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長者

生活

微創小腸氣手術 新物料有助減低痛楚

小腸氣」的正式名稱是「疝氣」,即指部分內臟離開了它原本的位置,穿過某些不正常的空隙跑到了其他地方,而最常見是肚內的腸臟去到了肚裡其他空間。

小腸氣有兩大類,一類是在小朋友身上發生,和先天的生理結構有關;但比較常見的卻是在成年人尤其長者身上發生。治療方法主要是靠外科手術修補空隙和固定內臟,否則小腸氣是不會自行痊愈的,目前亦沒有可治療小腸氣的藥物。若拖延不治療,有引致內臟壞死的風險。

和大部分外科手術一樣,小腸氣手術也從傳統開刀發展出微創手術,而且已有30年歷史。到最近十多年,由於微創技術日趨成熟,而所用的物料也日新月異,令微創小腸氣手術變得愈來愈普及。

一如大家對微創手術的認知,以微創手術修補小腸氣,相比傳統開刀手術最主要的優勢是傷口比較小,通常微創手術只會牽涉到3個小至5-10毫米的傷口,就可完成整個手術。傷口細小的好處除了病人所受的痛楚較少,更可以在手術後較快康復,回到正常的生活。通常,做完微創小腸氣手術即日已可落床,恢復大部分日常的活動。另外,長遠來說,亦有研究證明用微創手術修補小腸氣,手術附近範圍出現慢性痛症的機會比傳統開刀手術低。

近年微創小腸氣手術所用的「補片」愈來愈輕,密度也愈來愈低,長遠來說可減少引起術後黏連和痛症。

而手術物料方面,近年微創小腸氣手術所用的「補片」愈來愈輕,密度也愈來愈低,長遠來說可減少引起術後黏連和痛症。而固定補片的方法亦由以前採用鈦金屬釘,逐漸發展到使用會被吸收的聚合物造成的釘,甚至最新有部分微創小腸氣手術已開始使用生物膠水將補片固定,這些都有助進一步減少手術後的痛楚。

當然,微創小腸氣手術也有本身的局限性,例如必須在全身麻醉下進行。所以若病人有嚴重的心肺疾病,或有其他原因而不適合接受全身麻醉的話,就可能較適合選擇傳統的開刀手術,在局部麻醉或監察麻醉之下進行。除此之外,由於近年技術成熟,大部分的小腸氣個案都可以嘗試用微創的方法去處理,包括急症不能復位的小腸氣,也可以採用微創手術。

外科專科醫生吳家健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人生兩面睇

我的表妹剛剛上了一列火車,要去一個從沒有人去過的地方,儘管我和家人都不捨,也得送上最後的祝福。

新冠疫情走到了第五波,帶走了很多長者以及長期病患,我的表妹就是其中一個。回想起我和表妹的關係,從來都不算親密,更因為這兩年多的疫情,將我家和舅父家慣常的聖誕、新年的家族聚會,變成二人一桌,四人一桌,即使是可以走在一起,以往還會談談近況,這情形當然更少了。今次有機會聽著她的主診醫生訴說表妹一直以來的病情,我才意識到,原來我已很久沒有真正關心她,實說實話,我有時亦未必能做到,跳出框框看看自己。

我一直覺得表妹是一個很有藝術天份的人,記得當年我出書的時候,第一時間想到邀請她為我畫書內的漫畫插圖。雖然我和表妹沒有特別互相關心,但我的媽媽和她的兄弟(舅父,表妹的爸)關係很好,所以在原生家庭的框架中關係是密切的。我和她性格大不同,例如她希望讓弟弟的出路建議很簡單隨心而行就可以,我卻認為應按他的天分為建議他的出路,各執一詞,雖然沒有激烈的爭拗,不過成了我倆之間的一根刺。

西方諺語中有一句” put oneself in somebody else’s shoes”說得很好,嘗試換在別人的角度想一件事情,了解對方的想法,結果可能不一樣。

