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風險

健康Up 1 Up-(不同醫生輪流寫)-隔週四, 專欄

港產AI程式可預測心臟病風險

「預防勝於治療」是傳統智慧,對於心臟病來說尤其重要,因為2020年本港因心臟病死亡(大部分屬心肌梗塞)的人數有6,561人,死亡率較2019年上升6.5%。而曾患心肌梗塞的患者,再次發生心血管病變的風險也會較高。假設有一個方法,可得知每個香港人未來十年出現心血管病變的風險,高風險者立即作出積極預防,肯定有助減少每年因心臟病死亡的數字。

早前,香港大學醫學院、護理學院、公共衞生學院、計算機科學系的團隊,聯同政府創新及科技局,以AI人工智能研發出「華人個人化心血管疾病風險評估分數」,簡稱P-CARDIAC。它是一個全新的預測模型,只要輸入個人病歷,便可精準預測未來十年的心血管病風險,亦可根據個人需求和醫生商議,制訂個性化的預防方案。

類似的預測模型在全球其實有不少,但大多是以針對白種人的研究數據為基礎,對亞洲人未必適用。即使中國國內現有的心血管疾病預測風險模型「中國動脈粥樣硬化性心血管疾病風險預測研究」(China-PAR),整合了國內多個中心的數據,包括腰圍、來自南北方、城鄉和心腦血管疾病家族史等資料,涵蓋15個省市共12.7萬人,由於當中涵蓋香港的數據仍相對較少,未必完全適用於本港。

P-CARDIAC則是針對港人數據而設,可以進行個性化預測,單來說就是「預測及預防」,即及早識別港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並介入治療。

P-CARDIAC則是針對港人數據而設,可以進行個性化預測,包括:考慮個別患者的情況、預測結果會按時間發展而有所調整。簡單來說就是「預測及預防」,即及早識別港人患心血管疾病的風險,並介入治療。若能用於普查,長遠目標是可減少本港25%因心血管疾病導致早逝的個案,對市民健康非常重要。

本港正面對人口老化問題,人口老化勢必會導致心臟病個案增加,對未來的社會醫療造成沉重負擔。因此,本港極需有準確的風險評估工具,為市民評估心臟病風險(包括初次病發復發),然後根據個別人士的風險評分作出預防。期望P-CARDIAC可發揮最大的作用,為香港人健康提供更好的保障。

香港大學護理學院及公共衛生學院助理教授徐詩鈴博士
Peg 姑 - 快樂生B

催生(五):有必要催生咩?

「催生系列」最終回,與大家分享一下大家都關心的話題:「催生有甚麼風險?」和「真的有催生的必要嗎?」

催生的風險確實是有的,最主要分兩大點:

(一)胎兒窘迫(fetal distress)。看似深奧的名詞,簡單來說就是BB受壓,令心跳減慢甚至缺氧,相信這絕對是父母們最怕遇到的事。若子宮收縮藥過多時,子宮收縮過於頻密,容易令BB在子宮內時刻都受到壓迫,缺少了放鬆歇口氣及承接血液和氧氣的機會,導致他們感到不適,心跳減慢。

(二)媽媽窘迫(maternal distress)。顧名思義這點輪到媽媽不適;若果子宮收縮藥落得過多,媽媽子宮收縮過於頻密,除了令媽媽缺少了喘息的機會,甚至會令子宮被過度刺激而有撕裂的可能,變成急症,要立即為媽媽進行緊急剖腹產,以免媽媽大出血及BB缺氧;即使沒有子宮撕裂,對子宮過度或過長的刺激都容易令子宮肌肉疲倦,BB出世後子宮難以自我收縮,亦會增加產後出血的風險。

憑以上兩點,可見催生確實不是輕鬆簡單的步驟,所以請各位媽媽不要介意醫護人員,全程在妳肚上駁上監察儀器,令妳活動不太自如,又或是經常來請妳轉轉姿勢等;皆因催生過程中有必要嚴密控制子宮收縮藥的輸入份量、它對子宮收縮作出的反應(包括頻密道和強度)、胎兒的心跳和動態,以及催生的長度,目標就是減低甚至導絕一切對母嬰的風險。

「既然催生有風險,為何醫生不允許我自然作動,自然分娩,而總要我催生?」非常多準媽媽們問這個問題,可以在這裏解釋一下。胎盆開始退化、臍帶供血給BB不理想、胎水過多或過少(懷疑BB代謝胎水出現異常)、BB在子宮內發育不良或過大、BB心跳異常、媽媽身體出現病症難以等候自然作動等,以上都是催生的主要原因,可以從超聲波、胎心聲監察或日常的婦產科檢查中被診斷出來,而催生目的就是為確保媽媽健康以及BB順利出世;至於媽媽們遇到以上情況的程度以及催生的必要性,則因人而異,請與醫生坦白地討論一下吧!

無論催生與否,懷孕和生育從來都是女性人生中期待又擔心的事,即使順利懷孕,自然作動,過程中也可能出現意料之外的事;就是因為變數甚多,有時並非自我能控制得到,所以母嬰最終平安是一件多麽值得高興和感恩的事!希望大家都能順利懷孕,快樂生B,珍惜一切得來不易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