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移民

娛樂

【新歌訪問】撫慰離別移民情緒 Jer:《離別的規矩》同大家一同呼吸

Jer (柳應廷)新歌《離別的規矩》講述人與人與之間的關係,今次Jer卸棄澎湃的編曲和唱法,以最貼近樂迷耳朵的演繹,和你分享一場傷痛的經歷,Jer說:「大家近年面對最多嘅情緒就係離別,好似有親友移民外地,喺面對離別,我好想透過《離別的規矩》同大家一同呼吸,呢首歌可以成為一個救生出口,大家聽完可以舒服啲,有啲情感可以抒發到。」

Jer
柳應廷(Jer)新歌《離別的規矩》講述人與人與之間的關係。
Jer
Jer說:「大家近年面對最多嘅情緒就係離別,好似有親友移民外地,我好想透過《離別的規矩》同大家一同呼吸。」

今次Jer演繹《離別的規矩》時,跟以往的唱腔明顯不同,他解釋說:「今次吳林峰寫咗一首有啲Un嘅舞曲,但我要用慢版嘅方式去演繹,對我嚟講係一個新挑戰,加上歌曲嘅內容,我想用比較人嘅語氣,好似細細聲喺你耳邊講嘢嘅方式唱出嚟,係自己喺唱法上嘅第一次轉變,希望大家聽到後有共鳴,又或者會有感觸。」

Jer
Jer說新歌可以成為離別的救生出口。

在《離別的規矩》的製作上,Jer跟以往一樣都有參與討論,經過過去的合作,他與小克、王雙駿及吳林峰之間早有默契,所以當他想到整體概念後,便告知小克,然後交由小克,將概念化成為文字。此外,Jer對於編曲上亦有特別要求,他說:「今次我想少啲(簡約啲),因為過去嘅歌都比較澎湃,好多樂器,但今次聽《離別的規矩》,你會發現頭半段主要係人聲為主,然後就只有結他同琴,呢個都係想做返一首『地』啲嘅歌,貼近返歌曲想講嘅人與人之間嘅關係,所以唔使用太多樂器,拉近返個距離。細心留意的話,會發現今次編曲上其實仲加入咗中式樂器,例如笛同埋蕭,同西方嘅弦樂結合,得出咗好好嘅化學作用。」

Jer
今次Jer演繹《離別的規矩》時,跟以往的唱腔明顯不同。

在推出歌曲之前,小克曾在社交平台表示Jer的演繹會令人耳朵懷孕,Jer聽罷謙虛道:「我成日覺得Jer嘅歌唔係淨係靠我自己,除咗我把聲之外,仲要有情感代入,編曲、作詞,甚至MV拍攝都好重要,缺一不可,所以希望大家都會用心對待每個單位嘅創作。」

Jer
今次編曲上加入中式樂器,例如笛和埋蕭,跟西方的弦樂結合,有很好的化學作用。
Jer
在推出歌曲之前,小克曾在社交平台表示Jer的演繹會令人耳朵懷孕。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移民等如冇晒朋友?

在社交平台常常見到機場離境大堂的相片,原來真的很多親友都移民到外地去。有些大人也未必能好好處理離愁別緒,更何況是小孩子呢!移民前很多事情忙於要處理,父母帶著孩子四出和親友道別,卻忽略孩子也有自己的社交圈,如天天都相見的同學,小一至小四都是一起上課的好朋友,突然老師告之他已退學移民,孩子表面看來生活如常,但其實心裏會忐忑以及失落。

跟到海外留學不同,通常留學生每年都回港數次和家人見面,需要回港辦理簽證文件等;移民意味著一段長時間都不會回港,不要以為孩子不明白,他們了解的事情往往出乎你意料之外。總不能為了友誼改變舉家移民這樣重大的決定,不如教孩子一起好好維繫友誼。

移民意味著一段長時間都不會回港,不要以為孩子不明白,他們了解的事情往往出乎你意料之外。總不能為了友誼改變舉家移民這樣重大的決定,不如教孩子一起好好維繫友誼。

有時離開香港時太倉猝,移民前父母未必趕及讓孩子們好好道別,如情況許可,我建議雙方父母不妨先溝通一下,留下聯絡資料互相聯絡;現代通訊科技發達,所以可以先鼓勵孩子善用科技,初小的可能需要facetime可能需要父母幫忙,到高小或以上都可以自己決定和「舊同學」的聯絡方式和時間安排了,當然父母也可以間中幫忙提醒,問問他們最近可有和海外的朋友仔聯絡。

聽起來很老套,但其實寫信是很好的聯絡方式,當然相對電子網絡模式感覺很落後,但寫信可以帶來更溫暖的質感,畫些小圖畫做生日卡,寫文字可以好好思考想說的內容,找來一張別出心裁的信紙,說不定成為他倆的成長紀念品,同時亦可以讓他們有些事情是期待的。另外也可以跟孩子說,疫情過後可以一起去探望朋友,讓他不覺得朋友走了就是消失了。

臨床心理學博士鄭穎珩

專欄, 風大師 - 夢潛解碼

夢見Ian@MIRROR躺在懷中的啓示

最近看《全民造星IV》,一班年輕人非常熱血,為自己的夢想奮鬥,令人相當感動!其實追夢也不限年齡,只要有夢想、有行動,我相信凡事也可成真,就算我們已年華老去,只要一息尚存,勇於挑戰,無論結果如何,也不枉此生!

朋友最近發了一個夢,夢中她是Mirror成員Ian(陳卓賢)的經理人,一天兩人出席活動,因為Ian之前太多工作,排得密密麻麻,所以累透了,不經不覺躺在朋友的臂彎睡著了。那一刻,朋友感覺很奇妙,因為她一直覺得男性怕事沒勇氣,但當Ian躺在她懷中,她的感覺截然不同,而且覺得凡事皆有可能,充滿希望,就這樣她夢醒了。

我問朋友:「如果這個夢可以讓你繼續發下去,你想結局如何?」她說:「跟Ian在一起!」想起Ian和他所屬的MIRROR 想起甚麼?「想起熱情、勤奮和勇氣!」我再問:「在你現時的人生當中,令你最有熱情是甚麼?你有勇氣追尋嗎?」朋友說:「我很喜歡英國,很想移民到那裏生活,但人到中年,很害怕過去之後一個人孤伶伶,又怕找不到工作,怕自己後悔,所以考慮了很久也未能做決定,很煩惱!」

朋友並不是Ian的粉絲,為何會以Ian入夢呢?之前風大師在專欄中提過,在解夢上,但凡與某人親近、拍拖、結婚、結合,代表現時你很想擁有對方的優點和特質,所以會用這個人作為符號,而夢者對這位代表人物未必一定有傾慕之意,可能只是純粹欣賞。很明顯,朋友很想移民,但需要勇氣,而單純有勇氣也不夠,也要勤力。我勸朋友與其坐着害怕,不如努力蒐集移英資料,例如英國有甚麼工作適合她?英國那個地方比較多香港人聚居,容易認識朋友?自己的積蓄可以維持多久?只要努力做好事前準備,便會減低移民的恐懼,朋友聽後說:「沒錯,我一直只顧想東想西,是時候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