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

潰瘍性結腸炎

陳女士57歲,文職工作,2016年確診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 colitis, 簡稱UC)。「初時是大便有血,照腸後發現腸的周邊發紅,有少許發炎,後來發展至內急但『屙唔出』,先後被誤診為痔瘡及腸易激,幾經轉折終被確診為UC。」

治療約兩星期後,病情有所好轉,血便及內急情況消失了。但2018年復發,至2019年第二次復發,並比之前更為嚴重,除了不斷肚瀉,更發高燒。醫生發現她腸道內發炎的地方有10厘米,其中數個患處都幾乎穿腸,起初使用類固醇治療,惟效果並不理想,醫生再建議使用生物製劑治療,並獲政府資助首3針費用。使用生物製劑後,情況已有改善,現時每3個月接受一次生物製劑治療,但因費用高昂,政府亦不再資助,加上疫情令收入減少約一半,所以負擔藥費非常吃力。

(左起)香港結長友會主席袁文超先生、香港炎症性腸病學會委員暨腸胃肝臟科專科梁偉強醫生、香港結長友會副主席蔡紹賢先生。

香港炎症性腸病學會委員暨腸胃肝臟科專科梁偉強醫生表示,從1985到2014年,本港的潰瘍性結腸炎發病率上升了16倍,估計現時有多於4,000位患者。

「這病引發的炎症部位呈現連續性,症狀包括大便帶血、黏液,或腹瀉、腹痛、發燒等,或可引發貧血、毒性巨結腸症或腸癌等併發症。」梁醫生說。

過往常會考慮以手術切除發炎的部位來治療UC,但梁醫生指出,若只切除部分大腸,餘下部分有機會再出現UC;但若把大腸全部切除,病人便需要造口。所以現今大部分國家都把手術作為最後的選擇,而以「深度緩解」作為治療的新方向。

「深度緩解主要是臨床緩解+黏膜愈合,」梁醫生說,「而治療方案有多種,因應病情嚴重度不同而有分別,可用的藥物包括抗炎藥物、類固醇、免疫調節劑、生物製劑,以及手術。」

其中的新型藥物生物製劑,可有效達致黏膜愈合。而對於患者來說,最大問題往往是藥費。梁醫生表示,視乎病人情況,生物製劑的費用每年約數萬至十餘萬元。用以治療UC作為「誘導治療」的生物製劑,已被納入藥物名冊,屬「專用藥物」,在特定臨床應用下經專科醫生特別授權使用的藥物,患者必須患有嚴重活性潰瘍性結腸炎,將收取標準費用。

然而,「誘導治療」只包含一個多月的療程,有部分病人卻需較長的生物製劑治療,才能維持深度緩解,避免病情惡化,需要使用這些藥物而有能力負擔費用的病人須自費購買;或需通過審查才能獲取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