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磁力共振

生活

婦科第一致命癌 – 卵巢癌

今年的母親節為5月8日,同日亦是世界卵巢癌日。卵巢癌位列本港女性常見癌症第6位,然而死亡率為婦科癌首位!主因在於病情進展快,且初期症狀不明顯,約八成患者均在晚期才確診,大大提高治療難度;加上復發率高,令死亡率更高。

黎女士現年39歲,2016年發現自己胃部不適兼身體水腫,更在一個月內暴瘦十多磅,後來看婦科醫生再照磁力共振,最後由腫瘤科醫生確診四期卵巢癌,並已擴散到腹腔及肺的外圍。

「當時我還年輕,很害怕再沒時間和丈夫、3歲的囡囡繼續相處;加上丈夫和家人支持,令我更有動力去面對這個病。」雖然治療過程辛苦,但她仍於2017年完成所有手術及化療治療,基本上可算康復。可惜在2018年9月初,黎女士定期抽血後被診斷復發。「當時我即刻哭了,為甚麼這麼快復發呢?我真的不想再受手術化療的煎熬。但為了囡囡還有丈夫,總算又捱過去了。」

2019年3月底完成所有化療療程後,黎女士情況理想,醫生告訴她有一隻口服標靶藥物,持續服用可減低復發風險,惟兩年藥費高達50萬元,難以負擔,希望政府可將該藥納入安全網,資助患者接受維持治療。

婦科腫瘤科專科謝嘉瑜醫生表示,卵巢癌的成因暫時未能完全明瞭,惟相信與卵巢長時期不斷排卵有關。患者常見的症狀,包括肚脹、腹部不適、小便頻密、大便困難及食慾變差等。

卵巢癌位列本港女性常見癌症第6位,然而死亡率為婦科癌首位!初期症狀不明顯,加上復發率高,令死亡率更高。

「卵巢癌死亡率高,是因為早期卵巢癌並無明顯症狀,難以發現。而且卵巢位於盆腔內,無法直接觀察,為檢查帶來一定困難。」謝醫生表示,「85%晚期卵巢癌患者在一線治療後會出現復發,而在每次復發後,患者存活期都會下降。如何更早地發現卵巢癌,並且有效防止復發,及延長患者的無惡化存活期,一直是臨床上的目標。」

謝醫生又出,近年卵巢癌治療有很大的進步,除了手術,放射治療及全身性治療,患者在完成治療過程後,可以利用維持治療來進一步控制病情,「臨床數據顯示,以標靶藥物作維持治療有效延長無惡化存活期。」

以口服標靶藥作維持治療費用不菲,美國國家綜合癌症網絡(NCCN)、歐洲醫學腫瘤學會(ESMO)及美國臨床腫瘤學會(ASCO)的卵巢癌治療指南,已把維持治療包括PARP蛋白抑制劑納入指引內。另外,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NICE)、蘇格蘭醫藥聯盟(Scottish SMC)及加拿大健康藥物和技術署(CADTH)等,都已撥款把卵巢癌維持治療PARP蛋白抑制劑納入資助藥物名單中。

(左起)婦科腫瘤科專科謝嘉瑜醫生、患者黎女士及卵巢癌關愛組代表黃敏兒。
生活

成日周身痛?小心患有肌筋膜疼痛綜合症

林先生是退休人士,退休之前從事裝修工作,他求醫是因為常常感到頭痛耳鳴、肩胛痛及頸痛。他已照過X光及磁力共振,沒有發現什麼明顯問題,也不是椎間盤突出症。但這個痛症已經纏繞他半年,每晚都失眠,所以希望試用脊醫方法去醫治。

用手法檢查的時候,發現他的頸、肩胛及膊頭有很多激痛點。再看看他的X光片,就發現他的頸椎弧度不夠。他說他頭痛時,會整個頭皮都感覺「扯住」,這就是脊醫所說的「轉移痛」(referral pain),即痛症由一個位置轉移到另一個位置。而他最大的問題是耳鳴,他也看過耳鼻喉專科,證明不是聽力失聰,耳鼻喉科診斷也指出他可能頸椎有事。

