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籤: Peg姑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生與死

Peg姑 前幾天相約好友到醫院探望朋友L, L患末期癌症長達四年之久,一直樂觀堅毅,近來病情反覆, 須再度入院接受治療。我倆內心均感不安,「死亡」曾以為是這麽遠,原來可以那麽近。好友問我:「面對死亡,妳最害怕甚麼?」她最怕死後孤身一人,不知往哪裡走,又或要受苦受刑,徬徨又可憐;我反而最怕死前病態百出,既醜陋又連累別人照顧,生不如死。

人的一生,死後孤獨茫然,的確很恐懼,而在世時活得有尊嚴,對很多人來說亦非常重要!作為醫護人員,我也盡力讓病人感到自己形象還不錯,活得仍自在,而非被別人嫌棄,變成可有可無的角落生物;想當年照顧年老病人和臨終病者時,有朋友問我會否害怕幫人「打包」?能為一個去世病人作最後服務,令他的身體有尊嚴地離去,送他一程讓他安息,不是件很有意義的事嗎?

工作上曾面對很多「死亡」後,接着作為 助產士 見證無數新生命誕生,暗灰色的世界頓時變成彩色!一張張天真又無知的BB臉,充滿着對世界的好奇,即使哭着也是多麽可愛!能夠幫他們順利地來到這個世界,讓正面歡樂的出生記憶烙印到他們腦海中,也是一件相當有意義的事啊!

生有時,死有時,生與死從來也是循環不息,既預計不到,又控制不了,所以唯有愛得及時,珍惜現在,才是最重要。我能陪伴人們經歷生與死,是件有福的事,我希望將我儲落的福氣與患癌的朋友L分享,願她平安。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媽媽奧運後感

相信每位媽媽總會幻想過子女長大後會怎樣,前兩天我首次聽到有懷孕媽媽希望囝囝將來做運動員,夢想有幸為香港爭光!

這位媽媽(化名Mary)自小熱愛打羽毛球,出賽成績不俗, 但由於運動員發展被父母評為「沒出息」,於是被迫放棄夢想,轉投學業,但心中總覺遺憾;近來香港運動員在奧運取得佳績,Mary坦言覺得超震撼,還多次感動落淚,連肚裏的BB也不停郁動以回應媽媽的興奮心情!「香港人不只是陪跑,的確有實力在世界賽贏得獎牌的!」

Mary語帶欣賞地說:「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他們背後既沉悶又不放棄地艱苦練習,又有誰明白?」的確如此!與其是為了獲獎的虛榮心,其實Mary最希望囝囝將來能擁有像運動員般刻苦又堅毅的性格;無論任何潛質都好,只要囝囝喜歡發展下去,她承諾都會鼓勵兼支持,因她知道尋夢、練習、成功之路艱苦又漫長,身為父母的他們只能在旁給他信心而已。說着說着,她也笑自己想得太遠,BB尚未出世呢!

無論獲獎與否,無論參與奧運與否,也想在此向所有香港運動員致敬!你們多年來付出的汗水,值得我們予以無限掌聲!兩星期後的殘奧,參賽者更需要我們的支持啊!香港運動員加油!

Peg 姑 - 快樂生B, 專欄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催生(三):催生兩步曲

上兩期提及過讓子宮頸變成熟的方法後,準媽媽們終於等到子宮頸成熟了,預備接受催生!究竟步驟是怎樣?今期為大家介紹一下。

催生主要分兩個程序:第一,「人工穿水」(ARM, Artificial Rupture of Membrane);第二:「藥物性催生」(Medical Induction)。被安頓於產房後,準媽媽會先接受人工穿水,醫生或助產士會請媽媽打開雙腿,讓他們作子宮頸檢查時,放進一支穿水鉗或穿水鉤,把羊膜弄穿,使羊水流出。原本羊水被羊膜包裹着,起了保護BB及吸震的作用,同時也在BB頭仔和子宮頸之間起了cushion作用,不致令頭仔墜落而刺激子宮頸打開,造成早產風險;相反,現在媽媽們想生BB了,所以那些cushion般的胎水就要被釋放,目的是要讓BB頭仔更貼近子宮頸,刺激它去打開,讓BB出來。

完成人工穿水後,便開始第二個程序「藥物性催生」了。助產士會透過靜脈輸入的方法,把稀釋了的催生藥物漸漸給予準媽媽,令她們開始出現子宮收縮,其間媽媽們的肚上會戴上兩個監察儀器,監察着她們的子宮收縮及BB心跳,按需要增加或減少藥物,務求令子宮收縮的強度和頻密度適中、有效率,但又不致太過份,而同時也要確保BB的心跳正常。

催生期間,醫生或助產士每隔數小時便會為準媽媽作子宮頸檢查,子宮頸理應逐漸變短,直至厚度消失,然後開始擴張至10度(即10cm),準備生BB了!至於催生時間則有長有短,約介乎數小時至十數小時之間,當然生第二胎或以上的準媽媽會歷時短一點吧,皆因她們的身體有「生育的記憶」,只要被穿水或用些少藥物刺激一下,身體便容易被喚醒而作出配合,因此大家都聽過「生第二個快好多㗎」!臨牀上的確如此。

然而,催生有風險嗎?而妳又需要催生嗎?下期再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