很遺憾要在人走後才能對表妹加深了解。在喪禮上細表妹說著姐姐生前種種,為人如何率直自我,這刻我才發現原來表妹當年堅持弟弟喜歡就應該去做是源於自己的理念。回想之前與她在表弟出路的執拗再細心分析,其實為自己的夢想爭取並沒有錯,不顧慮現實環境也沒有錯。如果當時大家都少一點情緒導向,多一點理性點分析,就可以多了解對方了。

其實我們很多時都會從自己的角度去理解別人,始終觀點不一樣,歷程也不一樣,要真正理解對方其實一點也不容易。西方諺語中有一句” put oneself in somebody else’s shoes”說得很好,嘗試換在別人的角度想一件事情,了解對方的想法,結果可能不一樣。

就用這篇文章悼念表妹,願她安息,在另一個國度和她的爸爸團聚。

臨床心理學博士鄭穎珩
專家身教-鄭穎珩心理學家-隔週二, 專欄

疫情下家庭困獸鬥怎辦?

疫情愈見嚴峻,很多家庭都寧願留在家裡,尤其是家裡有老有嫩的家庭。因為一家人多了時間在家,互相看到很多的問題,而一直存在的問題都因為過多時間相處而放大了。加上抗疫疲憊令大家心情煩躁,天天憂心自己會「中招」,情緒起伏大,令大家的包容度顯得更低。

父母都要在家工作,眼見孩子上網課時的不專心模樣已很氣結,又不可在上課時即時責罵已氣上心頭;上課沒心機下課對著平版電腦打機卻精神起來,為了讓孩子不礙自己工作,惟有讓孩子放題打機,久而久之打機已成為孩子的生活日常,很多家長會為要孩子這些壞習慣就打打鬧鬧,然而這方法沒有令孩子放棄打機,只會將家裡氣氛弄得更僵破壞親子感情。我一直覺得這並不是孩子的問題,而是家長一直一來的處理方法。如果本身家長都把電子產品「開通」了,要有效地減少難度就會提高了。如果孩子有別的興趣,例如看書畫畫,他們花在電子產品的時間就會相對減少。

長者退休後正享受黃金人生,以往都很多社交活動,可以天天和朋友飲茶閒談,亦會到長者活動中心上興趣班,多姿多采。面對來勢洶洶傳播力極高的第五波疫情,不單活動「清零」,而且長者幼兒及長期病患者成為高危一族,令家中長老不期然擔心自己隨時「中招」,憂心忡忡心情低落,常常為小事就大發脾氣令家人無所適從。長者常常會有「不想麻煩仔女」的心態,有心事有問題總想自己解決。這個艱難時光,不妨安排一些家庭活動,例如可以一起包餃子,和孩子一起下棋,閒談間可以和長者們談談笑笑,讓他們可以放下不安,投入愉快的家庭生活。

一家人多了時間在家,互相看到很多的問題,而一直存在的問題都因為過多時間相處而放大了。

面對「疫」境,大家天天擠在屋中,難免有些家庭衝突;最好的處理方法其實是儘量給大家空間,即使家裡環境不許可,也可以安排孩子在房間,自己在客廳。如果可以的話,不妨到樓下走走,即使20分鐘也足以放鬆心情,亦可以是兩夫妻、兩父子、兩母女專屬的小時光,這亦可以為天天黐在一起而產生的壓力紓緩一下!

