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誘導治療

專欄, 有腫瘤言-李兆康腫瘤科醫生-隔週一

手術前誘導治療  有助保留肛門

腸癌分四期,第一至三期治療以手術為主,第四期則主要是藥物治療,包括化療、標靶藥等,有些個案也會需要配合手術或放射治療。

例如腸癌確診時若在直腸位置,可能會建議先接受「術前誘導治療」,即在手術前進行化療及放射治療,以提高手術成功率和存活率,並能增加患者保留肛門的機會,免除將來需要在腹部設置人工造口,導致要隨身攜帶糞袋的不方便及心理影響。

若腸癌細胞已擴散到淋巴結,「術後化療」便可能成為必要的一環,以減少復發的機會和提高存活率。

至於一些已擴散到肝臟的腸癌患者,化療和標靶治療亦有助於縮細腫瘤體積,若患者對治療有良好反應,便有機會進行根治性切除,提高治癒的機會。所以,在今天來說,即使已擴散的腸癌,仍有部分可以根治。

現今的化療藥物推陳出新,患者除了在醫院或診所接受靜脈注射化療藥物外,亦可選擇口服化療藥,而口服藥物與針劑的效果相若,使用較為方便,又可減省住院的需要。另外,放射治療技術亦不斷進步,醫生可以透過電腦掃描、磁力共振、電腦X光分布圖等,更準確找出病人腫瘤的位置,再配合新式的強度調控放射治療儀器,有助集中殺死癌細胞,減少破壞其他正常的細胞及器官,療效比前有進步。

所以腸癌其實有很多不同治療方案,患者最重要是保持正向,積極治療。

生活

預防心血管病3大方案

近年醫學研究已確認,低密度膽固醇過高,是導致心血管疾病的一個主要風險因素。而且根據歐洲心臟協會的2019年指引,已確診心血管疾病被列為極高風險患者,他們的目標低密度膽固醇水平為1.4mmol/L以下,並把低密度膽固醇水平控制至原來的一半或以下。

可是,香港大學以港島西聯網的心血管病患者數字得出,超過九成心肌梗塞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等降膽固醇藥物,但只有25.8%出院接受一年治療後,其低密度膽固醇可控制於目標水平內,情況令人擔心。加上近年整體心血管死亡個案數字有所上升,因此,香港大學與生物科技公司安進香港合作,推出三大方案,希望以「三管齊下」的方法減低港人心血管疾病首次發病及復發風險。

人工智能預測作一線預防

到底港人的心血管病風險有多高?歐洲心臟協會歸納出現有最少16個估計心腦血管疾病風險模型,但港大醫學院護理學院及公共衞生學院助理教授徐詩鈴博士指,目前國際上未有能針對港人情況的模型,「欠缺以本地數據的模型,難以精準預測本港患者的心血管疾病風險。」

有見及此,第一個方案是香港大學聯同香港創新及科技局研發心血管疾病預測風險模型,即華人個人化心腦血管疾病風險評估分數(P-CARDIAC),以人工智能技術,研發出香港首個深度預測心腦血管疾病風險模型。利用P-CARDIAC,可以更精準預測香港一般市民患心腦血管疾病的風險,作為一線預防。

至於二線,即預防復發,港大醫學院藥理及藥劑學系副教授兼藥物安全及應用研究中心研究主管陳慧賢博士指出,計劃中第二個方案是香港大學收集逾1.8萬名在2003年至2016年期間,於港島西聯網患相關疾病患者的數據。陳慧賢博士指出:「有近七成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藥物,當中超過九成心肌梗塞患者出院時會獲處方他汀類等降膽固醇藥物。但當中僅25.8%心肌梗塞患者在出院後接受一年治療,其低密度膽固醇水平可控制於目標水平。」

醫學研究已確認,低密度膽固醇過高,是導致心血管疾病的一個主要風險因素。

「心安你得」應用程式連結醫生患者

為幫助患者密切監察他們的身體情況,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心臟科蕭頌華教授解釋第三個方案,「推出『心安你得』手機應用程式的目的,是為了讓心肌梗塞患者可隨時隨地了解自己的身體情況和進行視像復康計劃,從而增加他們對復康的依從性,更頻密接受血脂測試,並按情況調整治療方案,以預防再次因心臟病發或中風的風險,及減少再入院或死亡個案。」

患者可透過手提心電圖儀器測量身體數據,其數據會即時上載至手機應用程式並即時進行分析,患者及醫生可同步掌握相關結果。患者的心血管因素控制分為九項,如壞膽固醇、好膽固醇、體重、收縮壓、舒張壓、脈搏等。若結果顯示紅色,即代表有風險因素,系統會提醒患者及醫生注意,從而作出相應的調整,包括考慮調整用藥劑量。

港大醫學院內科學系心臟科蕭頌華教授
生活

潰瘍性結腸炎

陳女士57歲,文職工作,2016年確診潰瘍性結腸炎(Ulcerative colitis, 簡稱UC)。「初時是大便有血,照腸後發現腸的周邊發紅,有少許發炎,後來發展至內急但『屙唔出』,先後被誤診為痔瘡及腸易激,幾經轉折終被確診為UC。」

治療約兩星期後,病情有所好轉,血便及內急情況消失了。但2018年復發,至2019年第二次復發,並比之前更為嚴重,除了不斷肚瀉,更發高燒。醫生發現她腸道內發炎的地方有10厘米,其中數個患處都幾乎穿腸,起初使用類固醇治療,惟效果並不理想,醫生再建議使用生物製劑治療,並獲政府資助首3針費用。使用生物製劑後,情況已有改善,現時每3個月接受一次生物製劑治療,但因費用高昂,政府亦不再資助,加上疫情令收入減少約一半,所以負擔藥費非常吃力。

(左起)香港結長友會主席袁文超先生、香港炎症性腸病學會委員暨腸胃肝臟科專科梁偉強醫生、香港結長友會副主席蔡紹賢先生。

香港炎症性腸病學會委員暨腸胃肝臟科專科梁偉強醫生表示,從1985到2014年,本港的潰瘍性結腸炎發病率上升了16倍,估計現時有多於4,000位患者。

「這病引發的炎症部位呈現連續性,症狀包括大便帶血、黏液,或腹瀉、腹痛、發燒等,或可引發貧血、毒性巨結腸症或腸癌等併發症。」梁醫生說。

過往常會考慮以手術切除發炎的部位來治療UC,但梁醫生指出,若只切除部分大腸,餘下部分有機會再出現UC;但若把大腸全部切除,病人便需要造口。所以現今大部分國家都把手術作為最後的選擇,而以「深度緩解」作為治療的新方向。

「深度緩解主要是臨床緩解+黏膜愈合,」梁醫生說,「而治療方案有多種,因應病情嚴重度不同而有分別,可用的藥物包括抗炎藥物、類固醇、免疫調節劑、生物製劑,以及手術。」

其中的新型藥物生物製劑,可有效達致黏膜愈合。而對於患者來說,最大問題往往是藥費。梁醫生表示,視乎病人情況,生物製劑的費用每年約數萬至十餘萬元。用以治療UC作為「誘導治療」的生物製劑,已被納入藥物名冊,屬「專用藥物」,在特定臨床應用下經專科醫生特別授權使用的藥物,患者必須患有嚴重活性潰瘍性結腸炎,將收取標準費用。

然而,「誘導治療」只包含一個多月的療程,有部分病人卻需較長的生物製劑治療,才能維持深度緩解,避免病情惡化,需要使用這些藥物而有能力負擔費用的病人須自費購買;或需通過審查才能獲取資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