到值得。

早前一名孕婦作產入院,為夫婦進行快速測試時,丈夫被驗到陽性結果,雖然太太結果呈陰性,但由於她是密切接觸者,我不能再照顧她,只能作轉送安排;起初丈夫表現困惑,解釋他前天剛打完第三針疫苗,感到不適以為是打針後的反應,而且他只在家工作及照顧太太,接收外賣和陪太太覆診,懷疑是我們驗錯,導致她太太不能得到適切的照顧。我穿着防護裝備陪着他們,和太太介紹即將生BB注意的事項,以及防止母子感染的措施,個多小時後,丈夫的核酸檢測也得出陽性結果,於是我為太太作轉送安排;夫婦突然對我道歉及道謝,覺得為我添了麻煩,甚至增加了我的感染風險。我答道:「不客氣,醫護人員預咗啦!」後來知道丈夫和母子都平安,我都感欣慰。

我們的工作專責去照顧和安慰病人,但當反被問候、關心和諒解時,那份感覺是那麽溫暖的!它讓我們更有力量繼續服務下去。祝願所有貧病老弱者能得到照顧,往生者能有尊嚴地得到善終;期待漫長的疫情盡快完結,大家除下口罩,相視而笑,珍惜彼此。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上兩期提及過讓子宮頸變成熟的方法後,準媽媽們終於等到子宮頸成熟了,預備接受催生!究竟步驟是怎樣?今期為大家介紹一下。

催生主要分兩個程序:第一,「人工穿水」(ARM, Artificial Rupture of Membrane);第二:「藥物性催生」(Medical Induction)。被安頓於產房後,準媽媽會先接受人工穿水,醫生或助產士會請媽媽打開雙腿,讓他們作子宮頸檢查時,放進一支穿水鉗或穿水鉤,把羊膜弄穿,使羊水流出。原本羊水被羊膜包裹着,起了保護BB及吸震的作用,同時也在BB頭仔和子宮頸之間起了cushion作用,不致令頭仔墜落而刺激子宮頸打開,造成早產風險;相反,現在媽媽們想生BB了,所以那些cushion般的胎水就要被釋放,目的是要讓BB頭仔更貼近子宮頸,刺激它去打開,讓BB出來。

完成人工穿水後,便開始第二個程序「藥物性催生」了。助產士會透過靜脈輸入的方法,把稀釋了的催生藥物漸漸給予準媽媽,令她們開始出現子宮收縮,其間媽媽們的肚上會戴上兩個監察儀器,監察着她們的子宮收縮及BB心跳,按需要增加或減少藥物,務求令子宮收縮的強度和頻密度適中、有效率,但又不致太過份,而同時也要確保BB的心跳正常。

催生期間,醫生或助產士每隔數小時便會為準媽媽作子宮頸檢查,子宮頸理應逐漸變短,直至厚度消失,然後開始擴張至10度(即10cm),準備生BB了!至於催生時間則有長有短,約介乎數小時至十數小時之間,當然生第二胎或以上的準媽媽會歷時短一點吧,皆因她們的身體有「生育的記憶」,只要被穿水或用些少藥物刺激一下,身體便容易被喚醒而作出配合,因此大家都聽過「生第二個快好多㗎」!臨牀上的確如此。

然而,催生有風險嗎?而妳又需要催生嗎?下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