「肌筋膜疼痛綜合症」就是長期肌肉、筋膜及身體出現勞損,身體不同位置出現了激痛點(trigger point)和筋膜緊繃的綜合痛症。

林先生是一個典型的「肌筋膜疼痛綜合症」(Myofascial Pain Syndrome)案例,他首先接受了手法矯正頸椎弧度,之後再接受針對激痛點的筋膜治療,並配合衝擊波治療,及指導他每天以儀器改善頸椎弧度。經過三個月的治療後,他完全康復了。但這種綜合症是因我們的日常生活、壞習慣、不良姿勢、精神壓力等,導致頸椎或腰椎失去弧度所產生的,所以林先生康復後必須注意日常姿勢,減少頸及的勞損。另外,伸展運動也非常重要,希望每一位香港人都記得多做伸展運動,預防「肌筋膜疼痛綜合症」。

其實筋膜(fascia)是身體非常重要的纖維組織,它包圍著肌肉、肌群、血管神經、內臟。筋膜穿插在我們身體器官及肌肉群,因此每時每刻都影響到我們脊骨的運作。而所謂「肌筋膜疼痛綜合症」,就是長期肌肉、筋膜及身體出現勞損,身體不同位置出現了激痛點(trigger point)和筋膜緊繃的綜合痛症。

幸好,這種綜合症絕不是無法可治,在美國及英國已經有很多醫學文獻研究這個綜合症,只要有適當的治療,及注意姿勢,便有機會治愈,餘下便是注意姿勢,多做運動,預防復發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鼻咽癌可以用偏方醫好?

鼻咽癌,以前被稱為「廣東瘤」,因為華南地區個案特多,包括香港,也是鼻咽癌發病率最高的地區之一。正因如此,華南地區歷來有很多偏方,聲稱有助治療鼻咽癌,而且有不少病人相信。

40多歲的舞台劇演員Sam,他家族中有鼻咽癌病史,分別是一個叔公輩和一個表哥都患過鼻咽癌。但因為本身是一個大家族,親戚眾多,Sam對於當中兩人有同一種癌症並沒有太在意,直至去年初,疫情第一波高峰期,他的演出工作已全停,大部分時間賦閒在家防疫,多數時間都在上網,豈料漸漸察覺自己聽力有少許不清,且有輕微耳鳴。

Sam懷疑是疫情造成壓力所致,又擔心是因使用電腦時間太長,因此即時減少上網,又盡量放鬆心情。但卻未能見效,他耳鳴的情況愈來愈嚴重,最後更引起了頭痛。劇團同事知道後,建議他盡快看醫生,以便疫情一過他可以重新投入演出,不受影響。

鼻咽癌由於在香港個案較多,經過多年來累積經驗,治療成效也是全球最好的地區之一。

耳鼻喉科醫生替Sam做了鼻咽內窺鏡檢查,隨後再做磁力共振及抽取活組織檢查,證實他已患了第三期鼻咽癌,轉介腫瘤科醫生。腫瘤科醫生詳細了解病情後說,由於他鼻咽的腫瘤已擴展至顱底骨,所以會引發頭痛。Sam聽後十分擔心,既擔心鼻咽癌能否治好,也憂慮治療的副作用會否引致他將來長期口乾,影響他再踏舞台。

與此同時,不少朋友紛紛建議Sam嘗試各種偏方,由於他們都是出於好意,令他一度猶疑。幸好,經過醫生和他商談和解釋,他終於同意接受放射治療和化療,整個療程約半年,現今Sam已康復,雖然疫情仍未過,但他的生活已大致如常。

其實,鼻咽癌由於在香港個案較多,經過多年來累積經驗,治療成效也是全球最好的地區之一。但先決條件是未出現廣泛擴散,而患者又肯相信醫生,接受正規的治療,而不會相信偏方、健康食品等可治好鼻咽癌。我見過不少個案,因為花了很長時間試用非正規的治療方法,結果反而錯過了治療的黃金機會,十分可惜!

臨床腫瘤科專科醫生李兆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