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話 時尙 食玩 生活 旅遊 娛樂 親子 專欄 着數

醫身還醫心

2019-03-25 (週一) 08:00 上午

做醫生需要專心、細心,還要謹記初心。腎科專科醫生黃煜與家庭醫生胡立志,二人是中文大學的醫科同學,畢業後各有路向,但同行沒有成為敵國,二十多年後的今天,還因為同一個理念,成為了並肩而行的戰友。

醫患關係由 以身作則開始
當醫生少不免要有關注健康的「基因」,胡醫生就笑言黃醫生於大學時代「很沒趣」,原因是他總是太自律。「他愛健身,又經常會看食物標籤,說這個脂肪比例高、那個不健康,常常令我對美食的意慾大減。」話雖如此,胡醫生還是由衷地佩服,原因是黃醫生是個身體力行的榜樣,即使專科工作再忙也堅持恆常運動,這令胡醫生也受影響走入健身室。「大約七、八年前我的兒子出生,可能是抱得太多的關係,忽然有腰痛問題,終於確診是椎間盤突出,那刻才驚覺身體已響起警號,於是下定決心做運動。後來減了磅、痛症也消失了,還有另一個意外收獲,就是告誡病人減肥時也更有說服力。」 黃醫生慶幸自己能有影響力,為朋友及病人帶來正面改變。但專科工作如此忙碌,他究竟是如何擠出時間做運動?「有時是晚上踩單車、或日間在工作空檔抽點時間去健身,其實只要視運動為像刷牙洗面般的日常習慣,一切就會輕鬆得多。即使有一日真的太忙沒有做,人也總不會隔兩、三天不梳洗吧?飲食亦是同一道理,平日吃得清淡,偶爾也可以放鬆一下,循序漸進一點點改善才可以持之以恆。」

太空人與拆彈專家的互補
兩位醫生同樣愛運動,雖然崗位範疇不同,一個是像太空人不斷探索的「發現號」家庭醫生,一個是像拆彈專家時常要應付急症的腎科專科,互相補位才能為病人打一場漂亮勝仗。 黃醫生坦言,家庭醫生與專科醫生的關係本來就應該更緊密,只是香港的私營醫療架構出現夾縫未能兼顧。「家庭醫生通常是最先發現病患病徵的醫生,病情來得太急需要立即入院處理,專科醫生就會到醫院幫忙『拆彈』,但病人出院後始終需要由家庭醫生再跟進其他病及作教育。」胡醫生亦認同黃醫生的說法,家庭醫生撰寫轉介信時很難一字不漏地解釋病情,如果能有一個平台能讓不同範疇的醫生有更緊密的聯繫與溝通,轉介後互相跟進,最大得益的始終是病人。

踏出多一步 由教育開始
行醫多年,面對未完善的醫療架構、各色各樣的病人,二人也希望能再多做一點。「有時覺得病人理所當然會知道的事,原來並不如此。我曾有一位患糖尿超過10年、做過『通波仔』手術的病人,服用傳統藥物但糖化血紅素(HbA1c)長期高於10%,起初求診時他會用『無事』或『幾好』來形容,因為覆診時醫生說病情沒有變差,所以自我感覺良好。其實病人需要長期教育,家庭醫生就有這個優勢,就像這位糖尿病人,當他對不同的糖尿藥物如DPP-4抑制劑、SGLT-2抑制劑等有所認知,就會開始問多一點這些較新的降糖藥、對自己病情緊張多點,糖化血紅素也逐漸改善。」 黃醫生對此深有同感,他經常向病人說世上沒有叻的醫生,只有小心與真誠的醫生。「病人大多是兩、三個月才覆診一次,醫生只能做一個響導的角色分享經驗,如何控制飲食及實踐運動始終要病人本身的努力。」

*文中提及之藥物均為處方藥,使用前請諮詢醫生。

後記
理念相同,步伐也要一致。黃醫生與胡醫生正忙於籌組一個集合家庭科及各專科的團隊,有人說「同行如敵國」,同「行」,只要不忘初心,其實也可以同「行」。