臨床心理學博士鄭穎珩
生活

Zeek 百人專隊  提供無接觸配送 

疫情數字每日上升,擔心之餘,個人防疫護理亦成為市民最關注的事。以東南亞智能物流科創為首的Zeek一直緊貼疫情發展,亦非常明白物流配送是社區抗疫關鍵之一。Zeek隨即計劃成立百人抗疫配送專隊,並招募100位有良好記錄並已接受培訓的配送員,專為隔離、圍封或其他有需要人士配送抗疫物資,包括快速測試包及口罩等,讓大家於足不出戶的情況下都能夠儲備所需物資!至於對前線配送物資的抗疫配送員同樣重視,每位抗疫配送員都會獲分配一套安全裝備,包括口罩、護眼罩、手套、保護衣及消毒噴霧等。另預留港幣20萬元作緊急支援基金,如抗疫配送員於工作期間確診,亦會獲一次性$2,000的緊急援助金以保障日常生活!

而由於社交距離進一步收緊,Zeek為各界提供無接觸安心配送服務,不論是機構或居家住址,都可以靈活安排,以應付需求倍增的情況。尤其為各企業及機構提供運送、訂單管理及車隊管理等一站式解決方案。其中已為華懋集團提供安心配送服務,送出8,000份抗疫包予基層市民及社福機構;同時為香港電訊旗下一站式遙距醫療服務平台DrGo的用戶提供點對點配送服務。還有為慈善機構點滴是生命提供免費安心配送服務,運送超過5,400個快速測試套裝到長者中心及社福機構。Zeek行政總裁趙家祺表示集團明白疫情對商家及市民的影響,所以除計劃成立百人抗疫配送專隊外,亦希望透過ZeekSolutions去幫助企業快速轉型推動業務,同時提供物流支援,攜手度過這個疫情。

Zeek聯合創辦人及行政總裁趙家祺(左)聯同華懋集團企業體驗總監鍾慧敏(右)齊齊出錢出力,為基層市民及社福機構提供8,000份抗疫包。
Zeek為抗疫配送專隊提供安全裝備,同時預留港幣20萬元作緊急支援基金,以保障抗疫配送員的日常生活。
專欄, 輔心漢-萬家輝心理學家

長者容易跌倒 與天氣變化有關?

大腦是人體中最神秘的器官,它不單是我們一切活動的主宰,更有著與其他身體器官很不一樣生態及變化,正因如此,現今的科學家不斷努力對人類大腦進行不同的研究,而其中於2018年,就有一項很有趣的研究發表了。

這是一項是有關「認知能力與季節的關係」的神經科學研究,科學家發現老年人在夏末和初秋的思維和注意力,會比冬季及春季表現更好,這指出了長者在比較暖和的日子,大腦會有更佳的認知能力。研究亦發現,大腦的容量會在秋季到冬季之間,漸漸縮小10-26%,而由春季開始到夏季結束之間,它卻會慢慢變大。這說明了大腦很多部份的容量都不是固定不變的,亦間接證明了長者在夏季會有更好的認知能力的原因。

及後有另一項有關天氣和季節變化如何影響大腦容量的研究,於2020年間發表。這項研究於美國康涅狄格州進行,並整整持續了十五年之久。在Gregory Book 的帶領下,研究員在十五年內不同月份及季節,為3,279名健康人士進行了腦部掃描,以計算他們腦部皮層的大小。結果發現,負責協調及運動功能的小腦 (cerebellum),於夏季及秋季的時節,皮層會慢慢變大,而在冬季及春季時會漸漸變小。

一項有關天氣和季節變化如何影響大腦容量的研究,結果發現負責協調及運動功能的小腦,會在冬季及春季時漸漸變小,這正好解釋了很多長者在冬季會比較容易跌倒的原因。

科學家估計,這個現象可能與我們祖先在冬季比較不活躍有關。而這個因天氣而出現的小腦變化,正好解釋了很多長者在冬季會比較容易跌倒的原因。因此在冬季時,做好頭部的保暖,不單可以提升長者們的認知能力,更有可能減少他們跌倒的機會。

人的腦部的確是一個神秘的器具,科學家們對它的瞭解亦只是九牛一毛。希望往後的未來,我們能夠對它有更多的瞭解,從而提升人類的健康及生活質素。

萬家輝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
萬家輝博士 臨床心理學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